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主文野]開局給魏爾倫戴了頂綠帽子》BY魚危

麻生秋也x蘭堂(讓·尼古拉·阿蒂爾·蘭波)

***

第一章

我受夠了當老實人,應聲蟲。

這輩子,我想撒謊,儘我所能的撒一個彌天大謊。

——麻生秋也。

……

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麻生秋也在興奮過後,一陣迷茫,意識到自己失去了什麼。

他記得每一件事,卻記不清楚上輩子的家人和名字。

如同轉世就喝了半碗孟婆湯,懵著臉就來了。他隻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應屆畢業生,沒有經曆過大風大浪,擁有一份不錯的實習工作,平庸的活著,睜眼閉眼間就出現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

當看見港口黑手黨的五棟大樓的時候,他的心臟差點跳出了嗓子眼。四周沒有一個說中文的人,他莫名精通了日語,這才靠粗淺的演技弄懂了自己成為了一個日本人,一個父母死在黑手黨爭鬥裡的孤兒。

一刹那,他知道自己脫離了乏味卻安全的人生。

新的生存危機到來。

如果說他智商高超也就算了,天才在哪個世界都有混得開的本事,問題是他自認是一個中等智商的人,比上不足,比下……勉強有餘,一旦穿越到妖孽輩出的二次元的世界,瞬間遭到降維打擊。

用眼計牌,辦不到;挑唆人心,辦不到;手搓核彈,更辦不到;彆說是走上人生巔峰,他連玻璃和肥皂該怎麼製造都表示不清楚。

這是正常人會去死記硬背的知識點嗎?!

麻生秋也提心吊膽的理由很簡單,他已經認出了自己穿越到了哪裡,這裡是日本第二大城市橫濱市,自己剛加入的組織叫做港口黑手黨,組織高層皆是異能力者,非異能力者發生什麼生命意外都不足為奇。

不錯,是動漫《文豪野犬》!

這個世界對混黑的普通人一點也不友善啊!

這具身體十六歲,是港口黑手黨新加入的底層成員,而以後同樣十六歲的太宰治是什麼級彆?準乾部,非走後門的那種,是實打實靠手腕混上去的頂尖人才,用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去死的領導。

“十六歲的我……”麻生秋也抬起手,掌心紋路細細密密,勉強有一層練槍的薄繭,“真像是一個在背景板上跑龍套的人。”

“完蛋。”

“一個星期了,還是沒有覺醒特殊力量。”

他的手掌握緊,指骨發白,說出喪氣至極的話。異能力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穿越者再特殊,也無法讓這個世界的規則對你網開一麵。

衛生間的鏡子之中。

黑發黑眼,神色陰鬱的秀麗少年臉上一片茫然,那雙眼睛充斥著灰暗與失望,看著鏡子如同看著虛幻的世界,找不到生命的焦點。要是他纏上繃帶,披上高檔外套,沒準可以當場模仿一把太宰治。在他看來,大概僅有這張臉符合二次元的標準,顏值非常能打。

長得好看有用嗎?

他沒有異能力,或者說“暫時”沒有感覺到異能力的存在。

這一任黑手黨首領、下一任、甚至下下任黑手黨首領統統是看能力的人,這樣要他如何在傷亡率極高的港口黑手黨活下來?

他要怎樣才能活得意氣風發,不枉此生?

“係統?”

“外掛?”

“金手指?”

“聊天群?論壇?”

“主神?大光球?”

“天使,惡魔,妖怪,精靈,神明……什麼都無所謂,我隻想要一份穿越者的力量,活到劇情開始的那一天啊……”

麻生秋也無法克製心中的焦躁,猛然一拳打向鏡子,用儘心中薄弱的決心!鏡子中間裂開,拳頭撞在牆壁上,破碎的玻璃渣深深的紮疼了他。

這種連綿不絕的刺痛把他從做夢中喚醒過來。

【你上輩子就是普通人,又為何覺得這輩子就能擺脫局限性呢?】

【傻了吧。】

【異能力者九成九是天生的力量。】

【剩下的一成,也與你無關,他們皆是人中龍鳳。】

黑發少年半蹲下身,在父母遺留給他的公寓裡悶悶地笑了起來。

“再來一世,還是如此平庸的資質嗎?”

“太……令人不甘了。”

都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自己能靠一場穿越就變成那樣的人嗎?

一年之後。

麻生秋也十七歲,在港口黑手黨依舊是小嘍囉一名,槍術基礎約等於零,體術剛入門,好在他已故的父母是港口黑手黨的人,多多少少為他提供了一些資源和庇佑,不至於成為蠢萌的新人被老人欺負。

原主本來是有上學讀書的機會,但是父母去世,原主無心讀書,為了自保,一時糊塗地加入後就沒有了。

因為——原主把命和未來賣給了這裡。

他沒有辦法責怪原主的愚蠢,那樣隻會顯得他更加愚蠢,想要獲得什麼就要付出什麼,這樣的道理不是單純的嘴巴上說一說的。以後他就是麻生秋也,麻生秋也做過的事情就是他做過的事情,不存在推卸責任,他要沿著這條路走下去,不讓自己成為沒機會出場的炮灰。

港口黑手黨老前輩們的聲音打破幻想。

“秋也!不要偷懶,去把收到的保護費寫一張清單出來!”

“是……”

麻生秋也忙得團團轉,直到晚上才能歇口氣。

這幾年,港口黑手黨算是達到了早期的巔峰,確立了橫濱市黑手黨龍頭老大的位置。尚未發瘋的現任首領雖然手段殘暴,但是身體安康,理智沒有掉線,離發展成滿口“殺殺殺”的瘋子首領的時間線有著七八年之久。

沒有森鷗外,沒有太宰治,連尾崎紅葉也沒有,完完全全的原著劇情之前的空白階段,想要生存就要拚命融入港口黑手黨。

晚上七點,今天不用值夜班的麻生秋也總算能順利下班,他揉了揉胳膊,沒有力氣再去訓練基礎的體術,臨走時,他眼尖地對一位從港口黑手黨大樓裡走出來的上級領導打招呼:“廣津先生,晚上好!我下班了。”

一身西裝的廣津柳浪身形英挺,是一個外表優雅的中年男人,氣質斯文,對組織內部的人態度不錯,聞言對他禮貌地頷首。

“麻生君,晚上好。”

能令對方記住自己的姓氏,便是麻生秋也一年來的努力。

麻生秋也的父母與廣津柳浪沒有多深厚的交情,不存在廣津柳浪含著淚抱住自己,向自己保證未來會照顧自己的情節。他的運氣沒那麼好,能做的就是自己去拉近關係,每天記得打招呼。

這位廣津柳浪先生是現在的港口黑手黨的十人長,未來的百人長。

嗯,妥妥的高層骨乾。

麻生秋也耍寶般地敬禮:“廣津先生就是我向前進的道標!”廣津柳浪今年三十一歲,離武偵宰的劇情相差了十九年,離森鷗外上位的劇情相差七年,這位老前輩是他在港口黑手黨確定劇情時間點的道標。

畢竟,這人會活到五十歲,見證波瀾壯闊的未來。

廣津柳浪直言道:“快去休息吧。”

他知道對方是在討好自己,也安心理得,畢竟他年齡比對方大了一圈,又是港口黑手黨有數的異能力者,看見有潛力的晚輩也願意提攜一把,前提是……這個麻生秋也能夠展現出自己的能力。

麻生秋也笑了笑,要走的時候,突然大著膽子說了一句。

“比起麻生君,我更喜歡被廣津先生喊秋也君。”

“呃……”

“我會爭取做到的。”

黑發少年踩著皮鞋,蹦起來比了一個“yes”的手勢,迅速離開,不留下過分拍馬屁的印象。

廣津柳浪愣神,搖頭笑道:“這個小鬼。”

比其他人有特點和衝勁。

書首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