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73章我要獨釣寒江雪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畫舫中充斥著一股淡淡的幽香味,似乎是某種花瓣釀製而成的,像極了女人身上的那種體香。

裡麵的陳設也很簡單,一張酒桌,下麵是兩匹毯子,四周掛著一些牆飾,環境挺情形典雅但又不庸俗,明顯能看出來此處主人還是有些雅致的。

桌子上擺著幾樣小菜,還有溫好的兩壺酒。

花映蓉坐在琴桌後麵正在輕撫著,向缺完全沒有任何姿態的斜著半躺在毛毯上,然後十分沒有形象的拿著酒杯湊到嘴邊之後,就仰頭一飲而儘了,喝的很痛快,不過略微有些不雅。

畫舫已經從朝天河開出去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向缺就自顧自的喝著酒,對方在彈著琴似乎在給他伴奏,一男一女相處的非常寂靜,而沒有任何的曖昧。

花映蓉麵孔上的白紗已經被摘下去了,真真的露出了一副可以傾國傾城的容顏,不過先前向缺隻是看了一眼之後就將眼神給收回來了。

談不上有什麼動心的地方,因為向缺的心裡已經裝下了不少人,他也再懶得往裡塞了。

麻煩,頭疼。

兩首曲子談完,花映蓉款款而來的坐到了他的對麵,主動拿起溫好的酒給向缺麵前空了的杯子倒滿,然後又給自己填上,花映蓉笑吟吟的舉起杯子說道:“一個時辰了,公子都未發一言,而且看起來這壺中的酒似乎也比映蓉更能討得公子歡心,您真是讓人心生挫敗啊”

向缺乾脆利索的繼續一飲而儘,放下酒杯說道:“不善言辭,不好意思”

花映蓉“咯咯”的笑了兩聲,有些嗔怒的說道:“不善言辭你還能作出一首水調歌頭?從你們男人嘴裡說出來的話,真是一個吐沫都不能信”

“作詩麼?很簡單的事情啊……”向缺忽然一扭頭看向了畫舫外,此時他們已經出了城池,四周的景象也有些荒涼了起來,畫舫所過之處是一片野外。

朝天河的岸邊,有一個穿著鬥笠的人正坐在河邊垂釣著,天上還在下著微微的小雨,向缺眨了眨眼睛指著酒杯說了一聲“滿上”然後依舊半躺著身子,說道:“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雨”

向缺的反應很快,最後一句讓他硬生生給刹住了,將那個雪字給換了過來。

這麼一來可就應景多了。

以向缺小本的文化水平,他似乎能信手拈來的,大概也就這麼幾首了。

江映蓉的眼睛裡閃爍著火花,小嘴微張“嬰寧”一聲就順勢向前倒在了向缺的身邊,眉目脈脈的說道:“公子真是大才啊,出口即來一首可傳天下的詩詞,真是羨煞了小女子呢……”

向缺歎了口氣,說道:“喝酒,喝酒吧。”

夜已深,河水微涼。

花映蓉看著已經空了的酒壺,就問向缺為何不去洗漱一番,向缺眨了眨眼睛看著她,張嘴就來了一句:“抱歉,我不勝酒力了”

向缺身子軟軟的滑到在毯子上,江映蓉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秒就進入熟睡中並且還發出了鼾聲的向缺,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天下才子都巴不得能成她的入幕之賓,現在倒是真來了一個,可倒好,這人居然被酒先給拿下了。

花映蓉幽幽的說道:“也不知道是我姿色不夠呢,還是你無心在此,真是鬨壞了我的一副好心情啊。”

往後多天,向缺都留在了畫舫上,不過讓江映蓉十分詫異和不解的是,這位向才子平日裡就隻是喝酒吃菜,偶爾還會趴在船外的欄杆上眺望朝天河兩岸,人卻很少說話,眼神裡似乎無時無刻的都在充斥著“寂寞”兩個字。

可你要是真寂寞的話,放著我這麼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在旁邊,怎麼就不撩一下呢?

花映蓉是頭一次升起了主動撩人的心思,有幾天晚上,她都刻意的將自己給喝懵逼了,然後不止一次的順勢倒在向缺的懷裡,但無一例外的是到了早上的時候,她睡在床上,向缺睡在地上。

衣衫很好,頭發都沒怎麼亂。

“是人家的姿色不夠麼?”這一天,花映蓉實在是忍不住了,又借著酒勁眼神可憐的仰頭看著向缺。

向缺說道:“你就當我是禽獸不如好了,這事情跟魅力沒有多大的關係,主要是我最近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在吃素,不進葷腥”

花映蓉:“……”

向缺確實無心此舉,隨著最近一段時日生活的平淡,他的腦袋裡早已沒有了雲山,向缺這兩個詞,他倒是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了一種返璞歸真的狀態。

我隻需要平常平淡一點就好了,我想要獨釣寒江雪。

這時候的向缺又忽然覺得,此時的生活像極了他前世退出江湖的那一段,整天裡什麼也不做就隻是和陳夏居住在陳家大宅裡,養花除草,散步做飯,美美的混吃等死著。

這天,畫舫順著朝天河逆流而上,進入了一處福地當中。

這處福地的城池很小,大概隻相當於是麻山洞的三分之一左右,人口似乎不過幾萬,出了城之後就是郊外還有田地,田地的旁邊建著幾棟木屋和草房,有人在田間勞作著。

向缺靠著欄杆,又習慣性的打量著河邊的景色。

忽然之間,向缺的眼神裡出現了一道身影,那是個穿著麻布衣裳,腦袋上紮著頭巾的女子,她正背著一捆柴火從田地裡走出來,然後來到了一棟茅屋前將柴火放在了地上,又拎著一個水桶走到一口水井邊。

這是很尋常的一幅畫麵,幾乎很多的鄉下都能夠看到這一幕。

但不同的是,看到的人則是不一樣的。

向缺緩緩的直起了身子,眼神木然的發直了。

眼前的畫麵很普通和尋常,但卻讓向缺如遭雷擊的愣住了,心裡就好像被重重的捶了一斧子,一下子就給砍成兩半了。

畫舫沿著水流河道正在向上遊劃去,向缺突然毫無征兆的就從船上飛了起來,然後落向了對麵的河岸,走向了那個村婦站到了她麵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