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三十三章行百裡者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柳明誌正在感慨抒懷,忽然聽到了耳畔齊韻三女激動的聲音。

“夫君你快卡,是乘風,承誌,成乾他們三個,想不到孩子們穿上甲胄竟然如此的英武不凡。”

柳明誌故作鎮定的順著齊韻她們三姐妹的手勢朝著軍伍望去,一眼便見到程凱陷陣軍麾下中軍位置三執旗手略顯瘦削的身影。

雖然三人甲胄頭盔齊全遮擋了相貌,柳明誌他們的角度還是清清楚楚的看清了三個人的相貌,正是柳大少的三個兒子柳乘風他們。

柳明誌輕輕地的搖搖頭:“中軍執旗手,沒有三十人首級的戰功是不得擔任的。

軍中以強者為尊,以戰功為本,不過入伍兩日光景,程凱他們怎麼能如此照顧他們三個,等凱旋了老子再給他算賬。”

齊韻三女聞言,嬌嗔的白了柳大少一眼,正想開口責問他就一點都不心疼兒子嗎!

可是想到了夫君戎馬生涯多年在軍中的名聲,到了嘴邊的話語又強行咽了下去。

她們心裡都很清楚,在彆的事情上夫君對自己姐妹等人從來都是處處謙讓,可是一旦牽扯軍中的問題,縱然是自己姐妹幾人深受夫君寵愛,然而若是說了不該說的話語,也難免會受到夫君的嗬斥。

這麼多年下來,夫君對軍營生活早已經有了說不清楚的感情。

在這些事情上他向來說一不二,決不讓步。

三女知道夫君的脾性,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跟夫君起了不該起的爭執,默默的舉起手裡的千裡鏡,張望著兒子漸漸遠去的背影。

恍惚間,眾人已經忽略了時間的流逝,直到新軍六衛的旌旗徹底被其餘兵馬的旌旗取代了之後,三女才患得患失的放下了手裡的千裡鏡幽幽的歎息了一聲。

柳明誌見狀,並未說什麼,不聲不響的走下了山岩,解開馬韁翻身上馬朝著潁州城馳騁而去。

留下反應過來的四女急忙走下山岩翻身上馬追了上去。

四女隻看到了夫君公事公辦,不講情麵的樣子,卻並不知道柳大少縱馬疾奔回城那一刻雙眸微潤的模樣。

柳乘風哥仨是齊韻三女的兒子,可也不是柳大少的陌生人啊。

親自送兒子出征的滋味,不好受啊。

柳明誌能安慰她們姐妹。

可是又有誰能來安慰自己呢。

縱馬馳騁,臨近城門,柳明誌凝望著城門下熟悉的身影,迅速不著痕跡的在兩處眼角抹了一下。

等到了城門下,柳大少立刻翻身下馬,牽著馬韁朝著熟悉的背影追了過去。

等到行人稀疏的時候柳明誌才加快腳步追了上去。

“老臣柳明誌參見陛下,萬歲萬萬歲。”

被一群護衛守護,默默趕路的李曄聽到柳大少的說話聲下意識的轉身望去,隻見柳大少正雙手抱拳,對自己躬身行禮。

李曄目光複雜的迎了上去。

“姑父免禮,朕”

李曄意識到了這是在行人來往的街道之上,急忙轉換口風:“孩兒正納悶姑父去了何處,連給三軍將士送行都沒有到場,想不到姑父竟然在這裡。”

“李公子恕罪,鄙人陪幾位賤內去處理一些瑣碎之事,未能及時為三軍將士送行,還望李公子海涵。”

“無妨,家事,國事,天下事,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有的人總要為自己的事情勞苦奔波,這是姑父教導孩兒的,孩兒沒齒難忘。”

柳明誌聞言,不由得回憶起昔年李曄剛剛登基不久,自己入宮禦書房中傳授他鎮國書,治國策的往昔。

感懷唏噓的點點頭。

“李公子能設身處地的為彆人著想,已具明君聖賢風範,假以時日,定然青史留名,萬古流芳。”

李曄看著柳明誌唏噓的神色,目光複雜又糾結了片息,望著護衛在兩側的護衛輕輕地擺擺手。

“你們幾個離遠一些保護即刻,本公子有話與姑父邊走邊說。”

幾個老者還有周圍的護衛正想勸諫,瞧見了李曄微凝的眉頭無奈的點點頭,朝著兩側緩緩退開。

陛下長大了,越來越具有帝王威嚴了。

“姑父,咱們邊走邊聊如何?”

“自然,李公子先請!”

柳明誌兩人各自牽著馬韁在潁州城中的街道之上緩緩前行。

“孩兒本想禦駕親征,奈何滿朝文武爭相反對,孩兒也隻有腿兒秋詞,親赴北疆為三軍將士踐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