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前篇 帝夢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花飛花落花渡春,零零散散午偷閒。

漫天飛舞的梨花下一位身穿白龍服老者躺在躺椅上酣睡。

突然一片飛舞的梨花花瓣不小心的落在了這位老者的眼角,老者眼皮微微一動,好似美夢被打擾了似的,於是眼睛慢慢的睜開

伸手拂去那一片花瓣,而後又摸了摸眼角。

“歎!”

“什麼都已故去,朕何必自擾呢。”老者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

突然的老者心裡有感,提起身邊的花鳥魚蟲鏤空狼毫,身邊的小太監心領神會的磨墨,老者在硯台上沾了沾墨汁,就著興致在潔白的宣紙上龍飛鳳舞的揮灑起來。

梨園小酣

夢中樹下遇舊人,轉首之間卻成空。

若是人間終無悔,梨花落儘千山紅。

無悔?人世間真的能夠無悔嗎?

老者停住了筆,呆呆的看著麵前自己寫下的東西。

不管是有悔還是無悔,朕也做到了自己的承諾了,隻是代價太大了啊

老者閉上眼睛搖了搖頭,好像陷入了什麼不好的回憶中。

歎罷了罷了,朕若是不犧牲,豈不是白走這一遭?我華夏的子子孫孫們,路已經給你們鋪好了,後麵的就靠你們自己走了

“好詩,好詩啊!此聖詩一出天下無詩!”

旁邊的太監伸了伸脖子瞧見了白紙上的內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豎起大拇指趕緊的拍起馬屁。

“哦?你能看的出其中的意思?”老者仿佛來了一些興趣。

“小的不敢。”小太監直接跪在了地上五體投地。

“說!朕又不是什麼暴孽之君,難不成還會因為你幾句話殺你不成。”老者笑笑。

“遵旨!”小太監恭敬的行了一個禮,然後從地上爬起來。

其實他恨不得現在就給自己幾十個大嘴巴子

讓你多嘴!讓你多嘴!

不是什麼暴孽之君?對!您確實不是什麼暴孽之君,您這位陛下彆的什麼都好說,但是唯有一條不行,那就是您說的話沒有人可以不聽從,沒有人可以反駁,否則那詔獄之下的累累白骨就是最好的證明。

“回稟陛下,小的鬥膽說說自己的見解。”小太監小心翼翼的

“小的以為陛下此詩,這上兩句借景喻人表示自己對故人的思念之情。”

“這下兩句嘛,應該是陛下的有感而發,陛下辛苦操勞一輩子,為我大明打下了偌大的疆土,寓意與化作春泥更護花有異曲同工之妙啊,陛下真可謂是千古一帝,可與那秦皇漢武相比,不!應給功蓋三皇,績過五帝啊,陛下!”

小太監彎著腰對老者一個勁的馬屁送上。

“嗬。“老者嘴角一撇,這種拙劣的馬屁自己已經好久沒有聽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穿著華麗,一看就是大總管模樣的老太監手持一把浮塵快步的來到皇帝前方,跪下行禮。

“起來吧。”老者動動嘴皮子。

“謝陛下。”老太監起身弓著身子在老者麵前,目光看著老者的靴子絲毫不敢有意思的逾越。

“可有事?”老者拿著大號的毛筆在一張潔白的宣紙上比劃著什麼。

“啟稟陛下,英吉利使節與西班牙使節在四方館打起來了。”老太監拱著手回道。

“不管,隨他們去,朕倒是要看看他們能打出幾條人命。”老者目光依舊在紙上絲毫沒有被這個消息而有絲毫地方乾擾,心裡卻有幾分看熱鬨的期待。

但願你們讓朕心樂一下,否則朕可就不高興了,朕如果不高興,那麼自己找樂趣可就有人要痛苦了。

“遵旨!”老太監雙手垂下侍立在老者身邊。

老者在紙上比劃了兩下,然後開始沾墨在這張潔白的宣紙上落筆。

皇帝為何

書首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