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七章 蘭雲月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就這樣整整一天,林銘走了兩家拍賣行,一家交易會,除此之外,還有五家大家族設立的寶物交易樓,結果一無所獲。

無奈的回到了大明軒,林銘歎了一口氣,沒想到,出售幾張銘文符都如此困難。

不過這點挫折、嘲諷對林銘來說不算什麼,練功中遇到的苦遠勝這些千百倍,他都熬過來了,至於嘲諷,更是無所謂,即便是朱炎的當麵嘲諷,而且是圍繞著蘭雲月、家世、修為這些敏感點,也不能影響林銘的武道之心。

將銘文符收起來,林銘開始修煉《混沌真元訣》,雖然他這一個月來,主要心思都放在了銘文術上,但是他每天都會抽出時間來修煉《混沌真元訣》,如今,他的修為已經達到練體第一重巔峰。

練力九石,拳破鐵木,這就是練體第一重練力巔峰的標誌。

九石就是九百斤,這是練體第一重的巔峰。然而林銘現在的力量已經不啻千斤,這《混沌罡鬥經》帶給他的,而且如今,這力量還在增長,而林銘卻還停留在練體第一重。

一套《混沌真元訣》修完,林銘又開始了解骨,現在林銘的解骨功夫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二級凶獸已經明顯不能滿足他的修煉要求了,然而大明軒的三極凶獸卻是鳳毛麟角,林銘想切也切不到,如此一來,林銘想了一個辦法,他開始用刀背解骨

普通解骨手,即便用利刃、斧頭、砍刀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解骨,也往往要大半天才能肢解一頭二級凶獸,而林銘卻破天荒的用足有三分厚的刀背來解骨,這一切,果然吃力了很多,那刀仿佛是陷入了泥沼中的鋤,每進一寸,都要用出極大的力量。

這逼迫著林銘不斷的挑戰體能極限,同時掌握用力的技巧。

以前每天的解骨任務林銘一頓飯工夫就可以輕鬆完成,現在,兩個時辰都做不完,而且解骨結束後,林銘又是練得滿頭大汗。

不過,這效果確實不錯,林銘將切好的肉塊收拾起來,若是大明軒的解骨手知道林銘用刀背完成了二級凶獸的解骨,恐怕他們不會認為林銘瘋了,而是多半會以為自己瘋了。

一夜的修煉之後,林銘筋疲力儘,他沒有去操心銘文符的事情,直接上床睡覺。

……

一夜深度睡眠,林銘天蒙蒙亮便早早起來,照例去大周山那處林間空地上練拳,一口氣打完一整套拳法,東方才泛起了魚肚白,這時候,一個身穿白衣,個頭不高的胖少年從樹林中鑽出來,“銘哥,你昨天為什麼向我打聽哪裡出售收購銘文符,你不是真的畫出銘文符了吧?”

來者正是林小東,昨天林銘問他這問題的時候,他想也沒想就回答了,可是事後他越想越不對勁,林銘該不是畫出銘文符了吧

雖然林小東對銘文術了解的不多,但也確定林銘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畫出正確的銘文符,這畫出來的十有八九是劣質品,到時候去交易會推銷,搞不好被人當成騙子打一頓。

林銘笑了笑,點頭道:“是的,畫出來了。”

林小東心中一緊,“你拿去那些地方賣了?”

“嗯,不過沒能賣出去。”

沒賣出去是意料之中,那些人又不是傻子,林小東上下打量了林銘一番,不太放心的問了一句,“銘哥你沒被打吧?”

林銘頓時啞然,這林小東想象力真夠豐富的,他笑道:“我確實畫出了銘文符,又不是騙子,怎麼會被打?”

他說著便拿出了那四張這一個月來他精心繪製的銘文符,想讓林小東放心。

不過林小東哪裡懂,他看到這四張銘文符後,臉上的表情僵了半天,這些銘文符的賣相實在是……慘不忍睹啊

雖然他就猜到林銘的銘文符會是次品,但是這也太次了吧,這紙張又粗又黃,整的跟廁所用紙似的,傻子才會買啊,以前林小東也見過幾份銘文符,哪張不是光潔照人,色彩明亮,你就算山寨也山寨的像一點啊。

林小東臉上醞釀了好一會兒才擠出了一點乾澀的笑容,他沒好意思再打擊林銘,不過想到幾百兩黃金的材料,就換成了這麼幾張廁所用紙,而且看著麵積上一趟廁所都不夠,林小東心裡頓時又抽痛起來,這可真是糟蹋錢啊。

林銘看林小東的表情變化就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麼,他乾脆收起了銘文符,沒有解釋什麼,對林小東根本解釋不清。

“我說銘哥,以你的勤奮和天賦,突破凝脈期早晚的事兒,何必去搞這些呢?”林小東好言相勸。

林銘笑了笑,沒有說什麼,林小東說的沒錯,即便不做這些,他也必然踏入凝脈期,甚至後天、和傳說中的先天也不是太難。

可是修武一途等於與天爭命,時間不等人,若是不能在年少時期快速提升境界的話,以後的修煉會越來越難

不靠任何丹藥、靈物,僅憑自身修煉,固然基礎紮實,但是必然耽誤大量的時間,這些時間,林銘耗費不起。

所以他需要利用銘文術來賺錢,走捷徑。

他說道:“小東,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