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百三十五章死而複生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柳明誌沒好氣的看著麵前兩個二十出頭的衛兵,抬點書,不識字整的還挺自豪似得。”

“好好站崗吧!”

“遵命!”

懶得跟兩個衛兵計較什麼,柳大少牽起馬韁疾步朝著城門中追了過去。

留下兩個衛兵委屈吧啦的揉著腦門,麵麵相覷不知所措。

不識字怎麼了,潁州兵卒十萬,不識字的占了九成,也沒見上官說什麼嘛,今天好端端怎麼就挨訓了呢?

“牛哥?王爺說的瓜娃子是什麼意思?”

“大概也許是誇咱們聰明吧,要不怎麼讓咱們學著讀書呢?笨蛋怎麼可能有本事學習讀書認字。”

“還是牛哥聰明,一下子就領悟到了王爺話語的深意,真是個好瓜娃子。”

“嗯哼其實我家祖上也是出過秀才的,隻不過後來家道中落了而已。”

“厲害厲害。”

“一般般啦!”

柳明誌愕然的望著街道之上來來往往的百姓:“人呢?一轉眼的功夫怎麼就不見了?難道走民巷了?”

有心想要下令城中的守兵搜查少女的蹤跡,然而回想到少女的相貌,柳明誌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還是回去讓朱雀司的密探們暗查吧。

此事不宜宣揚啊。

心中打定了注意,柳大少牽著馬疾步朝著王府趕去,一路上左顧右盼,希望能從人群中找尋到絕色少女的身影。

可惜一直到府門前,柳明誌都沒有再見到那個略微熟悉的倩影。

“少爺,你回來了!”

“少爺!”

“少爺!”

“啊?怎麼了?”

柳鬆糾結的望著柳大少:“少爺,不是小的怎麼了,而是你怎麼了,怎麼跟失了魂似得?您沒事吧?”

柳明誌默默的搖搖頭,將手裡的馬韁遞給了柳鬆:“我沒事,把馬牽到馬棚去吧,我想回內院了。”

“是,小的恭送少爺。”

“好,知道了。”

柳鬆茫然的看著柳大少心不在焉的背影,扣著腦門嘀咕了起來。

等到柳大少的背影消失之後才牽馬朝著偏院趕去。

“奴婢拜見王爺。”

進出內院的丫鬟見到柳大少回府,急忙上前見禮,然而她們隻見到王爺心不在焉,神神叨叨的嘀咕著什麼向前走去,絲毫沒有像以前一樣樂嗬嗬用有些微葷的話語答複自己等人。

一群丫鬟一頭霧水的望著自己王爺的背影,搖著頭嘀嘀咕咕的去忙碌自己的事情去了。

“夫君,你回來了,妾身姐妹等你好久了。”

齊韻,三公主眾女正坐在涼亭中一邊賞景,一邊探討著兒子隨軍出征的事情。

更多的聊得還是夫君不聲不響打道回府的事情,她們都在推測著夫君到底怎麼了。

好端端的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然而緊隨其後的她們回到城中卻發現夫君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無奈之下隻好先行回府。

本以為夫君已經回來了,然而等將府裡的丫鬟問了一遍也沒有人看到夫君歸來的身影。

故而隻能坐在涼亭中閒聊了起來。

說話間柳大少就神神叨叨心不在焉的出現了。

眾女起身問好,本以為夫君會停下來,卻愣愣的眼瞅著柳大少嘀嘀咕咕的從自己姐妹幾人身邊穿過,默默的朝前走去。

“夫君!”

“夫君!”

“夫君!”

“啊?誰叫我?”

柳大少抬頭四顧了一下,這才看到齊韻幾女站在涼亭中正一頭霧水的盯著自己。

“你們怎麼在這裡,什麼時候來的?”

幾女望著夫君呆呆的模樣,芳心一突,急忙朝著柳大少迎了上去。

“夫君,你沒事吧?”

“對啊,夫君你說話怎麼不著四六的,受風寒了。”

柳大少看著幾女搭在自己額頭上的玉手,一把攬了下來。

“為夫沒事啊,吃嘛嘛香渾身有力,你們怎麼神神叨叨的?”

“妾身妾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