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心理評估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平民葉聽白申請精神評估。”

葉聽白神情憔悴的站在一個鏽跡斑斑的機器麵前,緊接著他把自己的身份卡插進了機器裡,在這機器之後,是一座氣氛壓抑的醫院,或許能稱做醫院,儘管這裡門庭若市,卻非常的安靜,就像所有人都啞了一樣。

【葉聽白、平民、曆史精神汙染度為5,上次精神評估為23天前,不符合正常程序,請說出需要額外心理評估的理由】

“我感覺自己精神異常。”

那機器停滯了幾秒,就連聽到這話的人群都驚訝的朝他看了過來,像是被恐懼傳染了一樣,所有人全都退避三舍,走路都要繞過他。

【請確認,理由為精神異常】

葉聽白麵無表情的選擇了確認,緊跟著醫院裡走出一個滿身鐵甲的人來到葉聽白身後,他的手裡拿著武器,槍口一直指著他,葉聽白被他帶著來到了二樓。

這期間兩人沒有任何交流,因為葉聽白知道不需要交流,這身後的根本不是人,隻不過是個兵器而已,一個隻會戰鬥的冰冷機器,隻要葉聽白有任何過激舉動,都會被毫無猶豫的殺死。

二樓,精神汙染測定室(高級)

葉聽白一個人推門而入,房間內有一個頭發亂糟糟的中年人,嘴上滿是胡茬,有些不修邊幅的樣子,他躺在自己的沙發椅上,喝著咖啡,看著報紙,悠閒的很。

中年給葉聽白指了指旁邊的機器,眼睛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報紙,隨意的說道。

“知道怎麼用吧,自己測。”

葉聽白雖然是第一次來這個房間,但也經常使用類似的機器,倒也還算熟悉,他把自己的手指伸進一個小孔內,一陣刺痛傳來。

第一步取血。

機械的報告聲再次傳出,這次卻是詳細的多。

【葉聽白,平民,無不良記錄,職業為記者,為人風評良好,精神汙染可能性為:極低】

【生活近況,十日前請假回家休息,至今未曾複崗,判定為異常】

【即將進行精神汙染測定,請儘量克製】

緊跟一個金屬罩子徹底把他包圍,葉聽白則是像要被處刑一般,緊皺眉頭。

五分鐘後,葉聽白麵色發白,整個人就像從水裡剛出來一樣,扶著牆壁,顫悠悠的從機器裡走出。

【測定成功,恭喜您,您的精神汙染度為0】

“0,怎麼可能,竟然是降低了?”

就連葉聽白身後那中年聽到這結果也是驚訝的抬起了頭,這年頭精神汙染度0的可不多見,尤其是按照記錄,他的精神汙染度在一個月之內從5降低到了0,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中年直起身子,像是對他來了興趣,看了看葉聽白,又低頭看向麵前的電腦。

“葉聽白,申請額外心理評估的理由是自覺精神異常,你為什麼會感覺自己精神異常?”

葉聽白坐到中年的麵前,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我發現了另外一個自己,他在操控我的生活,甚至還能和我說話,已經十多天了,我被他逼到要崩潰了。”

“這裡記錄你曾經在一個地下心理診所就醫過,他給你的診斷是人格分裂,並且給你開了特效藥,不管用嗎?”

葉聽白聽到這話,瞳孔微縮,像是有些害怕。

“我去地下診所”

那中年也是非常會察言觀色,馬上打斷說道:“你放輕鬆,我們這裡跟裁判所沒關係,就算你殺人了,你也可以放心跟我說,我這裡隻負責你的精神。”

“那藥,我吃了,副作用極大,但卻並沒有影響到他。”

“你有沒有考慮過,都是幻覺,某些特殊的癔症,其實根本沒有另一個你?”

葉聽白早就聽慣了這種質疑,在地下診所時那大夫也是不信的,最後葉聽白沒了辦法,才在自己的房間裝下了攝像頭,二十四小時監控,為了獲得一些關鍵的證據。

葉聽白拿出手機遞給了中年。

視頻中的時間正是深夜,葉聽白正躺在床上,呼吸很輕,看起來正在熟睡中,可突然,他睜開了眼睛,不是人醒來緩緩睜開眼睛那種樣子,而是猛然睜大雙眼。

他坐起身,伸出自己的右手放在眼前翻來覆去,接下來的事情更是讓人毛骨悚然,葉聽白把自己的右手旋轉了一百八十度,視頻能清晰的聽到骨骼錯位的聲音,他的手腕在以可見的速度腫脹。

他似乎玩夠了,又把自己的手腕給掰了回去。

類似的視頻還有三個,每次都是睡夢中,葉聽白才會被另一個自己控製,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葉聽白對著中年伸出自己的右手。

“重要的是,我的手第二天,是完好無損的,沒有受傷。”

老頭的臉色已經變了,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隨意,他抓起葉聽白的右手翻來覆去看了很多遍,確認它沒有受傷,又對著電腦申請了一遍視頻真偽測定。

“這應該是高度異化才有的能力,可你為什麼精神汙染度是0。”

精神汙染是這個世界每個人都在恐懼的東西,這個概念已經存在了幾百年,課本上的解釋是:世界存在一種特殊的汙染源,我們生活在這個空間中很容易被汙染,一旦精神汙染度過高,人就會出現異化,變成沒有人性的怪物,而這些怪物會被無情的獵殺。

中年遞給葉聽白一張名片,上邊隻有一個名字和電話號,名字是司幼序。

“你這種情況我沒見過,一般即便是普通的心理疾病也會伴隨精神汙染,而你卻是0,你可能不懂0是什麼概念,隻有剛出生的孩子,才可能是0,精神汙染可能很低,但絕不可能是0。”

葉聽白有些摸不清頭腦,自己這病有點嚴重?

司幼序又給葉聽白寫了一個地址,城南金宵大廈三層202,看到這個地址,葉聽白下意識的說道。

“城南鬼樓?”

“你竟然知道這裡?”

葉聽白:“你也知道,我是做記者的,知道的事情肯定會多一些。”

葉聽白並不是普通的記者,他更像一個寫小說、編故事的人,他的工作是為津南周刊裡的異聞雜說編寫故事,內容必須得亦真亦假,太假了會被罵了,太真實了又沒吸引力。

書首頁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