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78章一路裝到底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回到末路山見到老道和餘秋陽的時候,向缺似乎才有一種自己被找回來了的感覺。

這兩人是屈指可數的,能讓向缺回歸本性的人。

師徒三人,坐在小院裡,就是曾經向缺剛到末路山所生活的那個院子。

祝淳剛和餘秋陽看著向缺先是難免的歎了口氣,然後臉上才掛上了感歎的表情,他們都知道向缺要比師傅和師叔先走一步了。

這就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最佳表率,然後向缺又非常傲嬌的補了一刀。

“你們也不至於這麼驚訝,如果沒料錯的話,在刑天帝道場裡的大師兄,走的可能比我還要遠,也許等我再見他時,師兄已經可以拉下我好幾個台階了,不過等我到了仙界的話,再追上他也不會太費力氣的,但我希望師兄更牛一點,畢竟到時候我可以享受被嗬護的感覺!”

餘秋陽淡淡的說道:“你倆不錯,很好。”

相比於餘秋陽的平靜,祝淳剛就感慨頗多了,頗有種要老淚縱橫的感覺,說道:“遙想當年,你們被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起來,到如今幾百年過去成就可嘉,實感讓人欣慰啊”

向缺臉頓時耷拉下來,無語的說道:“我去古井觀的時候都已經能自力更生了好不,我拜托你彆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行麼,教會了徒弟餓死師傅,你倒是有點上進心啊”

祝淳剛斜了著眼睛說道:“我歲數大了要功成身退了行不行?所以你努努力,等去了仙界好好混著,混好了你好罩著我們啊。”

“嗬嗬,老道啊我從你這彆的優點倒是沒學到什麼,不過說來,臉皮的厚度我倒是非常完美的承接了你的衣缽,你確實該挺欣慰的了……”

餘秋陽聽著兩人的拌嘴,就很煩躁的皺眉說道:“你回來是乾什麼的?有事說事,沒事跪安,還有……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向缺看了眼天上似乎每時每刻都在增漲的雷雲,說道:“我想做一件大事再走,雲山宗主的名頭還不足以讓我在洞天福地中青史留名,我需要用一件大事來讓後世的人都記住我,既然來了洞天福地,總歸得要留下點什麼才行,不然人生未免太枯燥了”

老道歎了口氣,說道:“你挺飄啊……”

向缺沒有再說話,蹲在地上伸手劍氣一根樹枝,然後開始勾畫起來,老道和餘秋陽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其實跟向缺根本就不是在一個層級上的了,這麼多年以來向缺始終都在東奔西走著,很少有靜下心來潛心研究的時候。

但他倆則就不一樣了,餘秋陽和祝淳剛在末路山中幾乎很少出去,除非是末路山出外巡視的時候,剩下的絕大多數的時間他倆都是留在這裡的,除了修行也在捅咕些彆的方麵的東西。

比如古井觀最賴以支撐的根基,風水法陣。

末路山中懂得此道的高手業已不少。

半個時辰之後,向缺勾畫完時地上已經出現了不少繁瑣的線條,他看著兩人說道:“我這些年閒來無事時,一直都在構思著一件事……這是兩座風水陣,左邊這一座是我在大商皇城時,從顏家老祖那裡偶然得來的一座可以屏蔽仙人氣息的大陣,他也是由此而讓自己的一縷分身留在了洞天福地”

“右麵這個你們肯定都知道的,這用來遮掩天機的……”

以來人的造詣,在向缺解釋完之後,他們瞬間就體會到了他的心思,餘秋陽擰著眉頭說道:“你是想在渡劫的時候,讓自己身處在一座風水陣裡,從而平添渡劫的幾率?”

向缺點頭說道:“師叔你隻說對了一半,不隻是我,我希望以後能有更多的人可以在渡劫的時候將幾率徹底給提升上來。”

因為有仙界乾涉的原因,洞天福地渡劫的人成功的並不是太多,最近這幾千年來就更是鳳毛麟角了,所以現在搞得很多渡劫後期的強者都是談渡劫而色變的,除非是最後實在壓不住境界了,才會勉為其難的去渡天劫。

想要渡劫成,基本上都是從兩手來做準備的,如果渡劫之人所在的宗門底蘊深厚又非常強勢,那就會舉全宗之力而把人想方設法的給送上仙界,要麼就是去尋找一些天材地寶來為自己所用,爭取在渡過後麵幾道天劫的時候能有加分的地方。

而由於向缺,餘秋陽和祝淳剛他們都是過來人了,自然是深知此道的了解的地方有很多,所以向缺這次回到末路山就是來和他們研究,打造出一座可以讓渡劫輕鬆一些的風水陣。

要不是向缺手裡有著顏家老祖那個可以屏蔽仙人氣息的法陣,向缺估計也不會有這方麵的想法,但有了這個就不一樣了。

因為古井觀中還有一座可以遮掩天機的大陣,這個遮掩天機其實說白了就是在欺天,然後來達到瞞天過海的程度。

向缺的腦袋裡已經有一些雛形了,但是構思方麵卻不是很完善,那有餘秋陽和祝淳剛摻和進來的話,結果肯定就不一樣了。

師徒三人聯手的時候不多,主要是這三人性子都比較懶散,但一旦他們要是認真起來的話,估計就得一路火花帶閃電了。

祝淳剛還問過向缺一個問題,如果這個大陣真的能打造成了的話,誰來當這個小白鼠,畢竟其不穩定性是肯定存在的,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不一定吃出好吃的味,而完全有可能會被螃蟹一剪子給夾死。

“當然是我來了,我要為後人開創一條康莊大道,那就乾脆好事做到底,這個擔子我來挑,這個險我來冒!”向缺鏗鏘有力的說道。

祝淳剛嗬嗬一聲冷笑,說道:“說人話行麼?”

“這麼好的一個千古留名的裝比機會,我怎麼可能讓人搶了我的風頭?那絕對是不允許的……”向缺背負雙手,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聲音高亢而淒涼的說道。

千古留名那是一定的,但人若是要死了,死名又有何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