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三十一章合縱連橫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酒過三巡。

柳明誌,李曄兩人聊著一些可有可無的話題。

不知是好酒醉人,還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兩人各自一壺酒下肚,全都以不勝酒力為名找借口下去安歇了。

柳明誌喊來柳鬆為醉醺醺的李曄引路去了自己的幾乎沒有怎麼住過的正房安歇,自己則是搖搖晃晃的朝著齊韻的庭院趕去。

待到過了庭院的拱門,柳明誌身上哪還有絲毫的醉意存在,酒氣撲鼻倒是不假,可是雙眸清亮透徹,意味著柳大少現在的神誌相當清楚。

柳大少低頭扣弄著手上的扳指沉默了良久,朝著內院正房的位置瞄了一眼,神色莫名的朝著齊韻的閨房趕去。

“韻兒,休息了嗎?”

房中燭光閃動,窗戶之上人影綽綽,表示房中確實有人,然而卻並未響應柳明誌的回答。

柳大少愣了一下,似乎反應了過來,默默的低吟一聲推門走入了房中。

果不其然,齊韻正單手托著香腮坐在梳妝台前愣愣出神,一副魂遊天外的模樣。

柳明誌輕手輕腳走了過去,停在了齊韻的身後。

“韻兒。”

齊韻嬌軀微顫了一下,依舊愣愣的坐在那裡沒有回應。

柳明誌知道了齊韻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到來,沒有回應自己的緣由不外乎是因為兒子柳承誌的緣故。

“怎麼?因為兒子的事情開始對為夫愛答不理了?”

齊韻輕輕地歎息一聲,默默的低下了臻首。

站在一側的柳明誌輕而易舉的就能觀察到佳人眼角旁閃爍的淚光。

明明早就想好的一番說辭,柳明誌見狀也手足無措了起來。

“娘子,你彆這樣,為夫心裡不是滋味。”

“不是滋味,那你還親手把兒子送上戰場,戰場是什麼地方你不清楚嗎?他才十一歲啊,你這跟讓他去送死有什麼兩樣?

他再是跟著妾身從小習武強身,可是戰場之上刀光劍影,鮮血淋漓,他從來沒有經曆過這種場景,萬一失神被敵人給”

下麵的話齊韻已經不敢說出來了,她怕自己的話不幸應驗了。

柳明誌顫抖著手掌按在了齊韻的香肩之上:“你知道陷陣士,百戰軍裡麵最年輕的新兵將士今年多大了嗎?

十四歲,剛剛十四歲。

比乘風大了二歲,比承誌大了三歲,比成乾大了四歲。

他們是誰的兒子?他們是誰的夫君?他們又是哪個未降世孩子的父親?

他們能上戰場,我的兒子為什麼不能上戰場?

就因為他是一字並肩王柳明誌的兒子,他就不該去戰場上曆練了嗎?

為夫記得,你當年跟為夫說過,你跟了先師闖蕩江湖的時候也不過十三歲有餘。

怎麼,你十三歲能闖蕩血雨腥風的江湖,兒子十一歲就不能經曆刀光劍影的沙場了?月兒當年掛帥出征的時候也不過八歲,雖說有完顏叱吒輔佐,可是她卻親眼目睹了戰爭的殘酷與血腥。

那時候她才八歲,承誌今年都十一歲了,怎麼就不能上戰場了。

韻兒,在為夫的心裡也不是這麼不通情達理的人啊。”

齊韻嬌軀猛然顫抖了一下,轉過身來淚眼汪汪的撲在了夫君的懷裡失聲低泣。

“對不起,對不起,妾身知道了錯了,可是承誌是妾身身上掉下來的肉,妾身總是不由自主的為他擔驚受怕。”

柳明誌抬手緊緊地攬著齊韻:“韻兒,為夫沒有怪你,兒行千裡母擔憂,你為人母的心情為夫可以理解。

但是承誌既然已經成了世子,這條路他必須要走。

歲月無情,咱們兩個轉眼間就三十出頭了,這孩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了,身為將來的並肩王,他要總攬北疆二十七府九百多萬百姓的安危,如果沒有堅毅的性格跟手段,你讓他將來怎麼接手為夫的位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