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四十七章 化氣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畢竟當年灰衣的實力,與當時洞府界的天運子幾乎是不相上下。修為最多不過是堪比初入第三步空涅之境,甚至還沒有達到。

此時的灰衣,隻形貌看上去仍舊是當年的人,但他又不是。他的修為竟然也是隱隱達到了第三步的一種極致!

若是換了旁人,或許會被震驚到久久無法回神。陳晨隻是在初時發現灰衣氣息的那一刻,心神有些搖曳,此時已經平複下來。

陳晨很清楚,曾經洞府界的那個天道天運子已死。之前他抹殺的那個天運子,確切的說就是器靈所化道古國師的一具道身。

現在的灰衣,再也沒有了天運子的製約與掌控。他,就隻是灰衣!

灰衣能夠再現且出現在這裡,是因他本就是守界者滅生老人,種在器靈神魂中的後手。

灰衣的存在,是為了保證器靈化生之身不會意外身死,也不讓其走出滅生老人的視線。

此刻的灰衣,就是滅生老人的一縷分神掌控!

陳晨靜靜的望著灰衣,神情放緩顯得從容不迫,但又恰好露出一絲敬畏。心裡卻是在盤算著,要如何過關。

簡單粗暴的解決掉灰衣不難,最大的問題還是滅生老人。

灰衣的殺戮之道,便是脫胎於滅生的滅絕生靈之道。那位必然不是好騙的。

想來灰衣出現沒有即刻動手,而是跟著陳晨橫跨一國…

以陳晨對滅生老人的印象,若那位要動手,根本不會顧忌是在什麼地方,又有什麼人在場,大不了儘數抹殺!

既然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出手,那必然就會有一些疑惑。

能讓滅生老人心生煩亂之事並不多,而陳晨恰好就知道那麼一點。

果然,就在灰衣立定身形之後。那一雙眼睛之中,射出如劍刃般鋒利的眼神。仔細的打量了陳晨一番,方才漠然開口。

“你的成長出乎意料。老夫有兩個問題,若你胡言亂語,即便我殺不了你,你也活不成。”

陳晨聽得明白,灰衣話中之意也非常清楚。他判斷出自己殺不了陳晨,但滅傷老人要出手殺人,就絕不會在意什麼以大欺小。

陳晨隻是微一點頭,並沒有對灰衣表露出如何的畏懼或是熱情,就如同麵對一個普通的路人。

“有點兒意思…”灰衣冷笑一聲,說道“你並非此界之人,從何而來?”

說話之際,灰衣死死的盯著陳晨。眼眸之中,隱隱有著引而不發的殺機瘋狂彙聚。

陳晨抬頭,目光直視灰衣。心神念頭儘數收斂不漏分毫,回道“蠻神大界,道晨界。”

“蠻神…道晨”聽聞此言,灰衣沒有露出什麼意外的神情。隻是依舊盯著陳晨的雙眼,口中更加冷漠的說道“證據?”

此刻陳晨自然不會蠢到,問這算不算第二個問題。

他沒有開口回答,卻有一股淡緲的氣機自他體內深處開始湧現。

漸漸的那種氣機越來越濃鬱,覆蓋了陳晨身上沾染的古地氣息,乃至所有屬於仙罡大陸的氣機。

在此時,新生的那股氣機,仿佛才是陳晨真正的氣息根本所在。

清晰的感應到陳晨身上這股氣機,灰衣眼中的殺機暫緩。又細細感應了片刻,殺意已收起大半,變得平緩許多。

他口中喃喃說道“雖有些許駁雜,確實是桑相界的氣息…”

陳晨眼簾微挑,身上的氣息急劇收斂,轉瞬間又化作了屬於仙罡大陸的氣機。

他雖麵色依舊淡然,心底卻在直呼僥幸。若非之前突然意動,意外的得了寶貝。那現在還真拿不出證據,偽證自身是道晨之人。

陳晨從未到過道晨界,之所以能夠化氣,轉化出屬於道晨的氣機。

全憑之前在道身天運子魂中,剝離出的那一縷淡淡的黑色氣機。

那一縷氣機,就是道晨之息!

灰衣沒在陳晨的神情上看出不對之處,稍停片刻又說道“第二個問題…”

“以你來仙罡之時的修為,根本無法突破完整大界的壁壘,是誰送你來的?”

聽聞此言,陳晨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笑容並不是代表歡快欣喜,而是透出一股崇敬與期待!

然後,陳晨緩緩開口說道“蠻神即將初步複蘇,還不能走出界內。如此,我才有幸借助偉力來此…”

灰衣聞言登時神情有異,麵色瞬息數變。語氣壓得低沉道“你說的蠻神是誰?”

“蠻神自然就是蘇銘大人!”陳晨臉上笑容越發燦爛,便是眼神之中,都似要洋溢出一份崇敬。

“蘇銘…蘇銘!他怎麼可以再活過來?他的道就是走向死亡,又怎麼可能活過來,怎能蘇醒?這不可能…”灰衣喃喃自語著,竟是有些失神。

作為滅生老人的一縷神念化身,灰衣雖沒有本體全部的記憶,但對某些本體重視之人,還是有很多的了解。

蘇銘的一生灰衣都清楚,因為滅生老人全程都在參與,親眼見證了蘇銘的成長。他非常清楚,那是一種什麼樣的道…

輪回幾多到凡塵,幾多輪回少一人!

那種道,是斬斷一切的未來,將自己留在被湮滅的過去!

有著這種道,就等於在成道的那一刻,將自身絕於未來。在未來的時光中,這個人已經死去!

灰衣不相信陳晨的回答,或者說他是不願意去相信。但他也沒有再開口,去詢問陳晨更多的細節。

喃喃低語中,灰衣的身子微微晃了晃,忽然就那麼無端的潰散開來,很是突兀的憑空消彌於虛無之中…

陳晨依舊保持著那份笑容,直到灰衣徹底消散,那笑容才漸漸的斂去。

可是他並沒有因為灰衣的消失而輕鬆,反而是心中的一根弦,被提了起來。

對如今的陳晨來說,滅生老人的身與心皆不可破。幸好這次來的隻是灰衣,才讓他偶然鑽了個空子。

從道念方麵入手,以蘇銘背道而馳又成功超脫之事,與滅生老人素有的道心理念發生衝突,誘導滅生老人陷入一種反思之中。

而這種道念上的矛盾,是最容易讓人墜入迷霧。想要解開,還是要歸根於縹緲的悟性…

《諸天位麵逍遙錄》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書海閣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書海閣!

喜歡諸天位麵逍遙錄請大家收藏:()諸天位麵逍遙錄新書海閣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