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381章 雲山南似錦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向缺這一劍輕鬆寫意,半口氣都沒有喘,你甚至可以品出來他都沒有出全力,光從這一點上來看的話,他的天賦是不錯的。

向缺送回青山劍,背著生輕聲說道:“各位師兄,我夠格麼?以我的天賦,將來在雲山宗是必然要大放光彩的,真傳無疑,所以還想請各位通融一下,我先走一步,嗬嗬,畢竟把時間無休止的浪費在拍隊這種事上麵,實在是太不值得了。”

六峰的弟子紛紛皺眉,目光全都落在了丁真的身上,這次考核弟子入門就是以他為首的,丁真沉吟半晌後,張嘴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向缺身後等著加入雲山宗的人群裡,忽然間不禁有人歎了口氣,似乎顯得有些頹喪,不光倒也有不少人露出了豔羨的目光。

此人雖然狂妄,但本事畢竟還是有一些的。

向缺說道:“我叫向平!”

丁真回過頭,朝著身旁的弟子說道:“記錄一下,向平此人這一屆宗門弟子選舉不予錄用,以後曆屆雲山再選弟子,請酌情處理……向平,品行不端恃才傲物,不適雲山之風!”

圍觀的人群頓時一片嘩然,滿是不解神色,以這個向平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加入雲山是必然要大放異彩的,以後前途絕對不可限量,但沒想到雲山居然會不要?

向缺眯著眼睛笑道:“這位師兄,你這麼做是何故?以後我若是進了雲山肯定會被重用的,哦對了,我忘記和你說了,我和你們青山峰關山主有舊,是他允我前來的,你就不同通融一下?非得要將我攔下來?要知道,你放棄了我這麼個優秀的弟子,並且我還和關山相識,你難道不怕宗門怪罪下來?”

丁真很平淡的看著他搖了搖頭,說道:“我承認你的天賦是很不錯,可能要算這一屆弟子當中最優秀的了,但有一點不得不說的是,雲山注重修為天賦,但更注重弟子品行,你恃才傲物,不知何為尊重,品行道德方麵還有欠缺,你這樣的弟子加入雲山宗,非我雲山之幸,再一個……”

丁真昂著腦袋,傲然說道:“我雲山優秀之人大有人在,還差你一個麼?我放棄你一人,寧可去選擇那些品行端正的弟子,沒什麼不值得的”

丁真的話音一後,後麵大把等待加入宗門的弟子,眼神頓時就熱切起來,雲山風骨果然不錯。

向缺笑了笑,意味深長的點頭忽然問了一句:“雲山執法堂,還是陳亭君黨政麼?”

丁真愣了下,嗤笑道:“你哪怕就是和律座大人有牽扯,我也照樣會向上麵稟報一句,你品行不端!”

“你要好起來了……”向缺朝著他點了下頭,身子忽然騰空朝著雲山內飛去,身影直接就掠過了山門,雲山弟子瞬間大驚,有人張嘴高聲喊道:“敵襲!”

丁真正要抬手示意身旁雲山弟子出手,但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表情頓時大變,然後不可置信的就呆愣住了。

雲山有大陣,除了在山門處得到宗門允許才能進入山中,但卻斷然是不能在雲山宗內禦氣而行的,就更彆提向缺是在山門外直接飛入雲山宗的,哪怕是六峰的峰主也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護山弟子聽到敵襲的聲音過後迅速趕來,但向缺這時的身影已然成了一個黑點,即將消逝在青山裡,隨即一道幽幽的聲音傳了過來:“丁真今日晚間去找律座陳亭君,加入執法堂帶隊,陳亭君若是問起,你就說是我說的……我叫向缺,也曾經叫過向平。”

丁真和身旁的幾個弟子腦袋裡有那麼一瞬間是出現了宕機狀態的,因為他們還沒太反應過來向缺這個名字意味著的是什麼,畢竟丁真當年加入雲山宗的時候,向缺就已經離開宗門一直未歸了。

倒是山門外有人喃喃的嘀咕了一句:“雲山宗主不是叫向缺麼”

青山湖旁,向缺很欣慰的朝著南似錦說道:“我們老家有一句話是形容人的,說是一茬不如一茬,但是在雲山宗我似乎並未看到這一點,之前在山下我看到個很有意思的弟子,叫丁真……”

向缺不是在扮豬吃老虎的玩什麼惡趣味,閒來無事的調侃一下宗門裡的弟子,其實他很想知道,自己離開的這百年時間裡,雲山怎麼樣了。

現在看來,雲山宗似乎很好,南似錦打理的很好。

南似錦坐在向缺的身旁,身子緩緩的靠了過來,輕聲說道:“你回來我本應該高興才是的,但不知道為何,我的心裡忽然就惴惴不安了”

向缺伸手摩挲著她的臉龐,說道:“女人的直覺總是可怕的嚇人,明明我什麼都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做,但你們卻偏偏看的非常明白”

南似錦仰頭問道:“我們是誰?”

“顏如玉和黃早早”

南似錦沉默不語,向缺平日裡皆不會平白無故的去見這兩人,除非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但現在的洞天福地能有什麼大事?

向缺的手仿佛春風一樣拂過南似錦的臉,他忽然間感覺自己的手掌間溫度有些涼了下來,再往下,手指間又濕潤了不少。

向缺沒有低頭,說道:“總會有這一天的,誰都知道我不可能安心的留在洞天福地,很早以前我就和你說過的,趙平和房柯一定要出來的,所以我得先走一步”

南似錦眨了眨眼睛,眨掉了晶瑩的淚珠,說道:“我知道,但我就是舍不得,我一直以為當雲山穩定了之後,你能和我一直陪著,相濡以沫到老的”

“在天上也可以的,換個環境我們一樣可以相處的,做一對神仙眷侶?”向缺看著南似錦笑的好像和花一樣。

南似錦笑得跟吃了蜜一樣,但卻幽幽的說道:“誰又能知道,我能不能飛的上去呢?”

向缺笑了,很是意味深長的說道:“說點高興的事吧,將張恒恒他們叫過來,我要說一些事情。”

“好……”南似錦點了點頭,隨後傳訊,片刻之後向缺的幾名弟子全部趕了過來。

上一章 目錄 書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