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31章 第四場的神秘人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將虛弱的「諫山黃泉」暫時送回【德古拉披風】的異空間中修養,羅戒順手查看了一下她的屬性麵板。

果不其然,「諫山黃泉」的屬性再次出現了大幅度更新。

其一是代表著實力等級的火尾增加了一條,也就是對應著b金級的強度。

這個提升有點猛,但考慮到「英格麗特」是《懟魔忍》世界僅有的幾個影級強者之一,即便是羅戒親自下場,戰鬥的勝率最多也就是五五開,「諫山黃泉」會有這種越階式的升級倒也不難理解。

其二就是技能「黑巫女」後麵多出了兩個分支技能。

【火器擬態】

技能1:百火繚亂——以「千鬼姬」妖力擬態複數燧發槍,不可連射,數量與威力受精神屬性加成。

技能2:流星天下——以「千鬼姬」妖力擬態一門前膛火炮,不可連射,威力與射程受精神屬性加成。

【魔劍技】

技能1:邪炎六花——一擊同時射出六支高速火焰箭。

技能2:黑炎華——懸浮不動的高溫火球,可抵禦絕大多數能量攻擊,亦可主動引爆,對範圍內的指定目標造成大量火屬性傷害。

技能3:瞬焰步——借助火焰之力高速移動。如範圍內存在「黑炎華」,可以此為錨點進行瞬移。

技能4:雙月斬——威力巨大的重斬。物理傷害與屬性傷害之間存在短暫延遲,以此實現一擊雙斬的疊加效果。

技能5:邪炎滅龍陣——以火焰凝結的飛劍劍陣,每秒消耗1精神力,飛劍數量與威力受精神屬性加成。

羅戒得承認自己有點酸了。

他最看重的兩個技能——【靈裝結界】和【奧義·霹靂雷轟·輝崩塵】,到現在還八字沒一撇,而「諫山黃泉」僅僅隻是吞噬了一把魔劍的器靈,就全盤繼承了「英格麗特」那強大的劍術技能。

當然,羅戒羨慕的隻是獲取技能的簡單過程,對於【魔劍技】本身並倒是並沒多少**。

畢竟單是一個【火之神神樂】,就基本可以應付絕大多數場合了,他也根本沒必要再去學一個無論是屬性還是招式都極為相似的劍術技能。

……

因為擂台在戰鬥中被徹底摧毀,主辦方不得不啟動緊急預案,將第四場比賽移到新洞京市的萬人體育場繼續進行。

外界的天氣有些陰沉,夜風微涼,卻依舊阻止不了眾多觀眾對於這場激烈程度前所未有的死鬥賽的狂熱。

臨時賽場的休息室內,「秋山凜子」望著坐在沙發中閉目養神,仿佛睡著般的羅戒,幾次露出欲言又止的矛盾表情。

“已經贏了三場,你還在擔心什麼?”

羅戒忽然開口,眼睛卻是依然沒有張開。

「秋山凜子」咬緊嘴唇,搖頭道:“可能是因為不知道接下來的對手是誰,這種未知讓我有點不安。”

“「英格麗特」已經是「愛德溫·布拉克」手下的戰力天花板了,除非他願意屈尊降貴親自下場,不然估計很難再找出一名與「英格麗特」實力相近的手下了。”

「秋山凜子」臉色勉強的點點頭,正打算說些什麼,休息室外卻傳來工作人員通知上場的敲門聲。

“好了,不用猜了,很快我們就會知道對方派出的第四名選手是誰了。”

羅戒睜開眼,從容不迫的起身走向休息室大門。

「秋山凜子」、「水城雪風」和「秋山達郎」三人趕忙跟在身後。

作為臨時賽場的體育場內依舊是人聲鼎沸,三百六十度的環形投光燈將中央的跑道與草坪照得亮如白晝。

“大家久等了,接下來我們有請第四場的守關方選手登場!呃……抱歉,因為某些原因,我這裡並未獲得這名選手的名字,顯然這是一位身份神秘的選手!”

在主持人滔滔不絕的話語中,一名身著周身籠罩在連帽黑袍中的神秘人,從賽場另一側的選手通道中緩緩走出,在踏入防禦結界範圍那一刻,隨手解下了身上寬大的黑袍。

出現在眾人視線內的是一名美貌驚人的女子。

黑白雙色的高叉緊身衣包裹著如水密桃般豐滿禸感的身體,麵容卻嬌嫩如青蔥少女,發帶在頭頂係成俏皮的兔耳的模樣,簡直是就是“天使麵孔魔鬼身材”這個詞的最標準詮釋。

「秋山凜子」與「秋山達郎」姐弟二人同時愣住了,「水城雪風」更是激動得就要直接衝上去,卻被羅戒一把扯住胳膊甩給後麵的「秋山凜子」。

“看好她,彆讓她進入賽場。”

“放開我!那是我媽媽!”「水城雪風」噙著眼淚拚命掙紮著。

是的,包括羅戒在內,他們誰也沒有料到,第四名出場的敵人竟然會是「水城雪風」一直在尋找的親生母親。

——幻影之懟魔忍「水城不知火」!

隻不過,賽場上「水城不知火」的狀態明顯有些不對,麵容僵硬,眼神空洞,對於「水城雪風」的呼喚也毫無反應,明顯已經被徹底洗腦成為了一具**戰鬥機器。

「秋山凜子」與「秋山達郎」緊鎖著「水城雪風」的雙臂,任由她如何喊叫掙紮都不敢放手。

“雪風!你冷靜點!不知火阿姨已經被洗腦了,你就算是上去她也不可能認出你!而且這樣做隻會讓我們輸掉這第四場啊!”

“可那是我媽媽啊!難道讓我眼睜睜看著我媽媽被殺死在這裡嗎?”

“那就不要看。”

羅戒一記手刀將激動不已的「水城雪風」敲暈過去,抬頭望向席位上那身著西裝的修長男子,後者再次對他舉杯微笑。

“「愛德溫·布萊克」,你這一手玩得還真是漂亮啊……”

讓「秋山達郎」將昏迷的「水城雪風」抱回休息室,留下來的「秋山凜子」憂心忡忡的望向羅戒,嘴唇幾乎咬出血來。

“夜魘君,不知火阿姨她……”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羅戒抬手阻止了「秋山凜子」繼續說下去,語氣冰冷不帶絲毫感情,“這是死鬥場,無論她是什麼人,無論出於什麼原因或苦衷,隻要她站在對麵,那就是我必須殺死的敵人。”

「秋山凜子」頹然的垂下頭,表情痛苦的閉起雙眼。

“你回去照顧「水城雪風」吧,彆讓那丫頭做什麼傻事……這一場,由我來會會這位上一代的傳奇人物。”

一柄鮮血般赤紅的長刀從羅戒手中顯現,刀尖指地平靜無比的走入賽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