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三章

經過酒局,港口黑手黨的同事們或多或少知道他要脫單了。

麻生秋也開始改變日常的行為舉止。

他花錢買高檔的男士香水,佩戴腕表,把自己襯托得更有格調。他的行為是成功的,搭配他的容貌和對未來幾十年的審美,即使得知他馬上要有“女朋友”了,仍然有彪悍的黑手黨女士對他拋媚眼**。

他全部拒絕了。

想騙他出去花錢,消耗自己結婚的老婆本?不可能的。

又一次,麻生秋也抱著法語書籍和菜譜走出了書店,轉身進入了精品百貨超市,挑選了法式的床上六件套。

結賬台的小妹看著這個價位的床上用品,失落道:“先生要結婚了嗎?”

麻生秋也不是頭一回來這家店,倒是沒想到被對方記住了。

“也許吧。”

黑發青年不笑的時候,雙眼偏向細長,有幾分丹鳳眼的趨向,一旦展顏笑起來,親切開朗,衝散了容貌帶來的疏離感。

港口黑手黨公認的好皮相,外交型人才。

“對了,你知道橫濱市哪家買鑽戒的店……設計款式比較好?”

他摸著下巴,不太好意思地多問一句。

結賬台的小妹更傷心了。

“不知道,謝謝。”

問一個單身女孩在哪裡買鑽戒比較好,太紮心了啊!

麻生秋也回到距離橫濱租界不足百米的家。

推開門前,他會檢查門縫上的頭發絲,確定自己的家裡沒有外人進入。

不怪他這麼小心。

缺乏反偵察能力的他能做的就是學習電影和動漫,把自己的破綻降低到最低的程度,不讓任何人發現他在與“不存在”的人交往。

“蘭堂,我回來了。”

他對空蕩蕩的房子說道,與自己的幻想談情說愛。

吃過晚餐,麻生秋也坐在書桌後,繼續昨晚沒畫完的部分,他在給黑白的線條加深陰影和輪廓,繪畫出動漫裡出現沒多久的年輕蘭堂。這張畫像會成為他認識蘭堂,並且有著一定了解的鐵證。

畫技是青澀的,偏向漫畫風格。

他儘力地去完成心目中捧著一本書的“詩人”蘭堂。

最後。

他給蘭堂的眼睛上色的時候,拿錯了筆,繪上了高盧人的藍色眸子。

仿佛是玩笑一樣,麻生秋也又拿起了金色的筆。

畫成型了——

上麵的男人赫然有著金色長發,藍眼睛,無形中印照了現實中盛讚的“太陽之子”、“羈風之人”、“通靈者”的法國超現實主義詩歌的鼻祖。

他美得光輝燦爛,放浪而傲慢,破開了文野世界的陰霾。

【獻給我心中的你。】

……

港口黑手黨本部,負責港口外貿生意的翻譯家來到了橫濱的港口,海風吹得有一些發冷,一名同事眼尖地找到麻生秋也身上黏著的長發。

“你的襯衣上有一根頭發,麻生君!”

“啊。”

麻生秋也取回來,看了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發絲長而卷,光滑柔軟,猶如一位多情妖嬈的美人曾經依偎在自己身邊。

他放開手指,任由理發店裡撿來的發絲吹向海水。

同事打趣道:“泡到了?”

麻生秋也臉頰泛起淺紅,含糊道:“隻能說交往了……”

男性同胞之間聊天,永遠不缺乏關於女人和性的話題,麻生秋也不想和他扯下去,用一句話終結了對方的八卦欲:“我明天去買戒指。”

同事們酸倒了一片。

可惡。

長得好看,就算弱一點,沒有大學文憑,照樣可以泡外國美女!

麻生秋也看向海天交際的遠方,自言自語道。

“天氣在回暖。”

春天到來。

家裡要準備一些生活必需品了。

例如,衣服和洗漱用品,以及……成年人同居的夜用品。

他抬手遮住陽光,貨輪的汽笛聲從海麵上傳來。

麻生秋也笑得歲月靜好。

三月底。

麻生秋也稱自己有事不太方便,花錢托了一位在橫濱租界認識的外國友人,在橫濱中華街訂做了一條銀質的“長命鎖”。“長命鎖”的正麵是代表趨吉避凶、祝願長命意義的花紋,背麵雕刻了日文名字——中原中也。

日本人不了解銀鎖的意義。

一般而言,隻有海外華裔會去中華街裡買這種東西。

裝有長命鎖的禮盒收到後,麻生秋也一直沒有打開,放在抽屜裡。如果他會撿到中原中也,長命鎖就不用送出去,如果沒有撿到中原中也,他會再借用其他人的手,把長命鎖送給待在羊組織裡的橘發孩子。

四月二十八日,正好是周末休息。

天公作美,今天是萬裡無雲的晴朗天氣,麻生秋不用刻意去請假休息,待在家裡休息,手上拿著一個小型的望遠鏡,偶爾去看一眼橫濱的海景。這一天,沒有發生任何意外,他的心態極好,咬著美味棒,耳朵裡塞了兩個降噪耳塞,以防大爆炸發生的時候出現轟隆的聲音,損壞耳膜。

與異能力者為敵,當有不遜於異能力者的心態,而與超越者為敵,當有放手一搏的勇氣,加入這場異能力者與劇本組們的盛宴。除此之外,他要做的是提高自身素養,給第一次見麵的蘭堂最好的印象。

四月二十九日,中原中也的生日到來。

橫濱租界,軍事秘密基地內,保羅·魏爾倫突然背叛了自己的搭檔和祖國,想要奪取他們此次前往日本——潛伏進來的目標!

“魏爾倫!!!”

阿蒂爾·蘭波不敢相信,灰綠色的眸子閃過震驚之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