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五十四章 因果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陳晨漫步而行,他沒有施展任何的神通。但他每每邁出一步,其腳下的大地便似活過來一般,自行將之送出無儘遠的距離。

他的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很輕,端的是無比的舒適自在。

勘破了道障,入道劫不存,心結自然也已經解開。但隻要陳晨不說出來,也沒有人知道他曾經的心結是什麼…

眨眼間,陳晨停下了腳步,已然再次站到了古道山上。

“古道,見過陳尊!”古道大天尊望著陳晨到來,立刻起身拱手見禮。

若說以往,古道大天尊看陳晨之時。陳晨縱然也可以顯露的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但是終究還有斧鑿的痕跡。

隻要古道大天尊認真端詳,還是能看出些許端倪。

可是現在再看去,陳懇根本就不是一個修士,渾然就是一個最為普通的凡俗之人。

就是一個真正的凡人。

古道大天尊心中思量,忽然就冒出一個從未想過的稱謂。

那就是,真人!

修真煉道,返璞歸真。虛妄不存,方謂真人!

“古道友,不必客氣。”陳晨抬手作了個虛扶的動作,示意古道大天尊不必如此拘謹客套。

畢竟當初陳晨初臨古地,修為不足之時,古道大天尊沒有絲毫的為難,這就是一份情義。

想來總計四五十年的修持,加之係統出品的破劫丹,陳晨終於是突破了武道真形大圓滿的瓶頸。

將道境與道行圓融通達,成功的踏入了真正的武道境。

至此,陳晨才是真正以武入道,以武護道。以所悟之道為主,一切都武法神通皆為護道手段。

陳晨之前的猜測,也沒有太大的紕漏。有些之前的不斷積累,當他真正踏入武道境之時,那種由量變到質變,所爆發出的力量,使得他的修為道行不斷的拔高。

甚至於說,陳晨反倒是有些小瞧了自身所修的武道境。

此時他不過是初入武道境,不需神念外放,隻是用那種冥冥之中的氣機感應,便能夠準確的察覺到第四步修士!

在天穹之上,隱藏與太古神境中的滅生老人。以及真身停在遙遠之地,處於迷蒙沉睡之中的黑衣戮默!

也就在這同一時刻,太古神境中保持了幾十年的站姿,一動不動的滅生老人。似是突然感應到了什麼,立刻有所觸動。

滅生老人眼眸中那已經化作混沌的眼光,又重新化為誅界崩滅,萬物不存的潰滅景象。

隨即他轉身重新坐回了石凳上,低頭間視線穿過虛無,望向了古族大地的方向。

喃喃低語聲在太古神境中,悄然的回響著“彆人的道縱是能夠一念生萬界,又與我何乾。我為滅生,道不同不相為謀!”

於更為遙遠的虛無天外天,一座破敗不堪的雕像漂浮於虛空之上。

在那雕像的背上,盤膝坐著一個身影,黑衣黑發生人勿近,那是戮默!

一柄黑色的長劍橫陳在戮默的膝頭,這柄法劍不斷輕微震顫著,於虛無中擴散出淡淡的漣漪,將周圍任何想要靠近的,各種不可名狀的異物迅速斬裂崩滅…

戮默緊閉的雙眼,似是微微顫動了一下。但那也隻是一瞬,便又恢複了平靜,不再有任何的異樣。

在那種氣機交感之下,陳晨自詡雖隻是初入武道境,實力上卻是與那兩人邁入第四步多年的境界相仿,隻是孰高孰低尚未可知。

就在這個時候,陳晨腳下的古道山突然輕微的顫動起來。

這種顫動是不由自主的,它有著一股強烈的恐懼。以及不敢發作,不得發作的怒意…

之前陳晨還不能肯定,現在卻是看的很清楚。

古道山不自禁的顫動著,甚至於陳晨還感受到了,古道大天尊也有著發自心裡的畏懼。

皆因為古道山,本就是古祖的一條手臂。手臂所化的山峰通體是黃褐色,唯獨山腳與大地相連之處是黑色。

那黑色不屬於古祖本身,而是一種殘餘力量的顯象。就是那股力量將古祖的身體撕裂崩解,致使其本尊隕落。

而那股力量的來源,便是這黑衣戮默身前,那把由殺戮法則與默滅法則凝練而成的法劍!

陳晨的眼眸深處,那一枚神秘的符紋閃現。立刻便有一道道流光遊走,在內裡構成了一道長河,在其眼中沉浮。

透過這一條,通達古今未來的時光長河,陳晨隱約看透了所有一切…

仙祖與古祖在探尋世界真假之時,無意中靠近了沉睡的黑衣戮默。可還未等他們靠近,就被那護法之用的戮默之劍裂解,從而就此隕落。

仙祖與古祖隕落之後,仙古二族漸漸開始昌盛。又過了數萬年之後王林出現,且一路成長迅速高歌猛進。

待王林看到了一些真相之後,又自行創造了一個分身戮默,送回到萬古之前。

一切的一切,就是如此這般開始輪轉。

仙祖與古祖,王林、戮默乃至滅生老人,這些人皆在時間長河裡沉浮不定。

他們之間關係複雜,端的是互為因果,亦是無始無終。

陳晨眼中的流光逆轉,不斷的回溯時光。可當他回溯的程度,達到了一個極致之時。一層淡淡的黑氣出現,阻斷了時光。

隻要陳晨再往前回溯一部分,就能真正看透所有的真相…

但是那黑氣就猶如一堵牆,隔斷了過往。

陳晨感受的分明,那股黑氣屬於黑衣戮默!

那黑氣相對第四步來說,並沒有蘊含多強的力量。

它隻是一個預警,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去窺探,但是黑氣之後,不容有失!

一旦有人觸碰消解黑氣,黑衣戮默便會在瞬間蘇醒!

這黑氣便是一個震懾,一個警告。若非生死相向,沒有哪個第四步修士,願意去輕易觸碰同級強者的底線…

雖還有些疑惑,但陳晨也非不知好歹之人,明白見好就收的道理。所以,他沒有去強行窺探。

陳晨眼中時光長河漸息,神秘的符紋同時為之消失。

隨著他的收手,不知何時彌漫於古道山周圍的,一股寂滅的氣機悄然消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