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六章

一周後。

新的周末到來,蘭堂熟悉了麻生秋也的氣息,卸下心防,在身邊睡得可香了。

“蘭堂~。”麻生秋也趴在蘭堂的耳邊細語。

蘭堂發出軟綿綿地回應:“秋也?”

被法國人的聲音甜到,麻生秋也欣然說道:“我們去約會吧。”

加班的地獄階段結束,人生無限美好。

手機店裡,蘭堂被麻生秋也拉進來選擇了一款翻蓋手機,不是所謂的情侶款,比起強求審美統一,他更注重蘭堂的個人愛好。

未料,蘭堂選擇了一個相同款,連顏色都沒有改變,經典黑色。

“萬一我上班拿錯手機怎麼辦?”麻生秋也糾結。

“我給你送過去。”蘭堂對電子物品沒有偏好,見到最多的是秋也的手機,自然而然就選擇了一款功能一模一樣的手機。

麻生秋也把自己的號碼輸入進蘭堂的手機,沒有備注名字。

“有事就撥打這個號碼給我,還記得操作嗎?”

“嗯。”

蘭堂玩了一會兒就弄清楚了。

走出手機店,蘭堂就看見了橫濱市的另一番風貌,戰爭年代和爆炸事件帶來的陰影籠罩著城市,經濟有一些蕭條,人來人往的上班族們周末也沒有休息,辛勤加班。麻生秋也沒有選擇常規的地方當約會之地,阿蒂爾·蘭波是一個不凡的人,蘭堂也有著印刻在靈魂裡的浪漫精神。

麻生秋也安排好一天的行程。

借此機會,他想把自己的愛好分享給了對方。

第一站是橫濱市的港口,麻生秋也告訴他:“這是橫濱最熱鬨的地方。”

蘭堂掃過那些遊輪和貨船,目光更多地去眺望海洋。

大海……很美。

“以後,海上會發生很多熱鬨的事情。”麻生秋也說出奇怪的話,清爽地笑容上,毫不掩飾自己的期待之情。

蘭堂好奇地問道:“有什麼熱鬨的事情?”

麻生秋也愉快地舉了個例子:“跑來橫濱搞事的外國組織,海上的輪船的交戰之類的,沒準還會有走私野生保護動物的事情。”

蘭堂聽完後,隻有一個念頭:這裡會是看熱鬨的地方。

第二站是一棟四層辦公樓的一樓。

“漩渦”咖啡廳裡,麻生秋也點了兩杯咖啡,蘭堂坐在位置上等他,端端正正,規矩得像是一個懂禮貌的外國青年。

“這裡可以看見外麵的車水馬龍,體會鬨市區的生活氣息。”麻生秋也把咖啡放到桌子上,將其中一杯推到蘭堂的麵前。蘭堂品嘗了一口,神色平淡,目露疑惑,仿佛在說:“不就是一杯香醇的咖啡嗎?”

麻生秋也神秘地說道:“記住這個味道,它會隨著時間一點點變得更加美味,每年有時間,我們喝這裡的咖啡,品嘗時間的滋味。”

蘭堂純粹是把咖啡當暖肚子的飲品喝,邊喝邊表示記下來了。

麻生秋也轉頭去看在為其他客人調製咖啡的店長。

“蘭堂,你猜他會與咖啡打交道一輩子嗎?”

“不知道。”

“我猜,會的。”

他的話引起了蘭堂的興趣,蘭堂去打量店長,沒看出稀奇的地方。

蘭堂說道:“為什麼這麼說。”

麻生秋也笑道:“因為我想和蘭堂十多年後,仍然來這裡喝咖啡,還能聊一聊文學上的創作,你不覺得這裡給人一種輕鬆愉快的氣氛嗎?”

蘭堂吹了吹咖啡的熱氣,小口啜著,“好啊。”

秋也喜歡的地方,他也喜歡。

秋也的意思是老板繼續研究咖啡,未來的咖啡會更好喝嗎……

第三站是鐵路的岔路口。

沿著鐵路軌道行走,麻生秋也踩著碎石子,與蘭堂來到了隧道深處。麻生秋也推開門,像是找到了秘密基地一般地對蘭堂獻寶道:“我當初看見的時候也很驚訝,這裡有一座講堂,而且常年保持乾淨。”

蘭堂詢問:“要進去嗎?”

麻生秋也回答:“不進去了,這是屬於彆人的地方。”

“你看那邊。”麻生秋也指向講台處,黑板上方掛著一幅字,寫道:“不拘義理,不拘人情,不拘廉恥。”

蘭堂在昏暗的視線下,慢一步地看清楚了字跡。

蘭堂咀嚼著這句話,聽見麻生秋也感慨地說道:“是一位好老師呢。”

蘭堂淺笑:“秋也很羨慕嗎?”

麻生秋也麵朝他,目光真摯,“曾經很羨慕,畢竟一位好老師能夠讓學生受益匪淺,少走彎路,而如今……我的人生已經不需要彆人指導了。”

他走上了一條自己選擇的道路,生死由命,成敗在天。

“我隻想帶你來看看。”

關於我的。

關於這個世界的,每一處風景和秘密。

這座“晚香堂”外麵沒有安裝監控攝像頭,是一座單純的講堂,等到未來就會成為武裝偵探社的秘密基地。

麻生秋也與蘭堂一起離開,留下的腳印在錯綜複雜的隧道中模糊。

第四站是橫濱市的後山。

麻生秋也苦惱道:“外行人不懂得分辨蘑菇啊。”

蘭堂踩在泥土上,放鬆地到處走走,看看,回來就說道:“秋也喜歡吃蘑菇嗎?”麻生秋也永遠能說出意外的話:“不,我喜歡看彆人吃蘑菇。”

毒蘑菇宰,印象深刻。

蘭堂覺得秋也的這句話裡有著一絲惡趣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