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33章 五殺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時空之頭號玩家!

幾點水滴落在草葉上,陰沉了許久的天空終於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羅戒皺了皺眉。

這場雨下得有點不尋常,難保不是「愛德溫·布拉克」在背後搗鬼——當然,以燒烤為名暗中給「2B」傳過火的他,也沒資格說人家玩陰的。

不遠處的「水城不知火」伸出左手,輕輕接住從天而降的雨滴,麻木的表情似乎有所動容。

突然間,她的身形縱躍,手中水藍色的薙刀如同火箭般近乎垂直的擲向天空。

一張透明的水膜瞬間在半空中張開,如同一口大鍋般接住了體育場上方所有降下的雨水,並沿著弧形的斜坡迅速聚集在底部。

隨著「水城不知火」單手結印,懸浮於頭頂上空的雨水開始扭曲湧動,化作一個巨大的水流漩渦。

——「對魔殺法·有幻獄」!

刹那間,無數流水凝結的薙刀從漩渦中飛射而出,如同古戰場遮天蔽日的投槍戰陣,密密麻麻的覆蓋了整個賽場。

咻咻咻咻——!

晶瑩剔透的水刀在明亮的燈光下折射著七彩的炫光,拖著呼嘯的破空聲不斷砸在地麵上,每一杆都如同一枚炮彈,刺入地麵炸起漫天的泥水草皮。

如此密度的攻擊根本避無可避,羅戒索性【幽冥花葬】交於左手,以「火之神神樂·烈日紅鏡」撐起一麵旋轉的火焰巨盾,將不斷落下的水藍色薙刀攪碎蒸發,右手握住一枚雞蛋大小的紅色圓球。

數秒後,一枚拖著明亮光尾的火焰長槍衝天而起,刺破半空中的激流漩渦,猛的爆開一朵巨大的火球。

——「爆破之玉·怒日炎槍」!

漫天墜落的薙刀大半被瞬間的高溫蒸發,其餘在爆炸的衝擊波下也被吹得四分五裂,化作瓢潑般的雨水落在地上,濺起煙霧般的細密水花。

幾乎籠罩了數千平米賽場的濃重水霧中,數以百計的半透明的水流人形拔地而起,化作「水城不知火」的模樣,舞動著一杆杆晶瑩剔透的水藍色薙刀,四麵八方湧向賽場中央。

——「對魔殺法·幻影陣·妖豔舞踏」!

以「水城不知火」的元素化能力,這些水分身每一個都可以說是本體,除了靈力被平均分攤,武技與戰鬥經驗卻都是完全相同的。

也就是說,羅戒此刻相當於同時麵對著一百個「水城不知火」!

“影級強者果然不可小覷啊……還好我早有準備。”

麵對滿眼的波濤洶湧,羅戒微微一笑,左手發出一聲清脆的響指。

場內所有的水分身突然如同中了定身術一般,保持著各自的奔跑攻擊姿態,再也無法移動半步。

喧嘩吵鬨的觀眾席上瞬間鴉雀無聲,不少人下意識的從座位上站起,眼珠子瞪得快冒出來也看不懂賽場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羅戒伸手在那些水分身上輕按了幾下,對那與真人無二的質感不由嘖嘖稱奇。

“嗯,其實我不說,你也應該能感覺到了……我在你的身體裡混入了一些我身體裡的東西。”

彆誤會,羅戒說的是血液。

之前在被「深淵浸食」的水球包裹時,他便已故意裝作無法避閃,將大量傷口湧出的血液混入了「水城不知火」元素化後的水中。

帝具【水龍憑依·黑馬林】對自身血液的控製能力極強,哪怕是被其他液體稀釋,也能反過來控製這些血液溶液。

羅戒之前其實就是一直在等,那些血液通過反複循環均勻的遍布「水城不知火」全身的那一刻。

“我知道,如果多給你一點時間,你肯定能把我留在你身體裡的那些雜質排出去的,但……不會有這個如果了。”

羅戒收刀如鞘,突然高速拔刀旋起一道三百六十度的血色刀光。

——「秘劍·不知火流·分海」!

上百水分身整齊的從中截斷,摔落地麵化作一汪汪清水,最終聚攏成唯一一個人形。

「水城不知火」的本體茫然的低頭張開雙手,突然全身迸裂開百餘道傷口,摔在地上隨著天空中降下的雨水流成一條血色的溪流。

“水城不知火選手已死亡,第四場勝利者——夜魘!”

裁判麵帶尷尬的苦笑,語氣裡頗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防禦結界落下,未等工作人員上場,「小可」已如脫韁的野狗般衝到泥濘的場地中央,張開那如七鰓鰻般滿是利齒的血盆大口,將「水城不知火」的屍體給囫圇吞了下去。

“啊……夜魘先生,這不合規矩!之前你的使魔上場偷撿死去選手的裝備,我們裁判組都睜一眼閉一眼了,選手的屍體你不能再拿走了!”

羅戒收刀入鞘,淡淡的瞄了那裁判一眼,殺意未消的眼神讓那油頭粉麵的裁判瞬間冷汗死透後背。

“一個死人而已,他想帶走就帶走吧……人類講究入土為安,我也不能不近人情。”

「愛德溫·布拉克」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賽場上,語氣平和的拍了拍那名裁判的肩膀。

羅戒向「愛德溫·布拉克」點頭表示謝意,說道:“布拉克先生,還有最後一場,希望你能信守你的承諾。”

“魔神的契約,即便是我也不敢違背。”「愛德溫·布拉克」低頭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時間,再次向羅戒微笑道:“時候不早了,今天的比賽讓我很開心,打完最後一場你就可以帶著你那幾個朋友離開了。”

羅戒不由有些意外:“怎麼?最後一場不是布拉克先生嗎?”

“我隻是喜歡看人廝殺,對於親自下場並不感興趣……前麵四場的比賽已經讓我很滿足了,最後這一場就算是送你們的了。”

「愛德溫·布拉克」單手插著褲袋,高大挺拔的背影徑直走向VIP專用通道。

“對了,以魔神對你的眷顧,「五芒祭」後你可能會收到魔神賞賜的小禮物,記得要對魔神大人心存感激……你真是個幸運的家夥。”

說話間,對麵的選手入口大門忽然開啟,一隻瘦小枯乾的綠皮哥布林,圍著獸皮裙,拎著根破木棒,嗷嗷怪叫著衝入了泥濘的賽場。

“第五場比賽——”

啪——!

還沒離開場地的狗子「小可」一巴掌給那隻聒噪的哥布林扇了個螺旋升天,糊在防禦結界的光幕上向下滑出一道暗紅腥臭的血痕。

然後撿起那根破木棒看了看,一臉嫌棄的扔在了地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