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五十五章 渡劫之劫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古道山不由自主的顫動,也漸漸地停止。

“真假不分,虛實難辨。假作真時真亦假,端得是大膽至極…”陳晨口中喃喃自語著,忽然間就心生警兆。

他猛然抬頭望去,便看到天穹之上,突然出現了一道前所未有的空間裂痕!

那道裂痕,橫貫天宇!以陳晨的目力,已然可見此界之外的大虛空,大宇宙!

那道空間裂痕,就是真正的天之傷口,是蒼天之痕!

就在那蒼天之痕中,一股恐怖至極,欲要磨滅一切的力量正在孕育!

而這股即將降臨的恐怖力量,其遙遙鎖定欲要抹殺的對象,正是陳晨無疑!

“那是…臥槽!那是渡劫修士的天劫!”

陳晨雖然沒有麵臨過這種場麵,但他看清了那道天之痕,以及其內正在醞釀的雷霆…

識海之中的化作了道文的神秘符紋,立刻便讓他明悟,這是天劫!是渡劫修士才會有的真正天劫!

這一瞬間,陳晨突然就有種被五雷轟頂的感覺。這種聽說過沒見過的東西,居然降臨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目光下意識的滑向了太古神境存在的方位,以及遙遠虛無中黑衣戮默所在的地方。

心中暗道,這兩個應該也是堪比初入渡劫期的修士,為什麼就沒聽說過他們也有天劫這種東西!

莫非這是因為世界之力的不同,修行體係的不同。又或者是這方大界,對本土修士根本就沒有天劫這種東西?

那麼自己會引來天劫,也就無可厚非。

陳晨不屬於這方世界,這一方位麵,修行的體係也與他們不同。以往沒有天劫,隻能說自身的修為還不到,或者說是被某些力量庇佑了。

如今到了武道境,又是以破劫丹破境。加之身上附著的那兩位的力量已經消耗的差不多,基本已經抹除乾淨。天劫無法再被遮蔽…

他勘破了道境的心結,隻能說是渡過了一部分,也就是心生魔障之劫。

而另一部分,就是修為與肉身之劫。

超脫凡人的生死輪回,肉身靈魂逆天而生,就必然要接受天道的懲罰!心念及此陳晨不禁暗歎一聲“渡劫期渡劫期,若不渡劫,又談何渡劫期…”

他雖然想了很多,但這都是在一念之間。

就在陳晨無奈的接受了,自己將要麵臨步入渡劫期層次的天劫之時。古道大天尊略帶恐懼的聲音,剛好在他耳邊響起。

“陳尊,這…這是什麼?這種恐怖的天威…!”

“修行者逆天而存,上天會予以懲罰,這就是天劫!你可以理解為,與古族三損七劫類似的劫難…”

陳晨的聲音在古道大天尊的耳邊響起,可還未等他深思,心神之中又傳來了陳晨快速又有些焦急的聲音。

“現在我沒時間跟你解釋,我要儘快離開。若是劫雷落下,方圓不知幾萬裡都會化為焦土。古祖留下的這條手臂,也會在瞬間灰飛煙滅…”

話音仍在心神回響,古道大天尊便看到陳晨的身形衝天而起,化作了一道長虹,直衝上無儘蒼穹。

有那麼一瞬間,古道大天尊懷疑是不是自己因為恐慌而看錯了。他疑惑陳晨大可一步登天而上,又為何要費時費力的去飛遁。

古道大天尊沒有看錯,陳晨確實沒有挪移空間直上青天,而是隻以肉身飛渡蒼穹。

渡劫這種事,陳晨居然沒有經曆過,但是卻見過很多不靠譜的話本。

雖然那些都不怎麼可靠,但大多數都說過一個問題。

在天劫的籠罩下,隨意的動作空間力量挪移,可能會引發未知的連鎖反應,導致雷劫提前降臨!

所以,陳晨才沒有冒險去做提前引動雷劫之事…

古道大天尊站在古道山上,抬頭看著那一道天之痕。隱隱約約間看到那巨大的裂縫之中,似是有著數條雷電蔓延。

“這…這種力量…那每一道雷霆的威能,都超出了我能理解的範圍。似乎都有著第四步之威!隻是有心觸碰感知,竟也會遭到如此反噬。”

那裡雖然沒有什麼聲音傳出,古道大天尊隻是看著,便覺得那些雷霆每躍動一次,都是在自己的心神之中狂舞,引發自身不可抑製的顫栗。

“那雷霆的力量似是還在不斷增強,這種劫難,陳尊真的可以應付嗎?他畢竟才剛剛踏入第四步…”

此時此刻,不僅是古道大天尊感受到了那雷劫所蘊藏的恐怖威力。

整片仙罡大陸上的人,都被這天穹上突然出現的裂痕所震驚了。

但凡有人對那天之痕產生了好奇,縱然自身境界不足,修為神識之力無法延伸到蒼穹上,去近距離探查那裡。

可隻要心中生出惦記,那種恐怖的威壓便會驀然降臨,使其驚駭的心膽欲裂!

一股前所未有的大恐慌,瞬間便在仙罡大陸蔓延開來…

常言道,不知者無畏!

修為越是高深者,欲要窺探。便會感受到那天之痕,也就是天劫之源越強的反噬。己身被鎮壓之感,也越加清晰。

那種恐怖到巔峰的鎮壓,是所有人窮極一生,都絕無僅有的恐懼感受。

這其中,就以大天尊為最。

仙族與古族的八位大天尊,隻是看了天劫之源一眼,便急忙收斂了心神。整個人都宛若木雕泥塑一般,不敢調動體內絲毫的力量。

因為他們清晰的感應到,正因為自身大天尊之力的強盛,去窺探那天裂中的雷霆時,就會即刻心生死兆!

那是一種,隻要再拖延一刻,自身連同尊陽都要被雷霆轟碎之感,那是絕對會身死道消的致命威脅!

就在這舉世嘩然,複又死寂之時。陳晨以及快又極其謹慎的速度,衝上了天穹十萬裡!

若是在下方計較,看似距離那天劫之源已經不遠。

但那些隻是錯覺,要知道望山還能跑死馬。更何況是浩瀚滄溟無儘蒼穹!

陳晨可以準確的判斷出,自己不過隻是前進了十分之一距離。而且他在隱隱之中有了一種直覺…

即便自己可以在雷劫降臨之前,衝到那劫源附近,也無法將之提前摧毀泯滅雷劫!

上一章 目錄 書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