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34章 生米還是熟飯,這是個問題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時空之頭號玩家!

防禦結界徹底被拆除,觀眾席上的賓客們互相交流著各自賭注的輸贏,有秩序的陸續退場。

一團黑色的霧氣從已經被拍成肉餅的哥布林體內飄出,旁邊幾名正在收屍的工作人員卻是對其視而不見。

羅戒想起「愛德溫·布拉克」的最後那句話,放出一隻【幽靈管狐】試著觸碰那團霧氣,沒想到那團黑霧竟是如同有實體一般,直接被【幽靈管狐】給叼了回來。

【你獲得了特殊道具「魔神的饋贈」,打開後可獲得來自上界魔神的隨機獎勵。】

“夜魘君,怎麼了?”

「秋山凜子」從身後走過來,緊張的打量著已是空無一人的賽場,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那吸血鬼之王竟然會真的放過他們。

“沒什麼,隻是忽然想起一些事情。”

羅戒將那團黑霧般的【魔神的饋贈】暫時收入儲物空間,以【水龍憑依·黑馬林】在兩人的頭頂架起一麵雨傘般的水幕。

“雖然「愛德溫·布拉克」還算人品堅挺,應該不會做出食言的舉動,但這新洞京終究是個是非之地,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以後也不要再來了。”

“嗯。”

「秋山凜子」低眉順目的跟在羅戒身後,早已沒了初見時的銳利氣勢,亦步亦趨的小心模樣如同做錯了事的小媳婦。

……

一路無話。

五車學院的管理一直比較粗放,沒有任務的學生離校幾天甚至十幾天都是常有的事,羅戒四人的返回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

得知母親死訊的「水城雪風」整個人好像被抽空了靈魂,眼神空洞一言不發,渾渾噩噩的被「秋山達郎」送回了宿舍。

「秋山凜子」本打算跟過去照顧,卻被羅戒留了下來。

“彆那麼拘謹,我留下你隻是想通知你一件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明天我就會去向秋山家提親。彆忘了,這是我們的約定。”

這次的「秋山凜子」沒有再有絲毫的抗拒,跪伏在地埋頭深施一禮。

“嗯,凜子會通知家父與長老,以全禮恭候夜魘君的蒞臨。”

羅戒點點頭,「秋山凜子」的反應完全在他的預料之中。

沒有哪個家族會蠢到拒絕一名影級強者的聯姻,彆說「秋山凜子」還是待字閨中,就算是真的許了哪個家族婚約,秋山家也會不惜撕破臉麵的強行退婚。

“那個……夜魘君。”「秋山凜子」輕咬著嘴唇,標誌的臉龐露出一抹羞澀的紅暈,“婚約的事暫且放在一邊,說起來我還沒有感謝你這次的搭救……雖說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是我的未婚夫,但如果你需要的話,我……今晚可以留下來。”

這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飯,再上一層保險麼……

看來這「秋山凜子」的心思也並不像她外表看起來的那樣天真單純啊。

羅戒起身來到「秋山凜子」的近前,手指輕輕勾起她的下巴,微笑著低頭吻了下去。

少女全身一僵,隨即閉起雙眼生澀的回應著,呼吸愈發的急促。

然而羅戒並沒有再進一步,直起身體輕輕拍了拍她那微燙的臉頰。

“你其實沒必要搞這些小動作……我和你之間雖然暫時隻有利益,沒有感情,但我也不是個喜歡出爾反爾的人。”

被羅戒說破了那點小心思,「秋山凜子」不禁有些尷尬,好在臉上的紅霞未消,倒也並不明顯。

“凜子做了多餘的事,還望夜魘君不要見怪……嗯,那凜子先行告退了。”

或許是過於害羞,「秋山凜子」甚至都沒有正常走門,直接一個瞬間移動就消失在了羅戒麵前。

「秋山凜子」離開後,羅戒反鎖房門拉起窗簾,從狗子「小可」的嘴裡拽出了那具「水城不知火」的屍體。

【幽冥花葬】的「生死間隙」技能,可令被殺死的目標暫時處於非生非死的中間狀態,再由使用者決定目標的生或死。

也就是說,羅戒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真的殺死「水城不知火」。

鮮血般赤紅的火焰燃起,躺在地上的豐滿女子動了動,隨即緩緩睜開雙眼。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重新複活的「水城不知火」依舊是那副空洞的眼神,對羅戒的聲音和命令也沒有任何反應,除了在某些不可描述的刺激下會施展「水遁」,基本上就是一個從生物學角度活著的植物人。

“隻對「愛德溫·布拉克」的聲音有反應麼,洗腦還真是徹底呢……”

羅戒為難的撓撓頭。

他不惜瞞天過海帶回這具完整的屍體,主要是覬覦「水城不知火」所擁有的水遁忍術,其次也是順路賣水城家和「井河阿莎姬」一個人情。

但卻沒料到帶回來的確是這樣一個廢人。

一個腦子壞掉的「水城不知火」能有什麼用?反正羅戒是想不出除熱兵器以外的其他用法。

等等……或許不是沒有辦法。

「水城不知火」最大的可能是被「朧」催眠洗腦,現在他手上就有「朧」的那件【惡咒之刻印】,理論上完全有可能解除「水城不知火」的催眠狀態。

事不宜遲,羅戒立刻打開平板電腦,在圖書館APP中搜索解除催眠的技能。

這一搜倒是把他嚇了一跳,「朧」的催眠咒文竟是也在其列。

想想倒也解釋得通,「朧」在投靠「愛德溫·布拉克」之前也是五車學院的上忍,以她那精湛的催眠術,肯定會承擔一些教學工作。

羅戒直接搜索出了所有「朧」參與編寫的催眠術教材,囫圇吞棗的全部通讀了一遍。

在這些教材當中,他注意到「朧」提到了一個很眼熟的假設,就是利用詛咒術去強化固化催眠效果,想必應該就是那【惡咒之刻印】的前身。

但再後來的教材便沒了這個說法,結合「朧」的叛逃魔界,十有八九是這個研究被五車學院給強行禁止了。

羅戒從儲物空間中取出那枚【惡咒之刻印】垂在「水城不知火」的眼前,輕聲誦讀著解除咒文。

可惜,依舊還是失敗了。

估計應該是「朧」在對「水城不知火」下咒時使用了保護口令——這是一種類似手機開機密碼的東西,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有人逆向解咒。

這就很糟心了。

「朧」已經在「太陽之火」的灼燒下飛灰了,沒有任何遺骸的她,就連【亡靈黑經】都拽不回來,想拷問口令更是無從談起。

看來隻能再想其他的辦法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