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千一百章 一攬子和一條龍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一陣混亂之後,易秋河坐在鄭家大宅的正堂的主位上喝著茶,然後對著旁邊縮著頭的鄭家老太爺瞄了一眼。

隻見已經被打的臉部青紫,兩個熊貓眼很是對稱的鄭家老太爺連忙討好的回笑了一下。

“你你你,那個那個........鄭國威!”易秋河大刺刺的坐在主位上指著鄭家老太爺說道。

“對對小的就是鄭國威。”鄭家老太爺低眉順眼的很是老實的陪笑道。

“你說你怎麼起了這麼一個名字,鄭國威?你說你能鄭國威嗎!”易秋河聽到這個名字覺得真的是日了狗了,看看這個老小子,一副敵人還沒打進來就得叛國的模樣,他那裡能振國威了啊。

“大人教訓的是,小的以前叫鄭二苟,後來覺得不好聽就找人給自己起了一個這樣的名字。”

鄭家老太爺看到易秋河滿臉不喜的樣子連忙搖擺手:“大人您要是不喜歡您就叫我鄭二苟就行,小的都喜歡。”

從潑皮走上鄭家老太爺的位置上,他經曆過許多,剛剛還是高高在上的鄭家老太爺,現在就變成了卑微討好的鄭二苟了。

“聽說你家老二是南戶部侍郎鄭啟雙啊。”易秋河問道。

“不值一提,在大人麵前不值一提。”鄭二苟連忙搖頭。

“那倒不會,從三品的大員,到哪都是大人物,我不過就是一個縣級的稅務官,算不得什麼啊。”易秋河撇了撇嘴巴。

“不敢不敢,大人年輕,以後必然前途無量啊,日後出將入相的,也不是沒有可能不是。”鄭二苟滿臉討好堆笑,所謂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大丈夫該慫還得慫啊。

“你們家老二是南戶部侍郎就不用交稅了!”易秋河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發出一聲很響的動靜。

鄭二苟頓時嚇了一個哆嗦,立馬的一陣言辭的表示。

“一定要交稅,什麼都能乾,這個交稅絕對少不了的啊,您說個數我們馬上就交,絕不少一文錢。”鄭二苟彎著腰滿臉堆笑,簡直比二狗子還要二狗子,堪稱二狗子之中的高級二狗子。

“你看看這不就對了嘛,交稅多麼簡單的一件事,你看看這弄的。”

“來來來,大爺您這裡疼不疼,坐坐,看看看看,都怪你們下手沒輕沒重的,把大爺給打成了這個樣子,等著我回去的,回去之後就報告上級處分你們,大爺您不要擔心,回去給我做個人證,看我不彙報上級處分他們!咱不怕他們昂!”

頓時易秋河就變了臉色,化身一個勇於與邪惡作鬥爭的小天使,對著鄭二苟又是大爺又是請坐的,簡直親切的像看到自己親人似的。

這可是把鄭二苟給搞悶圈了,但是什麼人證他是萬萬不敢做的,去了還不得被弄死啊。

彆看這個年輕人說的那叫一個大義淩然的,其實自己臉上的傷不全是他打的,一點也不知道尊老,對著自己就是一頓爆錘啊,簡直不為人子。

“不不不,大人,您多想了,小的這傷不是打的,是自己摔的,沒錯就是自己摔的。”反正鄭二苟準備先把今天混過去再說。

“自己摔的,那大爺您這摔的漂亮啊,看看這摔的兩隻眼睛多麼的對稱。”易秋河很滿意的點點頭。

還是大爺通情達理啊,看看自己摔的,這多麼的懂事,要是換成那些不懂道理的少不得還得再摔一次呢。

陛下說過,稅務局的最高宗旨是讓人交稅,而不是殺人,隻要交稅了做其他的違法犯罪那是刑部的事情,隻要這個鄭二苟把稅給補上了,那就是“好人”,起碼在我們稅務部門算是過去了。

易秋河也覺得陛下說的很對,術業有專攻,我們稅務部門的就是收稅,什麼殺人啊,什麼爆破啊,這都是收稅道路上的一點點小手段,主要目的還不是為了督促納稅人交稅啊。

“來來來,還愣著做什麼,沒看到這位大爺很積極主動的要交稅嗎,快上稅單!”易秋河招呼著。

於是一陣劈裡啪啦的算盤之後,一份稅單就被算出來了。

“看好了,由於你去年交稅不及時,所以補稅啊是需要交滯納金的,但是你的態度很好,就不用交了,我給你免除了,這就是你這十年以來的估算平均數,交了吧。”易秋河很是興奮的把一張稅單遞了上去。

鄭二苟拿起一看,發現上麵的數字自己好像有些算不清楚了,半響之後,他很是愕然的看著易秋河。

“七十七萬四千三百兩白銀!”鄭二苟交了出來。

“對,沒錯,百兩以下我們稅務局最近打折,免了你的零頭,但是這個該交的稅你是一文錢不能說少啊,這個七十七萬四千三百兩也不多,畢竟是你十年的稅務一齊補齊的嘛。”易秋河很是平靜的說道。

“沒錢,我沒錢,這麼多錢我們鄭家就是賣掉了也沒啊。”鄭二苟急了。

“不急不急,我們是相信你可以拿出來的,不過你也可以不拿,那就是暴力抗稅,我們可就不是朋友了,那是敵人,對待敵人我們應該怎麼辦!”最後一句是對那些稅警們說的。

“插了他!”稅警們凶狠的眼睛全部盯在了鄭二苟的身上。

頓時鄭二苟打了一個哆嗦,那股殺氣他可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當然你也可以明天交,我們也能等,但是您得跟我們走一趟,去我們稅務局做做客,隻是您的腿腳方便嗎,要是再摔一下您這還不跌個半死不是,好心提醒,純粹的是好心的提醒啊。”說著易秋河就拉著鄭二苟朝著外麵走。

嚇得鄭二苟就要哭了,這次他算是知道了。

以前覺得自己很壞,但是今兒才是知道了,感情壞人在這呢,自己還差得遠啊,自己要是跟著去了,沒聽說嘛,半條命啊。

“我交,我全部都交,一文錢也不少!”鄭二苟抱著門框表示自己堅決不和他走的決心。

“可是我一時間也湊不出來這麼多的白銀啊。”鄭二苟滿臉的哭喪,七十七萬兩現銀他上哪去湊啊。

“沒事,沒事,我給你介紹一家銀行啊,大明稅務銀行,我們收稅隻收大明稅務銀票“。

”您不是沒現銀嗎,也沒關係啊,您可以把您的家產抵押到大明稅務銀行啊。”

“大明稅務銀行會即刻給您放款的。”

.............

“放心,我們大明稅務銀行可是有大明朝廷作為背書,信譽絕對好。”

“這個利息也低啊,每日隻收千分之一,也就是一兩銀子每日隻收一文的利息,但是也是老規矩,利滾利驢打滾啊。”

..........

“大明稅務銀行,您的忠實夥伴,您的最佳選擇。”

“我們稅務會給您提供一攬子交稅計劃,另外我們還有貸款一條龍服務。”

“絕對讓您交的滿意,交的放心。”

鄭二苟一陣點點頭,突然他覺得這個大明稅務銀行還挺不錯的,挺會為了客官著想的啊。

也不知道這個稅務銀行是誰開的,好人啊,好人一生平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