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37章 自帶賢妻良母屬性的女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時空之頭號玩家!

「水城不知火」除了是懟魔忍,更是「水城雪風」的母親。

如果不能將「水城雪風」的記憶從她的腦海中徹底洗掉,那麼空白期的偽造記憶就永遠不可能完美無瑕。

如此一來,「水城不知火」能選擇的記憶時間點範圍也就非常有限了。

剛剛突破到影級,還沒有與丈夫相識,更沒有懷上「水城雪風」。

十八歲,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紀。

將所有細節都考慮周全後,羅戒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那瓶「還童之水」。

按照手寫的使用說明,每5毫升泉水可以逆轉一年的身體年齡。

以「水城不知火」的當前年齡,倒退回18歲需要整整80毫升的「還童之水」。

羅戒撕開瓷瓶上的封印,用一支一次性注射器精確抽取了相應數量的泉水,掰開毫無反應的「水城不知火」的嘴巴。

隨著清澈的泉水入口,「水城不知火」那豐滿的身體開始了肉眼可見的回縮。

已呈現鬆弛之態的白皙肌膚再次變得充滿彈性,因年齡與出產而變得寬大的骨骼重新恢複了少女的纖細玲瓏,隨著體脂率的急速下降,略顯臃腫的禸感身材開始變得恰到好處,那兩隻好凶好凶的大兔子也因尺寸的回縮而再次變得圓潤挺拔。

當真硬了那句話——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

從頭到腳,一切都是那樣的剛剛好。

羅戒忽然就明白了,為何同為當年的“五車雙嬌”,「井河阿莎姬」至今還是單身,而「水城不知火」十八歲就當了媽媽。

男人隻要不瞎,麵對如此天賜尤物,都會第一時間以最原始的方式去宣布主權。

嗯,意外也就在所難免。

隨著體態變化的結束,「水城不知火」那毫無生氣的雙眼恢複了些許光澤。

羅戒毫不遲疑的將那枚【惡咒之刻印】垂在她的眼前,口念咒文,將她重新拉回到催眠狀態下。

正常情況下,以羅戒的精神屬性,是根本無法催眠「水城不知火」這種B金級的NPC強者的。

好就好在,那反派的催眠大師「朧」早已在「水城不知火」身上種下了刻印,相當於在思維記憶中開了一扇可以隨意進出的後門。

羅戒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還童之水」將「朧」留下的口令洗掉後,給這個大開的後門加上一把專屬於他的密碼鎖。

“你的名字是什麼?”

“雨野不知火。”

催眠自檢模式下的「水城不知火」終於有了反應,但第一個問題就讓羅戒愣了一下。

隨即他才想起,「水城」是夫姓,「不知火」原本是雨野一族的人。

看來「還童之水」當真洗掉了她結婚生子的那段記憶。

“你的年齡?”

“十八歲。”

“你最親近的人是誰?”

“父親,母親,水城君。”

羅戒皺了皺眉,在這個時間點上,「水城不知火」已經與丈夫相識了麼?

這個情況確實是他沒有想到的,顯然「還童之水」對於時間的控製並不是那麼精確。

對於催眠術來說,每個親近之人都是一個記憶錨點,被催眠的人很容易通過這些錨點去掙脫催眠術的控製。

「水城不知火」的父母早已去世,女兒「水城雪風」的記憶也被「還童之水」徹底洗掉,唯一的不穩定因素看來就是這“曾經戀人”的記憶了。

嗯,開始修改記憶吧。

“從現在開始,你的名字叫做……”

羅戒剛開口就犯了難,編故事容易,可起名苦手啊。

記得「不知火」除了是一種妖怪,似乎還是一種橘子吧。

嗯,那就叫「橘京香」吧。

羅戒也記不清在哪裡見過這樣一個名字,隻是直覺很適合作為「水城不知火」暫時使用的假名。

“你出生於一個靈能者家庭,父母死於魔族之手,僥幸逃過一劫的你邊遊曆邊修煉,在十八歲時突破成為了影級強者……為了複仇你舍棄了感情,拒絕過許多男性的示好,至今沒有任何戀人。”

這就是羅戒給「水城不知火」重新設立的人設,一個身負血海深仇的野生影級天才靈能者。

無親無故,孑然一身。

“我叫「橘京香」,父母死於魔族之手……沒有戀人……”「水城不知火」機械般的重複著羅戒給她灌輸的虛假記憶,突然麵露痛苦之色,皺眉掙紮道:“不……不對,我有戀人……他是……為什麼想不起來?明明很重要……”

好強的記憶錨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