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77章回歸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蔡晨曦過世了,向缺早已知道這就是她最終的結局,當她的修為跌落回去之後就已經注定她的陽壽不多了。

但蔡晨曦卻從沒有想到過要重新修行,也許對她來講,之前的一句話其實說的很對。

“這是一段相對於完整的人生,和自己相愛的人走過了幾十個年頭,最後又在他的懷中死去,這就是一種品位到人生的幸福……”

向缺的臉上掛上了兩行淚珠,他忽然之間想起了很多,前世的時候陳夏離開似乎也是如此,兩人的境地都如出一轍。

走了她,剩下了自己。

向缺說道:“你太沒出息沒有追求了,因為你不知道人世間最難過的,就是生離死彆啊。”

你能說蔡晨曦不得道,不修仙是沒有追求麼,其實恰恰相反的是,她的追求在修行者當中絕大多數都是無法達到的,至少修行的人你連自己哪一天死,死在哪裡都不知道,而她卻可以安然的閉上眼睛。

向缺原本想將蔡晨曦的墓安葬在道界裡的,想著以後自己可以經常來祭奠,不過後來他想了想,就將墳放在了那處田地間。

這是向缺和蔡晨曦的人生,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結束,沒必要過多再追求什麼了。

在她的墳前枯坐了三天之後,向缺離開了這處福地,時隔幾十年開始踏入到塵世當中。

將近百年左右,他幾乎都在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可能連向缺自己都沒有發覺,他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有些人的改變是自己所感覺不到的,這當然不是外貌或者狀態的改變,而是由內而外的氣息所發生的變化。

往後向缺又開始了在洞天福地之中,另外一種的修行,走過山走過水,看遍整個世界,他仍舊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修行者,甚至很多很多年裡他的心中都沒有雲山宗三個字了。

有意思的是,後來沒過多久,向缺又偶遇了李秋子,兩人是在一座城池中相遇的,當時他們四目相對,對視了片刻之後,張嘴說出的第一句話居然如出一轍。

“你和以前不一樣了……”

向缺在渡劫後期,李秋子自從離開三清觀之後,不知這些年來經曆了什麼,也一並進入了渡劫後期。

所以兩人其實都在進行著感悟。

“原來我們竟然如此的相似,當年你我從始皇陵各自取走了一份天道氣運,再後來我們又先後進入了洞天福地,稍微有點不同的是,你成了雲山宗主,而我又叛出了三清觀,但最終我們又回到了同樣的起點,不知道你和我什麼時候能夠悟透這一步?”

向缺笑了笑,說道:“是不是竊取了天道氣運的人,想要從渡劫後期走過去羽化飛升都這麼的艱難,為什麼彆人飛升都不會如此的麻煩,而我們卻得要用近乎感悟一生的時間太能突破這個境界”

李秋子想了想,很認真的說道:“起點越難,就說明我們以後的成就會越大,這是好事,我聽說仙界是一個很廣闊的世界,其實和我們前世所了解到的有很大的不一樣,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兩個都很像,我們都喜歡探尋未知,這樣也會讓我們走的更遠和更高,這很好。”

“是啊,這是好事,前提是我們能夠飛升進入仙界”向缺伸手指著天,說道:“你說的很對,那裡確實很廣闊,有很多的神仙,有天仙,真人,金仙,還有聖人和大帝,他們擁有無儘的生命還有難以想象的神通,我們一定會再次見到和前兩世不同的世界。”

“一定的”

“再見?”

“再見!”

向缺和李秋子之間所說的再見,是以後真的可以再見,這兩個人同樣都對自己的羽化飛升充滿了無限的希望,所以他們以後一定會在仙界再見的。

忽然之間,向缺和李秋子同時抬起頭。

不知何時,在他們的頭頂,凝聚出了一簇的陰雲。

這朵陰雲很小,離遠了看不過巴掌大,就在兩人頭頂的上空,但他們突然都擰起了眉頭,因為他倆明顯感覺到,在這朵陰雲中所乍現的天劫力道。

他倆之所以熟悉,是因為他們進入洞天福地之時所麵對的天劫也是如此,再見到自然會非常的熟悉。

李秋子的眉頭挑動了一下,笑道:“你的還是我的?”

向缺略微頓了頓,點頭說道:“是我的”

向缺已經感覺到了自己體內一股蠢蠢欲動的力道,但他卻沒有多大的懼怕或者畏縮,這一點其實和很多人都有所不同,洞天福地中多數的修行者在麵對天劫的時候,首先想著的是該如何的壓製。

但向缺卻說了一句,你總算是來了,我已經等你好久了。

“好,到時你先走走一步,我隨後再過去……”

李秋子說完,身影瀟灑的和向缺擦肩而過,他知道不過是向缺來的稍微快了一點而已,他自己早晚有一天,也是要麵對這一劫的。

人間曆程百餘栽,向缺終成大道。

“叱!”

從城池中出來,向缺開了道界,鯤鵬頓時從中展翅而出,一下子就衝到了九天之後,撲扇著翅膀在雲層當中徘徊了一圈之後,就一頭衝了下來,向缺躍到鯤鵬背上,抬手指著一個方向,說道:“走!”

鯤鵬瞬息千裡,一閃即逝。

於此同時,道界關閉,其中是唐寧玉和喬月娥震驚的一雙眼神,兩人自然看到向缺如今的狀態,知道他要得償大道,羽化飛升了。

唐寧玉收回眼神,驚愕的說道:“似乎和我想象的有點不太一樣?”

喬月娥說道:“我也沒有看懂,誰知道這百年來他都經曆了什麼,這個人向來劍走偏鋒慣了”

喬月娥頓了頓,又隨即歎了口氣,說道:“鬼知道,他居然連我的天道法則都能給拓印過去,現在再搞出什麼不可理解的東西,其實……也算正常吧。”

鯤鵬展翅而過,一路千裡,前方出現了一片大漠,再往後一片苦寒地綿延而出。

向缺回到了末路山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