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還有抗稅的(上)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在這片大地上每天都會發生很多的事情。

就好比這次的收稅行動,有人“願意”,有人他就偏偏的不願意。

如此利國利民的事情他竟然不願意,那肯定就會被判定為恐爆人員啊。

尤其是那種拿著巨大殺傷性武器的恐爆人員,那更是嚴厲打擊的對象。

不但不交稅,你敢反抗,如此膽大包天之人,絕對沒二話,朱由校不會坐視不理的。

靈璧侯長子就是覺得自己父親乃是大明堂堂的侯爵,憑什麼我要交稅,什麼稅務部,什麼狗屁,敢要老子交稅,得看看爺的刀子同意不同意!

一名稅務官帶著他的稅務小組上門去收稅,結果就被靈璧侯長子給抓了起來。

靈璧侯家中的地牢之內,靈璧侯長子手裡拿著一根鞭子,鞭子上已經占滿了鮮血。

在他麵前是一個綁在十字架上的年輕人,隻見他那雪白的襯衫已經破碎不堪了,而且透過那一道道破碎的洞,可以看到他的身上已經被鞭子刷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血肉模糊,血呼刺啦的感覺很是瘮人。

此時這個年輕人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低著腦袋要不是兩隻手被繩子綁在十字架上,恐怕已經倒在地上了。

“嘩啦!”

一桶水上去,把他給澆了一個透心涼,然後他才悠悠轉醒。

“醒了!”靈璧侯長子雙手環抱自己的臂膀。

“你不是很厲害的嗎,敢來我們家收稅,在這靈璧縣還沒人敢這麼對我們家說過收稅這兩個字!”靈璧侯長子很是不屑的吐了一口吐沫說道。

被綁在十字架上的稅務官很是勉強的笑了一下,然後又是很輕蔑的看著靈璧侯長子。

“你知道這是在做什麼嗎,知不知道什麼叫王法!你因為你就可以一手遮天!”

不是這個稅務官瞧不起靈璧侯長子,蓋是因為這次的稅務行動可不止是他一個人事情,而是整個大明的事情。

皇帝就在這裡坐鎮,他竟然敢如此的暴力抗稅,而且還敢把自己這些稅務部門的人都給抓起來,這後果他能承擔下來的嗎!

“王法!在這?”靈璧侯長子就好像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一樣,把自己的眼睛給瞪的大大的。

“你不會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吧,這裡可是鳳陽府,這裡也叫靈璧縣,我們湯家在這裡就是王法!”靈璧侯長子很是囂張的活動了一下脖子,發出了一陣陣劈裡啪啦的骨頭聲音。

“信不信,我就在這裡把你給打死了,也沒人敢說一個不字,還什麼王法,在這裡我們就叫王法!”靈璧侯長子用力一甩鞭子甩在了那個稅務官的身上。

“啪!”

“啊!”稅務官忍不住大叫了出來,那鞭子上麵帶著倒刺,一鞭子下去飛起的不止是衣服碎片,還有那點點的肉絲。

“有本事你在外麵說這句試試,你們湯家就能在這靈璧一手遮天了!你這是自尋死路!要不了多長時間,中都稅務局的人就會知道我們出事了,到時候就是你們的死期!”稅務官絲毫不懼靈璧侯長子,因為他有依仗,雖然他們被抓了,但是他們不是一個人,他們的背後有一個強大的組織!

“還他娘的敢嘴硬!看老子不把你的皮給扒了!”

“啪啪啪!”

鞭子擊打在**上,靈璧侯長子一邊怒罵一邊發泄自己的不滿。

隻是在他不知道的外麵,一隊稅警配合著第二軍的行動隊來到了靈璧侯大宅外麵的三裡地方。

每個外出的稅務小組都需要報備,這是為了他們的安全,也是為了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晚上清點時候發現出事,去靈璧侯家執行公務的小組沒有回來。

按照規定沒有在時間規定內回來的都是出事了的,因為稅務局已經給予他們充分返回的時間,而且還製定了預防出事的規章製度。

就算公務沒有完成,哪怕是最後一個哆嗦沒有完成,他們也要在規定的時間內返回,或者派出通知人員回來稟報。

但是沒有,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就好像這隻隊伍消失了一般,派出去打探的人也發現他們的馬車還有聯絡員也不見了。

於是中都稅務局的人判定這個小組的人出事了,一定是靈璧侯府的額把稅務官小組給扣押了。

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展開行動,一定要以最短的時間把稅務官小組給救出來。

於是五十名稅警外加第二軍的三百名士卒開始了營救行動,他們用急行軍的速度趕到了靈璧侯大宅外麵的三裡處做最後的戰術分配。

”一隊長你帶著你的部下從正門突入。“

“二隊長你帶著你的部下從後門突入。”

“三隊長這裡和這裡是你的防禦重點,記住凡是敢跑的全部都給我抓起來!”帶隊的一個旅帥對著一張方圓二十裡的作戰地圖開始了部署。

這地圖就是他們最新繪製的,一個多月的大剿匪,做的可不僅僅是剿匪這一項工作。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麵,全軍數萬人把南直隸和浙江的大部分地圖都給繪製了出來,除了一些偏遠或者難以行走的地方,詳細的地圖在軍部可以堆滿三個帳篷。

而且還趁著這個時間段,朱由校也拿到了南直隸和浙江詳細的田產分布圖,每一塊田產誰家的,上麵都標注的清清楚楚,因為田地隻要開荒了那就是有主的。

地就在那裡,就是想跑也跑不掉。

以前在魚鱗圖冊上麵隱藏的田地這次全部都被挖掘了出來,在軍隊各種高效的測繪工具之下,一個多月的時間,南直隸和浙江的田稅該收多少已經被稅務局的人給掌握了。

這次稅務行動之後,若是稅務再出問題,那可就真的一覽無餘了,中央稅務部連審核都不需要,隻要看著每年報上來的稅務明細,就能知道哪裡的稅務部門出了問題。

去年收了一萬,今年收了五千,沒有大災大難的,你跟我在這扯犢子呢!

如此之後稅務部門還敢與地方勾結篡改稅務情況嗎,除非稅務部門的人覺得自己的腦袋太多了,想砍幾個下來做下酒菜。

詳細的地圖,這也是朱由校敢這麼快在南直隸和浙江進行稅務行動的依仗,都已經變透明了他還不行動等著彆人請吃飯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