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126章 我放出來的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無論網絡各方意見如何,但相應的法律流程還是要走的。

鄭域親自推動,以安格斯死亡一案為核心,推進各種程序,要迅速將陳鋒殺人事件板上釘釘的敲定下來。

但,就在案件飛速推進之時,武委會會長鐘旭在此刻突然發生了。

他直接在網絡上召開了一次現場直播,將安格斯欺辱周紅事件,以及這段時間,安格斯、喬尼亞等人的各種不法行為和相關證據,全都擺了出來,在網絡前展示給上億的觀眾。

至於鄭域親自關注推進的陳鋒擊殺安格斯一案,鐘旭更是請出了著名歌手宋熠,親自解釋說明當時的情況。

最終,一場直播下來,有關陳鋒的討論和爭議,在網絡上又開始洶湧了起來。

亞伯拉罕的粉絲等人,還是堅持認為陳鋒是凶手,必須要殺人償命。

而反對者則認為,陳鋒擊殺安格斯,是被動情況下的被迫自衛反擊。

至於其他幾人,都沒有切實證據,就更談不上定陳鋒的罪了。

一時間,爭論不斷,雙方吵得不可開交。

不僅是民間網絡上在吵,官方層麵上,安全部內部,這幾日接連開了十多場會,也爭吵不斷。

這一日,又是一場會議。

會議室內,氣氛一片肅然,鄭域滿臉嚴肅,表情陰沉。

對麵的鐘旭,同樣麵色凝重,一臉冷色。

大法官擔任了這次會議的臨時主持人,掃了一眼,確認人員都到齊之後,他咳嗽了一聲,宣布會議開始,“人到齊了,會議開始了。”

“今天我們要討論的,仍舊是陳鋒擊殺安格斯一案,他是否有罪!”

話音剛落,鐘旭直接出聲道:“證據已經十分明顯了,陳鋒的行為是正當防衛,絕對不是犯罪,我堅持認為陳鋒無罪。”

對麵的鄭域,冷哼一聲,馬上出聲了:“鐘會長這話未免太偏頗了,安格斯最多隻是譏諷兩句,那陳鋒就直接動手殺人了,這也算正當防衛了?”

“我看是鄭校長這話才偏頗了吧!什麼叫隻是譏諷了幾句,當時安格斯都準備對宋小姐動手了,若不是陳鋒及時趕到,宋小姐也要被那安格斯侮辱。”

“難道,鐘會長覺得之前周紅被辱的事情不夠,還要多發生幾件嗎?”

提到周紅的案件,不僅是鄭域,其他座位上的慕雲曦、李振天等人,表情一下也冷了下來,麵色有些難看。手機端:

因為,這件案子,被鐘旭將各種細節捅到了媒體上,直接曝光開來,可以說已經是人儘皆知了。

當時欺辱了周紅的安格斯,在華夏武道聯盟高層的乾預之下,最終沒有受到任何處罰,反倒是被辱的學生周紅,事後被她所在的武道學院處罰,最終自己退學離開了武校。

雖然曝光也無法改變結果,但卻讓無數民眾對武道聯盟高層產生質疑和反對,鄭域等人也受到了不少懷疑,甚至是辱罵,使得他們的名譽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所以,此刻鐘旭提到周紅的事,顯然就是要用這來警告鄭域。

鄭域麵沉如水,瞪向鐘旭,道:“今天討論的是陳鋒的案子,鐘會長還是不要扯其他的為好。”

“反正,我堅持認為陳鋒有罪!”

“我堅持無罪!”

………隨後,雙方又是一番唇槍舌劍,你來我往,各自述說著自己的理由,但卻誰也無法說服誰。

坐在主持位置上的大法官,眼看繼續這樣下去,又是一場無休止的爭吵,於是拍了拍桌子,出聲道:“繼續這樣無謂的爭吵,沒有任何意義。”

“我看,還是投票表決吧!在座的各位,一人一票,最後票數多的獲勝。”

“我反對——”鐘旭聞言,麵色一白,馬上出聲反對,因為他知道,一旦進行投票表決,他不可能獲勝。

不過,他還沒說完,大法官直接沉聲打斷了鐘旭的話,“鐘會長,這件案子已經拖得夠久了。

米國和雷霆殿那邊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了,再繼續拖下去,無論是對誰,都沒有任何好處。”

“可——”鐘旭還想辯解。

但大法官直接搬出龍長瑜,將他的話壓了回去,“這是龍會長閉關前定下的方案,遇到重大事件無法決定的,投票進行決斷。”

頓時,鐘旭無話可說了。

然後,投票進行。

結果,毫無疑問,支持鄭域的觀點,認為陳鋒有罪的,占了大多數。

支持鐘旭,認為陳鋒無罪的,隻有他自己。

另外還有幾票棄權的,已經無關大局了。

計票結束,大法官咳嗽了一聲,道:“投票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既然如此,陳鋒有罪,擇日宣判。”

“這不公平,我反對——”鐘旭急忙出聲。

但鄭域等人,卻根本不理會他,直接轉身離開。

眼看結果就要定下來,陳鋒馬上就要被判定有罪,進行宣判處罰。

就在此時,忽然砰的一下,會議室大門,一下被撞開了。

一個人影,出現在會議室門口。

屋內眾人定睛一看,隨即麵色大變。

“你怎麼會在這?”

“他怎麼出來了,來人,快抓住他!”

………不僅是鄭域等人驚訝,就連鐘旭,此刻看到人影,也是一臉震驚,因為站在會議室門口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會議室議論的焦點陳飛。

“陳——陳鋒,你怎麼——”陳飛環顧一周,沒有出聲,而是走進屋內,在鐘旭身邊坐了下來。

鄭域滿臉怒容,瞪著陳鋒,厲聲喝道:“陳鋒,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越獄。

這是死罪!”

“鄭校長,誰說我是越獄出來的,你這麼說,那可是汙蔑啊!”

陳飛淡淡笑道。

鄭域沉聲道:“陳鋒,這個時候了,你還在狡辯!如果不是越獄,你是如何出來的?”

不等陳飛回答,一個清亮而威嚴的女聲,在門外響起,傳入到了會議室內,“陳鋒,是我放出來的!”

隨著聲音,一個人影,踏步走進了會議室。

屋內眾人的目光,隨之落到了來人身上,目光聚集,打量了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