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二章 秦杏軒的邀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銘文術可以用到數萬種材料,將這些材料當中的一種和幾種組合起來,輔以銘文師的真元,便可以繪製成各種五花八門的銘文。

銘文有三千六百種基礎紋路和四千九百種基礎銘符,通過這些基礎紋路和銘符的排列組合還有一係列變種,可以形成千變萬化的銘文術。

“震”紋隻是這三千六百種基礎紋路的一種。

林銘自然知道“震”紋,事實上,他知道的基礎紋路不是三千六百種,而是六千多種,幾乎是天衍大陸銘文師所知基礎紋路的兩倍。

不過林銘並不確定天衍大陸的“震”紋會不會與神域的相差太多,他伸出右手,真元彙聚到指尖,隨手在空中劃出一連串絢麗的軌跡,亮麗的紋路在真元的支持下在空中滯留了片刻,而就是這片刻的滯留讓一個完整而複雜的紋圖呈現在秦杏軒和大師姐的眼前。

這個過程,在林銘修煉銘文術的時候每天都在做,因為逐漸將無主靈魂的記憶和自己的身體協調起來,如今做出來可謂是一氣嗬成,得心應手。

林銘問道:“你說的‘震’紋是這個吧?”

秦杏軒直接呆住了,而大師姐則先是望了望秦杏軒,看到秦杏軒的表情,她自然瞬間確定了,這少年絕不是在信手亂畫,他畫出的東西十有八九就是真的“震”紋了,有沒有搞錯這土包子外加小毛孩居然也懂銘文術?

秦杏軒心中確實吃驚,基礎紋路三千六百種,初學者很難完全記住,當然林銘恰巧知道自己所問的“震”紋倒也不奇怪,她吃驚的是在短短的一瞬間隨手就把“震”紋畫出來了,甚至其中能量的輕重把握都隨手做出,恰到好處,這一手沒有一番苦功很難練成的。

她壓下心中的吃驚,說道:“是這個。”

林銘道:“‘震’紋主殺伐,一般會在兵器中使用到,武者使用兵器時,會在兵器中貫注能量,能量若是直接蘊含在兵器中殺敵,那麼增幅是有限的,可是若是加上了‘震’紋,讓武者貫注的能量在流經‘震’紋時高速震動,便可以增加穿透力,從而達到增加兵器鋒銳程度的效果……”

林銘輕輕鬆鬆的解釋了“震”紋的原理,這結果秦杏軒早就料到了,能夠隨手熟練劃出“震”紋人,若是連“震”紋的原理都弄不清,那才讓人奇怪。

秦杏軒也被激起了好勝之心,她問道:“那麼這位同學,可還知道銘符‘旗’的畫法與原理麼?”拋開了相對簡單的基礎紋路,秦杏軒詢問起更為複雜的基礎銘符,然而這些自然也難不倒林銘,事實上,林銘了解的基礎銘符遠比天衍大陸的複雜的多。

他輕鬆從容的畫出了“旗”,雖然基礎銘符複雜一些,但是林銘的手指沒有絲毫的停頓,隻是一眨眼的時間,一個繁雜的銘符浮現在半空中,光彩熠熠。

這下子,秦杏軒被徹底震住了,基礎銘符比基礎紋路複雜了一倍,其中蘊含的能量輕重變換也更多,而林銘依然可以輕鬆畫出,這已經超過了秦杏軒自己。

天才,這少年竟然是個銘文術的天才

可是他跟誰學的銘文術?看他的穿著明顯不是大世家的,莫非是一些隱居深山的前輩大能教出的弟子?

秦杏軒發現林銘身上充滿了謎團,她繼續跟林銘交流,越交流越是吃驚,她發現林銘好像沒有不會的三千六百種基礎紋路和四千九百種基礎銘符,加起來八千多種,隨便列舉,林銘似乎對每一個都無比熟悉

相比秦杏軒的吃驚,大師姐早已經傻眼了,她稀裡糊塗的聽著兩個人在說一些對她來說完全是天書的話語,而後就看到秦杏軒不斷的驚愕、讚歎。

大師姐很了解秦杏軒,彆看秦杏軒平時對誰都和顏悅色,以禮相待,其實天資六品和強大的實力已經注定了她內心深處的高傲,在此之前,她從未給任何一個同輩人如此高的評價。

最後大師姐乾脆麻木了,她隻明白了一件事,今天這小子的旁聽證是沒收不成了。

丫的有木有搞錯,隨便一腳就踢到鐵板,隨便揪出來一個土包子竟然就是銘文術的天才

大師姐真的要抓狂了。

漸漸的,秦杏軒的語氣愈發恭敬,從剛開始的交流口吻,逐漸變成了虛心請教的口吻,她發現,在林銘的對話中,林銘對銘符和能量結構的見解也讓她大開眼界,有時甚至有受益匪淺的感覺。

秦杏軒愈發肯定,林銘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銘文術天才,而他背後的老師絕對是一代宗師,即便自己的老師與之相比也要黯然失色

這少年到底是怎樣的來曆?

秦杏軒對林銘充滿了興趣,且不說與林銘交流能讓自己獲益這一點,光是林銘本身和他身後的神秘老師對秦氏家族就有著不同凡響的意義

想到這裡秦杏軒道:“這位同學,琴藝授課就要開始了,不能再聊了,今天與你交談的很愉快,若是可以的話,在琴藝授課結束之後,杏軒想請你去大明軒吃一頓便飯,一起探討一下銘文術的原理,可以麼?”

秦杏軒聲音婉轉,而且語氣極為誠懇,在配合她的動人容顏,實在讓人難以拒絕。

林銘其實也不想拒絕,秦杏軒不但漂亮家世好,而且難得的是她待人不錯,又沒有什麼架子,這樣的女孩實在讓人興不起半點惡感。

不過林銘的時間實在太緊迫了,距離七玄武府的考核隻有三個月時間,他要在這些時間裡用銘文術賺到錢,然後購買丹藥,在丹藥上銘文,迅速提升自己的修為,而後順利進入七玄武府。

進入七玄武府,那也沒完,還有個朱炎虎視眈眈,要是沒有與朱炎相匹敵的實力,那麼毫無疑問,自己會被踩的很慘

在這裡聽一節自己根本不感興趣的琴藝課,然後與美女共進午餐,午餐之後說不定還要繼續聊,一下子大半天就過去了,之後可能要留下傳音符的印記,以便再聯係,秦杏軒指不定哪一天還會約自己一起探討銘文術的知識,這對林銘來說,純屬浪費時間畢竟在交流探討中,林銘可是無法從秦杏軒哪裡獲得不了一點啟發和新知識。

於是林銘有些遺憾的拒絕道:“這個實在抱歉,我今天還有些事情,要趕回去了。”

“哦……我知道了。”秦杏軒惋惜的說道,出言相邀的時候,她並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會被拒絕,事實上,秦杏軒從小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邀同齡異性吃過飯,而彆人約她吃飯的卻不計其數,而她除了有限幾個閨中密友之外,其他的一概拒絕,拒絕彆人的時候秦杏軒並未有什麼感覺,而這次被拒絕,她卻第一次發現,被拒絕的滋味有些不好受,甚至很委屈,畢竟她雖然出身大世家,但內心深處隻是個十五歲的少女罷了。

對林銘的拒絕,大師姐直接覺得腦子短路了,她腦海中隻剩下一個念想,這家夥……這家夥竟然拒絕了秦杏軒

我x

還有這種事

他真的是男人麼?

是由【】會員手打,更多章節請到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