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五十章 異象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直到後來,也驚動了古道大天尊。

古道大天尊隻身來到無儘之海,在海邊默默的站了數日,就此轉身離開。

他沒有在那裡做過任何事,返回古道山後,也沒有對任何人,給出任何的答複…

近幾年來,無儘之海的靈力潮汐紊亂,漸漸的顯露出平息的勢頭。

直到最近幾個月,那靈力潮汐的劇烈衝擊與狂湧不見了,幾乎恢複到了十幾年前的水準。

雖然還會偶爾出現短期的狂暴靈潮,但隻要多加小心,也不再是什麼不了靠近之地。

這一日,仙古兩族之中,許多好事者還在考量著。無儘之海的恐怖靈潮,什麼時候會徹底的平息,恢複以往可以去曆練的狀態…

一場震驚了整個仙罡大陸的驚變,忽然就發生了…

這一日,原本布滿了烏雲,有些陰沉的天空中。忽然之間便有九**日從天而降,高懸於天穹之上。驅散了所有陰雲,將天地照的一片通亮!

九日橫空,那是仙罡大陸九位大天尊的象征,那是大天尊之陽!

所有仙罡大陸之人,都未曾見過此種九陽齊出的景象,一時間皆是震驚莫名。心中又不禁猜疑,這莫非是九位大天尊在合力做些什麼大事?

殊不知,那眾人心中高高在上的仙罡九陽,此時也都是一臉的愕然。

九位大天尊或是猛地抬頭望天,或是從閉關中被驚醒!

因為那九輪尊陽顯化於天穹之上,並非出自他們的心意,而是被仙罡意誌帶動,自行幻化而出。

更讓他們驚異的是,就在九陽升空之後,整個天幕又在瞬間被無儘的金色覆蓋,而廣闊無垠的大地則是化作了漆黑之色!

在這一刻,天地之間響起數種玄妙之音,交織流轉回蕩間,化作一種淨化之曲。

那曲聲抑揚婉轉,深深的刻在所有人的心神之中,卻又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

與此同時,在古族的古道山處,以及仙族的祖城皇宮之地,陡然間各有一道頂天立地的萬丈身影幻化而出!

見到這兩道稍顯虛幻的身影之時,無論是古族之人還是仙祖之人,儘皆齊齊跪拜叩首。

九陽齊出,金天黑地!

九曲三相,仙古同世!

那是仙祖,那是古祖。那是仙古之祖的顯化!

就在所有人震驚到無以複加,以為這就是全部之時。仙祖與古祖的幻象之間,突然生出一個漩渦。

那漩渦本是虛幻的,它迅速的擴張,隱約化作了一道身影,與古祖仙祖齊身等高。

人們抬頭仰望,隻能隱約看到,那第三道身影的衣袍與長發隨風飄搖,麵容卻是根本看不到。

而在這道身影出現的瞬間,天地之力驟然發生了常人無法感知的異變…

在原本充斥於仙罡大陸的,古之力與仙之力之外,又化生出了一股異樣的力量,隱約間自成一脈!

這股力量的氣息隻是一閃而逝,便悄然融入了整座仙罡大陸,刻進了仙罡法則之中!

仙罡大陸有史以來,從未出現過可以與仙祖古祖齊頭並列之人。這萬古未見的異象,使得所有人都被震撼到麻木…

天穹上,那第三道身影終究還是沒有徹底顯化出來,便又漸漸的消失了。

隨之,仙祖與古祖的顯聖幻象也消失不見。九曲三相、金天黑地、九陽齊出,也一並都歸於虛無…

沒有人可以解釋,這一切為何會發生,更沒有人知道答案。即便是這一界之最的九位大天尊,也同樣無法參透。

古道大天尊曾懷疑過,這異象是由陳晨所引發的,但隨即這個猜測便被他否定了。

他沒有察覺到陳晨的任何氣息,而且若真是陳晨,那麼第三道身影絕不會如此的虛幻。最起碼,也會與仙祖古祖的幻像等同。

那第三道身影,究竟是因誰而生,古道大天尊是毫無頭緒可言。

道古山上,玄羅大天尊臉上的震驚之色還未褪儘,遙望著回複了平靜的天空,心中忽然想起一些往事。

記得在三十幾年前,陳晨曾對他說過一些話,同時還做出的一個預測…

玄羅於心中思量著過去種種,突然念頭一動,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那個猜測,讓玄羅自己都不敢置信。可倒推回去,他越發覺得之前的那道不可思議的身影,與那股隱約熟悉的氣息,越發的像…

再想當年陳晨給出的斷言,玄羅的臉上露出一抹極其欣慰的笑容。口中喃喃道“陳尊沒有誆騙於我……”

“想來你就快走出虛無了吧,我的徒兒。”

…………

天地異象的出現,以及那第三股力量的融入,使得仙罡大陸整體的氣機都產生了一絲變化。

無儘之海中,沉於海底閉關中的陳晨,在那股氣機劃過,融入天地之際。眼皮微微顫動幾下,隨即便睜開了眼。

原本漆黑深邃的眸子,竟是化出了一縷暗紅色。那種色澤,仿佛就是已經乾枯了的黑色血跡,受了潤澤再次顯出的血色!

再看陳晨的身周,九條虛幻的法則秩序鎖鏈縈繞盤旋。

除此之外,還有九十九根色澤不一的細細絲線,在陳晨的體內透出。它們勾連著那些法則秩序鎖鏈,繼而又向外延展。

那九十九根絲線,就好似描繪了一朵即將綻放的蓮花。雖然每根絲線都各有其弧度,但最終的延展,都會彙集於一點!

而就在所有的細線交融彙聚之地,在它們將聚未聚之處…

一枚道紋、一枚卍字符紋、一枚巫咒符紋,三種符紋疊加融合,化作了一枚詭異且神秘的符紋!

那枚神秘的符紋,就出現在那裡。取代了九十九根絲線原本的交點,成為了它們的儘頭!

隻是這枚神秘符文很是虛幻,又不時的若隱若現,似凝似散根本無法穩定下來。

端坐於海底,陳晨不禁輕歎了一聲。其身周的諸般大道烙印顯化,於頃刻間消散無形,再不顯露於外。

“還是差了一些…”陳晨抬起雙手,凝望著自己的手掌。

那枚外人不可見的神秘符紋,在其掌心與雙瞳之中齊齊顯現。一如之前那般若隱若現,無法穩定下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