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一章 捆了就不好解了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看到兩個捕快拿著繩子過來,林銘甩了甩袖子,冷聲道:“你們捆下試試,一旦捆了,就不那麼好解了。”

“解,你個傻*還想解,一旦捆上了你就永遠彆想解了,哈哈哈”王義高聽林銘說出這麼二百五的話,得意忘形的大笑,然而旋即又想到以他“被害者”的身份,這麼笑有點不好,而且這句話分明有點想把人弄死在牢裡的暗示……

果然王義高轉頭望去,見到趙明山有些麵色難看的望著自己。王義高乾咳一聲,訕訕的說道:“趙哥你辦案,我就是氣不過,這小子太他**囂張了。”

林銘拍了拍身上的灰土,對趙明山說道:“七玄武府大考,你負責治安,有人在官道上策馬疾馳,揮槍傷人你不來,而後又有人指使手下聚眾鬥毆,想要致我傷殘你不來,我揮槍反擊,你就來了,對圍觀路人一句話不問便定了我傷人罪,你夠英明的”

林銘的話不緊不慢,字字誅心,即便是見多了世麵的趙明山也是心中一沉,這小子,有幾分膽色,這種時候還這麼鎮定,他有什麼倚仗麼?

趙明山看著林銘,感覺今天的事不能拖了,怒道:“本官行事,輪不到你評論,給我綁起來”

隨著他一聲令下,繩子已經套在了林銘的脖子上,以林銘的本事,還打不過練體四重大成的趙明山,所以他沒有反抗。

而就在這時,人群中傳來一個聲音,“讓開,都給我讓開”

林銘抬頭望去,卻見一個胖胖的少年手裡提著一個飯盒,身子扭啊扭的擠了進來,這人正是林小東,剛才林銘在這裡打坐,林小東去買早飯了,才趕回來。

林小東一看林銘脖子套著繩子,頓時就火了,“擦你們他**的憑什麼綁人?”

趙明山不知道是哪兒冒出來這麼個胖子,正準備揮揮手讓人把這家夥趕走,而就在這時,他眼角餘光突然出現了一點光亮,回頭一看,卻見一點火光在林銘的手中熄滅。

傳音符?

趙明山眼皮一跳,傳音符能錄製一段聲音,而後定點傳送,被用於通信,顯然,這個少年剛才就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悄悄的錄了聲音,而後傳了出去。

這家夥

趙明山再看這少年心中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意,今天得罪了他,以後他必定報複,看來真的有必要縱容王義高把他弄死了,否則必有後患。

可是……關鍵是他到底在給誰傳音?

林銘傳音的人自然是木易先生,上次林銘托付木易為自己保密銘文術的事情,木易曾經說過,有元帥府在,天運城林銘絕對安全,隻要遇到麻煩,儘可用傳音符通知他,而且他也留下了傳音符印。

林銘雖然有血性,但也不是一時衝動不顧後果的人,他在出手打王義高之前心中就有了算計。他不會讓一個宵小之輩挫了自己的傲心,欠下木易一個人情日後可以再還。

木易雖然如今做了將軍府的客卿和太子太傅,但他並不算官場中人,而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重義氣,木易那一句忘年交可不是隨口說說,是真的將林銘作為一個朋友。

聽到傳音符的錄音,木易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他冷哼一聲,對黨羽林立,趨炎附勢的朝廷,他素來反感,今日莫說林銘算是他的忘年交,背後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師父,就算兩人關係一般,他也會插手管這件事。

木易與朝中的官僚都疏於交往,根本不認識幾個人,這種事他唯一能想起的人就是他的學生——當朝太子楊林。

一張傳音符傳給了楊林,太子楊林對自己的這個老師向來欽佩,也十分敬仰,老師關照下來的事情,自然儘力而為,於是他親自傳音給了治安府的理事大臣。

皇帝、太子用的傳音符是特有的紫金色,此時這理事大臣正抱著小妾在嬉笑**,風花雪月,看到這紫光閃起來的時候,理事大臣差點從椅子上滾下來。

來自太子的傳音符

當得知太子傳音的原因後,理事大臣的頭都大了,他隻感覺一陣頭重腳輕,那一句“用人不查,監管不力”讓他心跳都漏掉了半拍。

趙明山什麼人他當然清楚,一邊是王軍主的衙內,一邊是一個不知道什麼來頭的小子,用腳趾頭也能想明白趙明山會怎麼處理這件事,可是……這小子竟然是太子的人

趙明山,你***殺千刀的王八蛋,居然給老子捅了這麼大的簍子

…………………

“靠你們憑什麼綁人”林小東還在詐唬,趙明山心煩意亂的一揮手,指著林小東道:“妨礙公務,辱罵官差,一起給我綁起來”

趙明山說完,又來了兩個公差把林小東給按住了,這些官差大多數是練體二重,他們的練體二重可不是王義高那樣的飯桶,根基要紮實的多。

林小東至今隻有練體一重,自然沒的反抗,幾下就被按的死死的,不過這廝是煮熟的鴨子嘴硬型的,他一邊掙紮一邊叫,“敢捆小爺,你們給小爺記住了,讓你們連本帶利的還回來”

“堵住他的嘴”趙明山有些氣急敗壞了,一個衙役拿出一塊布條,隨便一揉就塞進了林小東的嘴裡,結果他本來的咒罵聲頓時變成了嗚嗚不清的聲音。

“都帶走”趙明山大手一揮,林小東和林銘兩人被壓著到了馬匹上,馬匹一路小跑,很快就跑出了幾裡路。

這時候,王義高突然陰測測的笑了一聲,說道:“趙哥,把他們放下來,拖著走唄。”

他想用馬拖著這兩人在後麵跑,那一定很有趣,趙明山還沒回話,就在這時,一團紅光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他麵前,而後爆成了一團火花,是傳音符。

傳音符會把聲音直接傳遞到被傳音者的腦海中,彆人聽不見。

在傳音符爆開的一瞬間,趙明山腦海中就響起了自己頂頭上司治安府理事大臣咆哮的聲音,“你他**趕緊給我放人你知道你抓的那小子背後是誰嗎?當朝太子你他**要造反麼?太子的人你也敢抓,你他**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麼?想死彆拖上老子趙明山,我告訴你,誰給老子找麻煩,老子就摘他烏紗帽”

趙明山被頂頭上司這麼劈頭蓋臉的一頓罵,隻覺得腦袋嗡的一聲就炸了,他當場渾身僵硬,大腦一片空白,太……太子?

趙明山一下子拽住了馬,張著嘴巴看向林銘,而林銘此時也正望著他,那目光依舊如剛才一樣,鎮定,冷漠,如上位者看小醜一般。

他想起了之前林銘遞出的傳音符,那是給太子的?

太子是什麼概念?他一個小小的捕快頭子,聽到這個他平時根本不可能接觸到的詞語,心中的震撼無法用言語形容。

他終於明白林銘之前的目光了。

“我說趙哥,拖著走吧,反正現在也沒人看見,沒事,這兩個小子功夫不錯,拖不死。”王義高嘿嘿笑著說道。

拖你**此時聽到王義高的廢話,趙明山真想了抽刀剁了他,今天如果不是這傻*,自己怎麼可能陷入這樣的困局

“都下馬,把他們放了。”

趙明山猛地一揮手,他的手蟣uo蹲×耍躋甯咭層蹲×恕?br/

放人?

王義高也不是傻子,他想到了剛才那張傳音符,難道與它有關?

不過趙明山一聲不響的放人,王義高還是很不爽,他正準備爭幾句,而就在這時,他麵前也爆出了一團火光,同樣是傳音符,而一聽這傳音符傳出的聲音,王義高差點癱在地上,那是他父親親自發出的傳音符,隻有一句話:“立刻給我滾回來”

王義高甚至可以感受到父親這句話中傳出來的森森寒意,他毫不懷疑,這次父親會拔掉他一層皮。

既然鬨事雙方一方背後的人是太子,另一方背後的人是王軍主,理事大臣自然也會發一張傳音符給王軍主說明情況,王軍主心中從來沒有這麼怒過,新舊皇位更替,這王義高竟然惹到了當今的太子爺雖然隻是一個與太子爺不知道有什麼關係的小人物,但很多時候,隻是因為一件小事,就足以讓太子選擇班底的時候把他排除在外了,他真想殺了這個不成器的兒子。

趙明山看到王義高接到傳音符就料到發生什麼事情了,看到還在愣著的手下,趙明山怒了,“還不放人,愣住吧嘛?”

那些手下被訓斥,這才慌慌張張的去鬆綁,然而他們去解繩子的時候,林銘冷笑道:“你要抓便抓?要放便放了?我說過,一旦捆了,就不那麼好解了。”

是由【】會員手打,更多章節請到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