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不可敵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似開玄悟道之事,向來最是玄妙,也最無法掌控!

悟道化念,或許隻一個刹那便能想通,也或許空耗無儘的歲月,都走不出心障……

陳晨並不覺得,自己這一次能騙到灰衣是什麼好事。

因為待到滅生老人想通之後,以其性格,想到了自己曾給他下了絆子,必然會有所動作。

“唉,時間似乎不多了,可千萬不要玩脫了…”

陳晨長歎一口氣,心中念頭電轉間,踏步間行那縮地成寸之法。一邊思索對策,一邊又徑直向著古道山的方向返回。

也就在陳晨剛剛離去不久,之前灰衣消散的地方,突然就起了一陣微風…

隻見那風卷動一縷塵沙,塵沙隨風而起飄飄搖搖飛向天空。

越往上行,那塵沙開始凝結亦在漲大。漸漸的,變得如成人的拳頭般大小。

它散發著淡淡的褐色,如一塊枯木,又像是一顆乾癟的種子。在真實與虛幻的交替閃爍中,化作一道不可見的流光直衝天穹。

直至飛躍出蒼穹之外,融入了一處不可見,不可現亦不可查的未知之地。

在那雲霞圍繞之中,有一位灰袍老者靜坐,在其身旁還有一個矮壯的仆從。

那道如種子般的流光飛入此間,便直接沒入了老者的眉心。

隨之,那老者便睜開了雙眼,一股眾生毀滅,萬物不存的氣息,自其眼中轟然迸射!

此人,即是滅生老人!

“真是個愚蠢又可笑的借口…”低沉而蒼老的聲音,在這虛無之中回蕩。

滅生老人緩緩站起身,又轉身望向了遠處的一片虛無。

那裡,就是昔年三荒大界所在的方向!

“蘇銘的道,注定了他不會醒過來。他的道,本就是錯誤的…”

“所謂修真煉道,就是要真我不滅永恒長存。把自己都修沒了,又算得什麼修道!”

滅生老人念頭浮動,駁斥著陳晨的話與蘇銘的道。可他終究還是禁不住心中那一絲,被勾起的悸動。

他凝望著那片虛無,浩瀚到近乎無窮儘的神念驟然湧動,轟然迸射而出!

下一刻,滅生老人的身子微微一僵。

他感應到了一股氣息,一股熟悉的氣息。可是偏偏又似根本沒有感應到,無法真正的捕捉到那氣息的存在。

那種感覺,很是怪異。

“是蘇銘,是蘇銘的氣息!可他…究竟是醒還是沒醒?”

滅生老人就站在那裡,保持那個姿勢一動未動。周身毀滅氣機吞吐不定,眼眸中星河墜落天地崩滅的景象,開始變得有些扭曲,似乎要化作一片迷蒙混沌。

在其心神中,總有駁雜的念頭不斷的滋生縈繞。

“蘇銘的道,於過去泯滅,於未來不存。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再現,他不可能蘇醒的…”

“或許你是重新出現在了過去,將要踏破時光走到如今。又或者超脫了曾經那條錯誤的道,真正的於現在蘇醒了?”

“蘇銘…我與你就是同一條道的兩個極端,彼此是相通的。可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何你的道能走到這一步…”

古地之中,陳晨於山河之間穿行。

就在他踏過了大半的極古領土,即將接近三脈中心位置之時,忽然就停住了。

陳晨在猶豫,他拿不定主意。

之前他曾突發奇想,先潛回古道山,再以轉化之法,將自己逆藏入古道山中沉寂。

在轉化部分古祖之力的同時,還能借助古祖的氣息,儘量的隱藏自己。待滅生老人反應過來之前,能拖一時算一時。

可在陳晨走到許久,也想了許久之後。他突然發覺自己想差了,想的偏執又可笑。這種做法,本就沒有意義了。

試想一下,若是他自己要去尋找一個天尊或者躍天尊,甚至是大天尊!

即便是對方徹底脫去形體,奪舍了他人,自己也可以輕易的找出來。

究其原因,無非就是源於實力的差距。這一點,放在陳晨自身與滅生老人之間做對比,也沒有太大的區彆。

第三步巔峰與第四步,說起來雖然隻差了半步之遙,但其中的差距根本不可以道裡計。

若第四步修士沒有那種絕對的掌控力,也就不會有,一個第四步修士便可成為這一界之主的說法。

對於轉換古祖之力,窺探古祖的道,已經沒有什麼必要。因為古祖所行之道,能不能走到極致,本就是未知之數。

更主要的是在陳晨識海內,元神掌控的秩序之鏈中,還鎖著九十九道妖念。

那九十九種路卻是已經可以確定,每一條路都可以走到極致,邁出第四步。

隻要陳晨肯耗費時間,去將那九十九條路吸收參悟通透,綜合起來那絕對是一條絕佳的路!

是以有沒有古祖之道,都沒有什麼影響。無非是錦上添花而已…

“唉,這第三步巔峰聽起來威風,可跟第四步比起來就…”

“除非能一步登天,踏天而去。”陳晨喃喃自語著,說到踏天之時,他才忽然想起在這仙罡大陸上,還有著一座玄妙神秘的踏天橋!

陳晨自問以自己的修為與特殊性,想要蒙騙過仙罡意誌,登上踏天橋也非不可。可這條路,立刻又被他否定。

因為此時九座踏天橋的儘頭,就在太古神境中,而滅生老人就在那裡。

一旦自己登臨那座踏天橋,恐怕在踏上第一座橋的時候,就會驚動滅生老人。

若是將滅生老人從那種,或許是迷茫的狀態中驚醒,那樣就玩脫了。

“踏天之人不可敵,這修行之路還是不能停啊…”

陳晨歎息一聲,清楚自己現在出了立刻離開這個位麵,已經沒有什麼快速有效的辦法。

隻是拖延時間,或者寄希望於彆人,都是下策。奈何,也沒有什麼上策。

“如今最簡單,也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我的境界能夠再做提升!”

“隻要從武道真形大圓滿,突破到真正的武道境,屆時便可比渡劫期大能修士。即便麵對第四步也沒什麼,或許…還有機會戰而勝之!”

陳晨腦海中的念頭漸漸清晰起來,既然不想灰溜溜的離開此界,那為今之計隻有讓自己變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