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一章 “學徒”銘文符?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鐵峰沒料到木易反應這麼大,他說道:“確實隻有一百兩黃金,坊市的老板說著銘文符是學徒做出來的……”

“學徒?天”木易大吃一驚,不過細想一下,這不可能是學徒做出來的,應該是那坊市老板誤判,不過這到底是誰這麼暴殄天物,拿價值數千兩黃金宗師級銘文符當蘿卜白菜賣。

“帶我去看看”

“是,先生。”

就這樣,木易先生帶上了秦杏軒,在鐵峰的指引下,乘坐馬車去了坊市。

秦府的馬車在天運城沒有多少人不認識,四匹雪龍馬奔跑在大街上,所過之處行人紛紛停下來駐足觀看,而本來在大街上行進的馬車也會停下來靠邊,這是對秦元帥的尊敬。

……

夏日午後的陽光似乎總是帶著幾分懶意,照的人渾身酥軟不想動彈,在坊市的交易中心,之前接待林銘的那位胖掌櫃搬了一張搖椅到門口,躺在搖椅上拿了一張蒲扇蓋在臉上,迷迷糊糊的快要睡著了。

今天的生意有點冷清,胖掌櫃正在考慮著下午要不要提前關門,而就在這時,一陣清脆的馬蹄聲將胖掌櫃的午覺打擾了。

他不爽的睜開眼睛,正想訓斥幾句這是誰在坊市騎馬,不知道這裡不讓騎馬麼?

然而當他睜眼看到那四匹通體雪白,毫無雜毛的雪龍馬,又看到馬車上金槍騎士盾的標誌後,胖掌櫃差點從椅子上滾下來。

“乖乖裡格隆冬,元帥府的馬車”

胖掌櫃趕緊站了起來,元帥府的馬車怎麼會來坊市?

他正疑惑著,卻驚愕的看著馬車不偏不倚的停在了自己的門口,我的天,不是吧……這馬車的主人是衝著自己的店來的?

當馬車的門簾被掀開,胖掌櫃看到馬車出來的老者和美麗少女之後,腿肚子都在哆嗦,木易先生秦小姐這兩尊天運城的活佛怎麼跑到自己這個小廟來了。

“就是這嗎?”。秦杏軒問鐵峰道,得知這銘文符還能買到,她同樣十分激動,秦杏軒從小就對銘文術有著極大的興趣,看到鐵峰對李奇的那一戰,那銘文之技讓她向往不已。

“是這裡。”鐵峰說道,而後前麵引路,帶著秦杏軒和木易進入店中。

胖掌櫃這時候肉球一般的身體已經立的跟標杆一樣筆直,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掌櫃的,我昨天在這裡買過一張銘文符,你可記得?”

鐵峰練體五重修為,而且長的跟一座鐵塔似的,渾身煞氣比人,胖掌櫃印象極深,自然不會忘了,他點頭如搗蒜,“記得,記得,那是一張學徒級的銘文符,一……一百兩金子……”

胖掌櫃說到這裡有點心虛,不會自己賣的那學徒銘文符出問題了吧,這些人來找自己算賬的?該死的,果然不該為了賺點租位費就賣這些不靠譜的東西,不過不對啊,一張學徒級的銘文符就算再次品,也不該牽扯到元帥府啊,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一張,在哪裡?”木易迫不及待的問道。

胖掌櫃急忙指了指貨架的角落,在那裡一張粗糙發黃的銘文符被玻璃壓著。

木易三步並作兩步,直接來到貨架的前麵,一把將玻璃掀開,而後小心翼翼的銘文符拿了起來,感受到銘文符中真元波動,木易倒抽一口涼氣,目光中滿是震驚之色。

“怎麼了老師?”秦杏軒也過來了。

“這銘文符……”木易深吸幾口氣才平複下心情,無法置信的說道:“這銘文上的真元波動不會超過練體期三重,甚至……甚至更低”

秦杏軒心中一驚,將銘文符接過來,靈魂力沉入其中,果真如此

之前鐵峰說著銘文符隻是銘文術學徒的作品秦杏軒還不信,現在看來,可能真的如此了,可是……這不應該啊

她說道:“有沒有可能是一個銘文術大師,故意將自己的真元壓製到練體三重以下,繪製了這一張銘文符?”

木易道:“凝脈期或者後天武者的真元跟低階練體武者的真元有質的差彆,很難壓製,而且就算那繪製者有秘法壓製,也沒有必要,壓製真元繪製出的作品自然效果大打折扣,我不清楚他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

胖掌櫃聽了兩人一番議論,腦子直接短路了,他本來還以為這銘文符可能引起了什麼麻煩,才導致這些人到此追查,結果聽兩人話裡的意思,似乎是這銘文符太厲害了,所以他們才會過來追查。

這可是木易先生啊整個天運國排名前三的銘文大師連他都為之震驚的銘文符該有多麼大的價值。

想到這裡胖掌櫃十分後悔,早知道這些銘文符自己應該都買下來了

可是……那個看起來像是一個窮小子的少年,怎麼會弄到這麼厲害的銘文符?

“掌櫃的,這銘文符是誰送來的,你還記得麼?”

“記得,記得。”胖掌櫃急忙點頭,“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衣著普通,我還有他地址呢。”

胖掌櫃說著立刻開始翻記錄,交易中心為了聯係寄賣者,都會留下地址。

十五六歲的少年……秦杏軒聽到這話心神一跳,她幾乎第一時間想到了林銘,那個在琴府讓她大為驚豔的神秘少年,難道是他?

練體三重以下甚至更低的修為……銘文術學徒,這……這銘文符難道是他做的?

意識到這一點,秦杏軒的心在顫抖,果真如此,天才兩個字已經不足以形容他了,他完全是妖孽

這時候,胖掌櫃已經手忙腳亂的把地址簿給翻了出來,對著貨架編號一找,掌櫃的結結巴巴的說道:“大……大明軒,那少年住在大明軒,寄賣時間是八天前。”

“大明軒?我們走。”木易說道。

幾人很快上了馬車,秦杏軒有些憂心的說道:“已經寄賣八天了,不知道他是不是還住在大明軒,這種地方一般住不長的。”

秦杏軒自然以為林銘是大明軒的客人,大明軒作為天運城最豪華的酒樓之一,既有宴廳,也有客房,可是,一般情況下,不會有人在酒樓常住的。

是由【】會員手打,更多章節請到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