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九章

擁有過數篇大熱,被傳統文壇罵得體無完膚的作者再次發售了新書。新書一改過去的風格,主角從後宮王、推土機的屬性,走向了另一條極端!

一本純情戀愛出爐了!

不僅是內容新穎,寫的是重生彌補遺憾,封麵也變得小清新起來。

青梅竹馬,白頭偕老,不再是青梅不敵天降係列。

彆說是衝著作者買書的書迷們迷茫了,覺得手裡的書不香了,嘴裡的味道變淡了。出版社的編輯也在討論,這位有名的商業作者怎麼突然轉型?在八卦之中,專門負責聯絡麻生秋也的編輯一口道破了真相:“他談戀愛了。”

因為脫單,所以字裡行間都甜蜜,又因為找到了未來,不再束手束腳,哪怕是重生的題材也敢嘗試性的寫出來。

春天到夏天,又跨度到了秋天,落葉紛飛,遮蓋了過去。

十月份,麻生秋也與蘭堂同居了半年。

這半年的理想生活,放在現實中幾乎難以被複刻出來,他們沒有吵過一次架,做到了真正的和樂融融。不管是麻生秋也與眾不同的思想,還是蘭堂脫離社會規則的性格,二者發生碰撞,互相會給予尊重和理解。

麻生秋也恍然回首,發現自己是有多麼幸運,居然找到如此好的戀人。

他們皆有一個相似之處:經曆過常人沒有經曆過的變故,不在乎雞毛蒜皮的小事,隻要不踩到底線,根本不會去在意生活上的問題。

問題再大,能有穿越或者失憶大嗎?

若沒有。

那就不要計較太多了。

麻生秋也的克製與包容,蘭堂的內斂與聰慧,組成了這個新家庭。

港口黑手黨本部的五棟大樓之一裡,麻生秋也在上班中學會摸魚,偷偷用手機發短信,與那些沉浸在熱戀之中的人差不多。哪怕被抓住會扣獎金,也要和男朋友聊天,彌補白天不能見麵的相思之情。

【蘭堂,看完了出版社寄來的樣書嗎?】

【嗯。】

短信被秒回。

第二條來自蘭堂的短信,迅速出現:【寫的很有趣,主角經曆的未來是秋也想出來的嗎?日本居然會發生房地產泡沫?】

這個世界自然沒有資產價格膨脹的災難,大戰還未結束呢。

麻生秋也暗笑,回複道:【寫的是架空世界。】

兩人又為晚餐吃什麼聊起來,麻生秋也負責順路買菜,蘭堂說想要試試下廚做菜的感覺,不能總是讓秋也一個人做菜洗碗。

麻生秋也不知道多麼感動。

下廚,做菜!

二次元的魏爾倫會不會酸,他不知道,但是三次元的魏爾倫肯定會哭!縱觀法國詩人蘭波的一生,就知道對方與“居家”和“賢惠”無緣。

還是二次元好,一切皆有可能!

【蘭堂,你在家還是外麵?】

【我在外麵的咖啡廳,喝著咖啡,看秋也寫的。】

【羨慕蘭堂,我還沒有辦法下班。】

在上次麻生秋也帶他去過的咖啡廳裡,長發的冬裝青年坐在窗邊,翻閱一本嶄新的,視線飄過手機上彈出的信息內容,嘴角浮現笑意,端起手邊的杯子喝了一口熱咖啡,打出了一句話:【需要我去看你嗎?】

他的氣質不凡,怕冷的穿戴作風也難掩外表的優秀,放在咖啡廳裡,約會的男女們總是會忍不住去看一眼那個單獨一桌的外國青年。

可惜下一秒,蘭堂的笑意就減半。

他看見秋也一如既往的婉拒了自己的探望,原因是工作有保密性質,親屬進入需要經過審查,而蘭堂的身份經不起查。

“我是黑戶……”

蘭堂想到這一點就心裡煩躁。

的內容變得看不進去了,他對著日本的文字發呆,一本書還未翻完,他的肩膀被人輕輕一拍,身體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僵住。

蘭堂討厭與陌生人有身體接觸,仿佛天生自帶警報,有人靠近就能知道。

能突破他的防線的僅有……

“秋也!”

蘭堂驚喜,太陽還未落山,自己竟然見到了在上班的人。

麻生秋也從他背後擁抱住他,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好累啊,一口氣提前完成工作,為了能早點見到蘭堂就趕來了。”這麼一靠,工作帶來的分離感消失,一些負罪感在蘭堂心中冒出來,蘭堂口是心非地說道:“秋也不用這麼累。”

麻生秋也鬆開手,坐到了他的對麵,口渴之下,拿起蘭堂的咖啡喝完。

“我不來,怕有人胡思亂想。”

“……沒有。”

“有,你的咖啡涼了,你都沒有去喝。”

“……”

在蘭堂的不好意思下,麻生秋也咂了咂嘴,果然要關心戀人的心理狀態,一不留神就會奔向憂鬱的境地。

“雖然憂鬱的蘭堂很好看,但我還是喜歡開心的蘭堂。”麻生秋也又為兩人重新點好咖啡,對親自來送咖啡的店長道了一聲謝,隨後在僻靜的卡座上,執起蘭堂的手,摘去手套,十指相扣,溫暖對方冰涼的手指。

情侶戒指在指間成雙成對。

麻生秋也承諾道:“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不會讓蘭堂難過的。”

蘭堂左顧右盼,見秋也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上班也戴戒指,不禁有了安心和甜蜜的感覺,“沒有那麼嚴重,我隻是想了解秋也。”

麻生秋也了然:“好啊。”

蘭堂愣住。

麻生秋也輕鬆無比地說道:“我帶你去附近看一圈,你就知道了。”

隱瞞蘭堂?最開始是不想刺激蘭堂,如今感情穩定下來,自然要自己的坦白工作。說一句大實話,他不覺得蘭堂會感到恐懼和害怕,沒準還能拉近關係,給蘭堂幾分在日常生活裡沒有的新鮮感。

橫濱市的地標建築物莫過於港口黑手黨的五棟樓了,象征著權利和財富,麻生秋也沒有拉蘭堂靠近那裡,而是去附近的商場,帶他眺望自己工作的地方。

“蘭堂,我在那棟樓裡工作。”麻生秋也指著港口黑手黨的巢穴,沒有常人的自豪或者是混黑手黨的緊張,撇去那些染血的爭鬥內容,“這家港口公司是本地的龍頭老大,我是裡麵負責翻譯的文職人員,平時接觸合同文件之類的,所以不方便在上班的期間見你。”

蘭堂的視力非常好,具體好到什麼程度,麻生秋也不知道,但是他立刻就聽見蘭堂笑著說道:“秋也,你怎麼沒有和他們一樣戴墨鏡?”

麻生秋也一臉驚訝:“你的視力太好了吧。”

這麼遠的距離,他能看見樓下的黑西裝成員,而蘭堂能看見對方戴墨鏡了,完全不是同一個水平的靜態視力。

蘭堂沒覺得有多好,不過秋也說好,那就當作是很好吧。

“戴墨鏡是他們的愛好,不是我的。”麻生秋也揶揄道,“我不用裝帥也很帥,用墨鏡擋住我的臉,才是降低我的顏值啊。”

該講清楚的事情講清楚了。

剩下的事情,麻生秋也不去講明,留給蘭堂無聊的時候去弄清楚。在蘭堂沒有恢複異能力前,他不會去催促更不會讓對方加入港口黑手黨。

他珍惜著這份難得可貴的時光。

麻生秋也找來一個購物車,一起購物買菜,“蘭堂,吃卷心菜嗎?”

蘭堂指著宣傳單:“不吃,我想吃鬆餅。”

“親愛的,這裡是蔬菜區。”麻生秋也教導他買菜的常識,“鬆餅可以在外麵買,或者等你弄清楚了製作流程,再來買食材和工具。”

蘭堂轉身去了牛奶專區,給購物車裡放入了鮮牛奶。

他狡黠地說道:“我知道秋也喜歡。”

麻生秋也的表情一滯,去看蘭堂的身高,何時自己能超過一米八五?要知道文野裡有頭有臉的角色,身高超過一米八五的人也不多啊。

“外國人的身高……太作弊了。”

糟糕,據說魏爾倫更高,估計有一米九吧。

晚餐是麻生秋也從旁指導,蘭堂按照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做菜,專心仔細,切鴨脯肉的時候很快地掌握了一手不錯的刀工。麻生秋也鬆了口氣,實在是怕了二次元裡恐怖的廚房事故,什麼炸廚房,黑暗料理之類的,他敬謝不敏,就算是真愛也不能昧著良心去誇讚啊。

麻生秋也試吃了一口,法式料理的味道過得去,比一般的新手強多了。

“不錯。”

“多說幾句,我會改進的。”

蘭堂得到他的評價後,像是找到業餘樂趣,興趣十足起來。

麻生秋也在廚房裡摟住他的腰,真心實意地建議道:“做菜容易沾到油汙和調料,你可以脫掉身上的圍巾和手套。”

蘭堂慫了,“冷。”

麻生秋也見狀,不再去心疼自己給他購買的高檔衣物。

“那就算了。”

他親著蘭堂的臉頰,如同觸碰乾淨美麗的冰雪,“蘭堂的身體最重要。”

蘭堂頓時展顏,灰綠色的眸子裡閃爍著純粹的喜悅。接觸過手機和電腦後,蘭堂可是知道情侶們的矛盾,幸而這些不存在於他們身上。

兩個人在一起。

異國他鄉生活也沒那麼孤獨。

今年的冬天來得格外早,氣溫下降,國家層麵的異能力者戰爭在普通人以外的地方仍然存在,卻不再是麻生秋也和蘭堂會關注的事情。

第二次去橫濱租界的舊址是在年底,麻生秋也換上了與蘭堂差不多的冬裝,牽著出門就哈氣,凍的身體微微顫抖的戀人前往故地進行捐贈,到了這個時期,擂缽街的雛形基本完成了,到處有準備過冬的房屋與矮房子,一層層從外往裡麵違章搭建,形成回字形的風格。

“秋也,你很善良。”蘭堂誇獎道。

“主要是過冬的衣物,以及搭建方麵的木材和鋼材捐贈,送完這一批後,明年我就不會捐贈了。”麻生秋也刮了刮蘭堂的鼻梁,拒絕被發好人卡,“我才不是什麼善良的人,這麼做也有自己的目的,你當我的錢是大風吹來的嗎?”

“捐贈有什麼好處嗎?”蘭堂不在意秋也真實的表現,拉低帽簷,擋住寒風,一張深邃的歐洲人麵孔在不笑的狀態下平添冷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