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三十四章大果果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李曄回京了。

來的不聲不響,走的滿腹心事。

北疆的所見所聞讓這位年少的一國之君心境正在漸漸的的朝著不可預知的方向改變。

他親眼目睹了一位藩王前所未見的強盛勢力,親眼見到了彆人傳言中的北疆似乎並非那麼的苦寒。

它有著一種京城所沒有的欣欣向榮繁華場景,似乎所有的百姓都在朝著更好的生活緊趕慢趕。

從耕田的百姓口中,李曄漸漸了然了其中的緣由。

一字並肩王自是數年前赴北之日開始,便將賦稅降到了最低,大肆鼓舞百姓經商致富。

北疆二十七府百姓種地的人少了很多,可是當他們經商掙到了大把的銀子的之後,卻雇傭了二十七府之外的大批忙完自己家田地的百姓開墾北疆,耕田種植。

最終北疆二十七府以一個跌破眾人眼球的繁榮局勢呈現在那些反對柳明誌鼓舞百姓經商的各府官員麵前。

北地二十七府的百姓日子越過越好的同時,也帶動了更多鄰近州府的百姓日子朝著飛黃騰達的方向進發。

李曄第一次在百姓口中聽到了一帶一路的這個新奇說法。

雖然一時間沒有理解其中的含義,但是李曄從那些百姓的反應看得出來。

北疆苦寒四個人儘皆知的四個字正逐漸的顛覆它在天下人心中的印象。

而這一切都源於北疆現在的主人,一字並肩王柳明誌。

“陛下,該趕路了。”

李曄回神,將目光從無邊的原野之上收了回來,那裡正有數不清的百姓正在耕作桑麻,好像絲毫沒有受到關外即將大戰開始的影響。

“李忠,眼前欣欣向榮,安居樂業的場景,就是百官口中所說的北地苦寒嗎?”

躬身站在李曄身邊的老者目光複雜的朝著李曄回來的那片田壟望去。

“陛下,多年以前老奴跟著睿宗來過北疆,確實貧瘠苦寒,想不到如今竟然變成了這副光景。

百姓能如此的安居樂業,乃是天下之幸,陛下之幸也!”

李曄轉身眺望著小半個時辰前才走出來的潁州城,眼神悵然的歎息了一聲。

“你們說姑父是不是比朕更適合當一個皇帝。”

守護在李曄身邊的眾多侍衛怔神了一下,急忙慌慌張的單膝跪在了地上緘口不言,額頭不由自主的冒出細密的汗珠。

這話打死他們他們也不敢接啊。

說是那就是大逆不道,論罪當斬。

說不是,那就是說明忤逆聖心,論罪同樣當斬。

說什麼都是大罪,還是保持沉默的為好,受點懲戒總比把小命丟了為好。

李曄閉目沉默了良久,睜開眼睛立刻翻身上馬。

“著旨北疆二十七府官員,上到總督,下到縣令,上奏疏一封,陳明各地民生之詳情,即刻鷹隼傳書送到朕手中。”

“是,老奴領命。”

“回京!

駕!”

眾多侍衛對視了一眼,迅速翻身上馬朝著一馬當先馳騁而去的李曄追了上去。

其中騎著健馬的數名英武老者在中途在官道各處的逐漸分流而去,朝著北疆各地州府奔襲消失。

李曄一行人的蹤影消失以後,一人一馬慢悠悠的聽到了他們方才停駐的地方。

柳大少凝望著數百快馬卷起的煙塵漸漸消失,惆悵的歎息一聲,從腰間取下從宋清那裡拐來的旱煙叼在口中熟練的用火折子點燃吞吐起來。

柳明誌望著煙鍋裡冒著的輕煙怔怔出神,自己是越來越依賴這玩意了。

雖然不會像前世的香煙一樣解癮,可是吞吐旱煙的時候自己的腦子確實空靈清明,能讓自己靜下心來思索很多瑣碎的事情。

瞭望這不遠處天地間辛勤勞作的百姓,柳明誌目光中既是欣慰又有些難受。

有些事,注定要與自己所想的背道而馳了。

一袋煙下去,柳大少調轉馬頭朝著潁州奔襲而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