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往事難忘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還是不行。”楚封天喃喃的說道。自從那次之後,他的手傷留下了後遺症,雖然不會影響生活,但是玩需要手速的遊戲,卻受到了很難的影響,比如王者榮耀。

2018年,王者榮耀已經到了S10賽季,然而楚封天,還是在鑽石5瞎混,從S4到S10整整個賽季過去了,遊戲裡認識的好友,玩的稍微好一點的都混到了星耀,玩的不好的都已經退遊了,沒那天賦,所以人家倒也不死磕。

隻有他還偏偏在這裡不停地打,雖然也應該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從前了,可心裡就是不想這麼放棄。隔壁宿舍的劉莊,明明體型巨大,手掌又那麼肥厚,怎麼著也不像打遊戲的料,然而呢,人家隻用了兩個賽季輕輕鬆鬆上王者。

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呀,其他幾個舍友好心勸他放棄,但楚封天的回答永遠隻有三個字。“知道了”。然後又繼續不停的打排位,晝夜不分,樂此不疲。

其實剛來這所大學的時候,楚封天並不是這樣的。

當年也不過是因為高考發揮失常,離二本線差了兩分,出人意料的落了榜。因為父親去世的早,家裡所有的花費和楚封天的學費都是靠他母親一人維持,這下沒考上。

楚封天將自己關在屋子裡整整一天,然後出來的時候,告訴母親,他不去補習了,而是去上一所專科院校,學點技術,以後能養活自己和母親就好了。

而他去的這所專科學院,每年新生開學的時候,都會一定比例給成績靠前的學生獎勵,楚封天自然也拿到了這份獎勵,所以他十分感恩學校,也重新對未來燃起了希望。

可是千不該萬不該的是在大一暑假的時候,認識了楊小玫。

大一暑假的時候,楚封天出去做暑假工,一來減輕母親的負擔,二來也是為了自己第二學期的生活費。

在打工的時候,楚封天結識了阿華,年輕人嘛,都喜歡刺激的東西,每天下了班,阿華就一直在玩王者榮耀,楚封天也看的入迷,奈何自己的手機內存太小玩不了。

又一次,阿華玩著玩著,連罵了幾句“真特麼坑”,“垃圾隊友”,垂頭喪氣的,都準備開始下一把了。

楚封天正好再一旁看著,就說:“其實還可以打的”。

“兄弟,我都沒見你玩過,你會嗎?”阿華一點都不相信楚封天。

“不如讓我試試,反正都要輸”。

“好吧,你來試試。不過沒啥希望,隊友小學生”。

楚封天接過阿華剛買的新手機,一看原來是阿華最常玩的荊軻,要是其他的英雄還真不好翻盤,荊軻的話,秀起來那是真無解。阿華這個帶閃現的打野,也足夠讓人無語。

這是楚封天人生第一次玩王者榮耀這個遊戲。

他們這邊也是很奇葩,選了兩個射手,一個孫尚香一個魯班七號,輔助是莊周,中路是安琪拉,再加上他荊軻打野。在看看對麵選的,也難怪阿華想要放棄,上路宮本武藏,打野蘭陵王,中路王昭君,下路是孫尚香和張飛。

戰績果然如阿華所說,兩個射手加起來死了十幾次,一個人都沒殺,那莊周呢?全圖亂竄,剛能看見個魚尾巴。那他們是怎樣撐到現在的,真是多虧了他們這邊的安其拉了,8-5的戰績不算太好,但是好在人家有意識,知道清兵和守塔。

楚封天操控著荊軻快速的跑出了泉水,一看地圖顯示,己方的紅buff還在,就過去準備拿。

都走道紅爸爸的路口,楚封天隱約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地圖上對麵的隻剩孫尚香和宮本武藏兩個人了,射手在,應該不會去打主宰,那麼隻有一種可能就是抓單。

“不好!”即便是楚封天已經猜到了,對麵的人,可能在草裡蹲人,但是此時他已經走不了了,王昭君一技能減速,接著一把黑色的匕首,閃著寒光,刺中了荊軻那紅色的身影。

接著蘭陵王率先殺出,一技能眩暈,王昭君也跟著用二技能,荊軻應聲倒地。

阿華在一旁抱怨:“兄弟,你行不,不行我來,輸也不要輸的這麼慘”。

“相信我,再讓我玩一次。”

楚封天雖然沒有玩過王者榮耀,但是他平時還是會關注大神發的極限操作。

他毫不猶豫的,賣了無儘戰刃和破甲弓,換上了不詳征兆和魔女鬥篷。

阿華看到這更惱怒了。“你會不會玩,荊軻出肉不就廢了”。

“沒事,相信我,可以打出傷害的”。

這一次,楚封天操縱者荊軻,沿著自家的兵線走。就在剛剛對麵剛打完主宰,抓死了自家趕過去的莊周,難得魯班七號和孫尚香一上一下把兵線給推了過去。

楚封天沿著上路走,然後就一頭躲進離對方第一座外塔近的草叢裡。而此時對麵的射手剛剛打完紅爸爸,樂嗬嗬往上路走來,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死亡正在臨近。

楚封天看準對麵的孫尚香剛用完一技能,直接就跳上去,打一套。無奈賣了兩件攻擊裝,現在隻有黑切和破軍,傷害完全達不到秒殺。

孫尚香也緩過神來,他已經六神裝了,還是滿級,看著對麵隻有14級的荊軻,他還真不怕,一技能也好了,拉開具體回頭就是一炮,接著二技能加大招,眼看荊軻反而要被反殺了。

書首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