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文人風骨在此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被一個太監給訓斥了,這些官員在沉默了大概十幾秒鐘之後,頓時更猛烈的辱罵開始了,並且這些還附帶上了小猴子的全家,以及他根本不知道是誰的十八輩祖宗。

小猴子哪裡見過這麼大陣仗,於是很快就敗下陣來,被罵的眼淚汪汪的返了回來。

朱由校已經起床了,外麵罵的那叫一個痛快,他在屋子裡麵能睡得著才怪,於是起床看看,就看到小猴子被罵的手足無措的樣子。

“陛下........”小猴子很是委屈的走到朱由校的身邊默默的不做聲,純粹是被罵的自閉了。

也對他一個純潔的小太監哪裡是外麵那些大噴子的對手,就好像你一個罵人隻知道罵對方是個小餅乾的小純潔,掉落在了一群祖安狀元裡麵一樣。

外麵那群文官可都是經曆過大場麵的,罵起來人那真叫一個兵不刃血,嘴裡可能一個臟字沒有,但是你全家都被囊括在裡麵了。

對付這種人,朱由校根本不屑與他們對罵,那都是對朕這個皇帝的侮辱啊。

於是乎,朱由校對著小猴子指了指外麵。

“被罵了?”朱由校笑吟吟的明知故問道。

“回陛下的話,小猴子不委屈。”小猴子有些支支吾吾的,他打算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裡麵咽就好。

“沒問你委屈不委屈,朕問你是不是被罵了。”朱由校好氣又好笑。

“陛下,小猴子受了一點委屈沒事,隻要陛下不受委屈小猴子就沒有委屈。”麵對這種詢問,小猴子表現出了杠杠的忠心。

“想不想報仇啊?”朱由校再問。

小猴子下意識的點了一下頭,但是馬上反應了過來又搖頭。

孫子才不想報仇呢,自己又不是傻子被人給罵了還不想還擊,隻是他是奴婢,一切要為了陛下著想,所以陛下說什麼他就是什麼,萬萬不敢讓陛下為難。

“你上!朕給你撐腰你去把場子給找回來。”朱由校指了指外麵,給小猴子打氣道。

“陛下......這個.......”小猴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陛下讓他去找場子,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去找場子。

於是就極度的糾結起來,手指抓著衣服扭來扭去,就好像一個受委屈的孩子在自己的老大麵前似的。

“不會?”

“朕教你啊!”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又不是君子,所以他們不動手你可以動啊。”朱由校露出了一個壞壞的表情。

然後把小猴子拉到嘴邊附在他耳朵上小聲的交代了幾句。

小猴子聽完了之後眼睛一亮,頓時很是興奮的點點頭。

“如此甚好啊,陛下您這招真是高啊!高!”小猴子頓時化身精英二狗子,對著朱由校豎起了大拇指。

朱由校笑著點點頭,然後氣息一變,為什麼覺得畫風這麼的詭異了呢?

這次得到了朱由校的允許,小猴子帶著院子裡麵的錦衣衛把這些官員們給包圍了。

剛剛被罵的灰溜溜跑進去的小猴子這次卻是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這些文官剛剛還在小小的慶祝,慶祝自己把那個死太監給罵的顏麵全無機會就要羞愧的自裁了。

“何兄剛才引據論點罵的可真是好啊,以史為鑒真不愧是大家風範。”

“張兄,剛剛那一句說的可謂是擲地有聲,把那閹人罵的叫一個羞愧難當,好好,真是有我文人風骨!”

官員們還在互相吹捧,畢竟這個難得聚在一起,必要的商業互吹還是要的。

然後就看到那個先前被罵的不要不要的小太監竟然又出來了,頓時激發了他們無儘的戰鬥**。

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罵人了,這次他可得好好的罵上一罵,而且一定要罵出水平,罵出自己的風采,讓諸位同僚都好好的看看,自己罵人的水平才是真的突出啊。

一代文人大家不懼權勢痛罵閹狗,豈不是一段佳話。

沒錯這個文人大家說的就是我。

小猴子得到了皇帝的傳授之法,笑吟吟的走了上來對著下麵的說道。

“諸位都是文人,自有那打不斷的風骨,小猴子我今兒算是見到了。“小猴子上來便是吹捧了一番。

下麵的這些官員對雖然很看不起這些閹人,但是對於他們的吹捧還是很受用的。

能被敵人吹捧也是一種本事不是,頓時昂首挺胸把頭抬得高高的,準備這個小猴子吹捧完了之後再好好的罵他一頓,這次一定要罵出水平,罵的全場為自己喝彩。

“小猴子雖然不怎麼讀書,也聽過君子動口不動手,以德報怨之風骨,不知諸位可謂之君子也?”小猴子接著說道。

這一句可就把他們給憋到了死胡同裡麵去了,說自己不是君子吧,這麼多人看著呢。

他們一直以來都標榜自己是君子,現如今說自己不是了,豈不是在天下百姓的麵前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雖然我們狠不要臉,但是也得分清楚是什麼時候啊。

這個時候你敢說自己不要臉,分分鐘你就成了一個萬人皆知的小人了,起碼也得是一個偽君子。

以後天下的士林還怎麼看待自己,史書上怎麼書寫自己呢,可就遺臭萬年了。

“自是當然,今日我等便不動手,若是你敢迫害我等,那我等便站在此處,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一位南吏部侍郎在這些官員還在猶豫的時候搶先開口了。

在這時候可不得表現表現自己的文人風骨把這個閹奴給震懾住,如此刷名望的機會那真的是千載難逢啊。

被他們一搶先,頓時其他的也反應了過來,如此的好機會這麼可以被這個玩意給搶了,不行這第二波我得上。

“今日就是你打斷了我的骨頭,某也是要站在這裡,將你的暴行付諸於世!”

“對!我等皆有文人孩子風骨,頭可斷血可流,你若是想打殺我等那邊來吧,看看你爺爺我眉頭有沒有皺一下!”

“某便站在這裡,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下麵的一個個群情激奮的,就好像一群正在抗擊世間不公的義士,

朱由校在裡麵聽得自己都要感動了,隻是那嘴角真在上揚的微笑告訴的彆人,馬上就要有好戲看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