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一章 玲瓏塔第五層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兩刻鐘了”一個七玄武府長老看著身邊的沙漏,有些驚訝的說道。

“兩個人已經在第四層呆了不短的時間。”

此時的七玄武府,前三層的法陣光符已經熄滅了,隻有第四層還亮著,證明兩人都在第四層戰鬥。

“越來越有意思了,王硯峰倒是意料之中,隻是這林銘也能堅持這麼久,讓人不敢相信,三品天賦,練體二重,這份實力能到玲瓏塔第四層恐怕不隻是天生神力那麼簡單啊。”一個長老摸著胡子,感覺林銘的戰鬥力有點強悍的離譜了,無法解釋。

這時,木易開口了,他緩緩的說道:“孫先生,有時候一個人的戰鬥力不能以常理推測,悟性極高的戰鬥天才,可是那些檢測資質的天賦石碑測不出來的。”

木易沒有說出林銘背後有個師父的事情,一個通曉先天功法的師父牽扯到太多東西。

“嗯,木易先生說的是,確實有一些戰鬥天才,修為不深,功法武技也一般,但卻憑借戰鬥技巧和戰鬥直覺以弱勝強,不過,這種戰鬥技巧上的優勢終究有限,常言道一力破萬巧,憑借技巧,頂多能讓實力上提一個層次,多了就不行了。”

木易笑笑,道:“孫先生請看下去吧。”

……

在一群長老討論的時候,王硯峰還在第四層苦戰,他本身修為是初入武道三重,然而真正戰力卻比一般的武道三重巔峰武者都要強,可是現在他麵對的是兩頭武道三重巔峰的鐵甲熊。

雖然鐵甲熊身形笨拙,攻擊手段單一,但是對方恐怖的力量和超強的防禦力卻讓他無比頭疼。

要是被擦一下,那絕對是骨斷筋折的下場。

王硯峰一連用出三次家傳絕學,終於硬生生的殺掉一頭鐵甲熊,然而他體內的真元也近乎消耗枯竭,這鐵甲熊的強悍防禦力隱隱的克製了他的家傳武學。

眼見最後一頭鐵甲熊衝來,王硯峰發出一聲怒吼,猛然一躍而起,手持長劍,狠狠的刺進了那鐵甲熊的張開的血盆大口中

鐵甲熊渾身披覆鐵甲,隻有眼睛、嘴巴兩處弱點。

王硯峰一劍刺入了那鐵甲熊的咽部,然而與此同時,他的腕骨也被鐵甲熊一口咬斷。

“噗”王硯峰被憤怒的鐵甲熊熊掌重重的擊在胸口,他隻感覺胸口仿佛被大錘擊中,五臟六腑一陣翻騰。

王硯峰像隻小雞一樣被拋飛出,摔在地上七葷八素,勉強撐起身子來,卻是突出一口鮮血,血中還夾雜這碎肉,那竟是內臟的碎片。

“要不是修為到了練臟境界,五臟六腑有真元守護,這一擊直接要我命……”

王硯峰雖然是重傷瀕死,但那鐵甲熊也不好過,咽喉被穿,氣血受阻,肯定是活不了多久,不過在它死之前,依然有可能殺掉王硯峰

王硯峰擦了一口血,“這第四關我一定要闖過,雖然這次測試以現在的成績我也是穩拿第一,不過若是過了第四關的話,我在家族的地位必然會再進一步,即便我不是長子,家主之位將來也非我莫屬了。而且這成績也能堵住那幫老不死的嘴巴,不會再對父親調撥給我的資源指手畫腳。”

王硯峰想到這裡,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

然而在王硯峰拚命的時候,他並不知道,林銘利用放血消磨的戰術,故技重施,已經刺穿了第二頭鐵甲熊的腦髓。

第四層,過了

林銘深吸一口氣,終於到了第五層了,這也是秦杏軒過的最後一層被那中年考官稱之為不可能越過的一層……

……

“沒想到林銘能堅持到這一步……”此時,在玲瓏塔外,秦杏軒看著那第四層閃動的陣符,心中有些驚訝。

她本來預測林銘最多闖過第三層,這已經是相當高的評價了,可是卻不想林銘在第四層都呆了那麼久,這樣下去,闖過第四層都不是沒有可能。

“當初我闖玲瓏塔時,修為已經到了練體四重,對付第四層兩頭實力還不及練體四重的凶獸,自然不是太難,可是,若是我隻有練體二重巔峰的話,是萬萬不可能在第四層堅持這麼久的。”

秦杏軒在心中將自己與林銘暗暗對比,她能闖過玲瓏塔第五層靠的是深厚的修為,如果是同樣修為的情況下,她顯然不是林銘的對手。

“已經小半個時辰了。”秦杏軒看了一下旁邊的沙漏。

而就在秦杏軒看沙漏的瞬間,玲瓏塔第五層突然一陣光芒閃動,鬥笠大的陣法符文一個個的亮起,渾厚的真元波動頓時四散開來。

看到這一幕,孫長老手中的茶杯差點都掉了,“第五層了”

“王硯峰這麼厲害?僅僅小半個時辰,嶽麓城王家難道出了一個絕世天才?”

“這成績,十年來僅次於杏軒小姐。”一個中年人說話之間看了秦杏軒一眼,卻見秦杏軒美眸流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得了,此子絕非池中之物,本身四品上等天賦,加上王家的大力培養,若是再在七玄武府中表現出色,得到上等武學的話,他日入選武府核心弟子,進入七玄穀也是有可能的這王硯峰,相當可怕”

一個長老說話間,玲瓏塔第四層的陣光突然一陣顫動,與此同時,一個人影如麻袋一樣的物體被玲瓏塔彈了出來。

孫長老目光一凝,忙下令道:“林銘出來了,快接住他,彆摔傷了。”

已經小半個時辰,玲瓏塔塔下專門負責接人的武者也難免有些疲倦走神,所以孫長老才出言提醒。玲瓏塔是幻殺陣,考生在幻境中“被殺”後才會被彈出來,這一瞬間考生會認為自己已經死亡,所以是沒有知覺的,玲瓏塔每一層都有三丈高,第四層有九丈高,在沒有任何知覺的情況摔下來,即便是凝脈高手也吃不消。

負責接人的武者穩穩的接住那落下來的人影,扶起來一看,那人已經臉色蒼白,麵容扭曲,渾身冷汗淋漓。

因為容貌扭曲的有點厲害,在玲瓏塔外觀看考核的一乾長老好不容易才看清楚那人的樣子,瞬間,他們全部傻眼。

這……這人好像是……王硯峰?

幾個長老長大了嘴巴,抬頭一看,第五層的法陣還亮著,這……難道之前進入第五層的是林銘?

七玄武府的長老們都被震住了,包括之前對林銘大加讚歎的木易先生也覺得不可思議,林銘可是隻有練體二重巔峰的修為,比王硯峰差了大半個境界可是他卻先王硯峰一步踏入第五層,而且現在已經堅持了幾十個呼吸的時間了。

秦杏軒望著玲瓏塔的第五層,美眸流轉,異彩連連,林銘又讓她驚訝了一次,難道連武道修為,他也會慢慢的追上自己麼?

這時候,在距離玲瓏塔較遠的山穀角落,蘭雲月也怔怔的望著第五層那依然閃亮的法陣,目光有些迷失和恍惚。“林銘……他進入了第五層?”

七玄武府第五層,自從建成以來,隻有秦杏軒一人成功通過,其他到過第五層的人倒也有一些,平均一兩年才有一個,每一個都是讓人驚豔的天才之輩,日後跨入凝脈期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林銘……”那一刹那蘭雲月突然覺得,或許即便與朱炎比起來,林銘也絲毫不差了,雖然他沒有家世的支持,但日後隻要踏入凝脈期,便可封爵。

……

此時,在玲瓏塔第五層,林銘望著第五層的恐怖場景,臉上卻儘是苦笑,第五層居然出現了兩頭二級凶獸

雖然隻是二級凶獸中比較弱的,但是實力也可以相當於練體四重的武者,不但如此,這兩頭凶獸還有八個凶獸小弟,個個相當於練體三重巔峰的武者。

十頭凶獸站在一起,猙獰的骨甲,鮮紅的獸眸,仿佛染了血一般的鋒利利爪和牙齒,這一切都帶著一股衝天的煞氣,一般實力差的武者看到這陣勢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被凶獸撕成碎片的場景,還沒戰膽子就怯了。

感謝烏傷仲麟又一次一萬起點幣打賞^_^謝謝。

還有謝謝各位打賞捧場的新老朋友,請大家多多收藏,蠶繭感激不儘

~~

~~

是由【】會員手打,更多章節請到網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