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二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十二章

與你在一起,縱然在懸崖峭壁邊行走,也心潮澎湃,在所不惜。

那粉身碎骨中咽下的鮮血……

一定是甜蜜的。

人是貪戀美色的,喜歡美好的事物是通病,麻生秋也平時與常人一般無二,如果沒有意外,他會按部就班地走下去,不可能去追尋刺激和獲取異想天開的“外掛”。穿越之後,是第二場人生賦予他展現自我的機會,某種意義上比撿到【書】的凡人還要幸運。

他是一個手握奇跡的普通人,膽怯會磨平他的棱角,低頭會讓他再也抬不起頭,謹小慎微會讓他淹沒在人群之中,不再敢越過雷池。

曆史用事實證明,對社會規則跪下去的人難以再站起來。

不如反抗一次。

不如打亂命運。

人生若兩次都平淡無奇,便像是沒有上色的簡筆畫,缺乏想要的癲狂色彩。

麻生秋也吻著蘭堂的臉頰,濡濕了發鬢,舔咬到耳垂,舌尖勾勒出那張願意與自己一同違背倫理,在**的海洋裡放聲大笑的人。

蘭堂喜歡男人還是女人?

麻生秋也喜歡男人還是女人?

哈哈,沒有意義,在最渴望愛上或者被愛的時候有那麼一個合適的人,對方是男是女人又如何?身體交纏的感受是不儘相同又無所不同。

蘭堂在衣服脫下後,用饒舌的法語繾綣道:“秋也喜歡我的身體嗎?”

麻生秋也目睹這具沒有留下傷痕,流淌著高盧人血脈的身體,蘭堂的氣質高貴而淡泊,不適合濃重的油性色彩,對方更適合用地底深處挖出的久遠礦石,混合上乾淨的清水,過濾雜質後,靜下心來磨出的顏料。

清爽的黑色長發打著卷,從額頭落下的一縷發絲滑過鼻梁,分開那張優雅的麵容,度過了去年的十月份,蘭堂便二十歲了。此刻的蘭堂比動漫裡孤寂低調的港黑準乾部要活潑太多,眼睛裡盛滿了對愛情的躍躍欲試。

是麻生秋也的真心,也是《奧菲利婭》的詩歌點亮了他渾渾噩噩的靈魂。

【詩人說,在夜晚的星光中,你來尋找你摘下的花兒吧。還說他看見白色的奧菲利婭,躺在她的長紗巾中漂浮,像一朵大百合花。】

麻生秋也唯有用眼睛去記住,才能保留住蘭堂身上夢幻般的感覺。

這是一個浪漫至極的法國美人。

不要無限製的滿足他,他會厭倦,也不要殘忍地拋棄他,愛他就要守諾,愛情便是托起他的雙臂,永遠不要讓他的雙足落在冰雪與泥濘之中,美麗的靈魂沾染上了不潔,或許一生也無法擦拭乾淨。

“我恨不得天天擁有。”

他吐著熱息,濕潤了蘭堂的耳廓,宣告著勇者渴望擁有公主的野心。

勇者沒力量去打敗惡龍。

但是,被愛著的公主能笑著親吻你,因為打敗惡龍不是唯一的選擇,隻要給予公主信心,公主一個人能暴揍惡龍。

他們在曾經精心挑選的床單上親密無間,細膩的綢緞質感摩挲著蘭堂的背部,那些買了許久卻一次都沒有用上的生活用品也派上用場。

蘭堂的身體是生澀的,動情的姿態夾雜著一絲忐忑與火熱,就像是頑劣的少年第一次看見特殊的電影,模仿上麵的內容。麻生秋也不知道蘭堂在過去是否和魏爾倫做過,不過……他的眼底閃過一絲狡猾的笑意。

談戀愛是不用去提前任的。

文野沒點明阿蒂爾·蘭波和保羅·魏爾倫是情侶關係,隻寫了兩人是搭檔,而裡保羅·魏爾倫一口一個“親友”,在蘭堂死後還跑來偷對方的遺物,其中貓膩不小。不管魏爾倫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麻生秋也已經單方麵把魏爾倫踢出局,給對方戴上了一頂綠帽子。

綠的鮮亮程度,取決於魏爾倫知情後的情緒起伏程度。

薛定諤的綠色。

麻生秋也喜歡蘭堂的外表,喜歡蘭堂的溫柔,喜歡蘭堂傑出的才華與潛藏的力量,以及那一絲不經意間站在人類金字塔頂層的高傲。

蘭堂失憶後的一切他都喜歡。

當然,他也為NTR興奮,男人壞壞的小心思就不足言說了。

從今天起,麻生秋也是蘭堂唯一的戀人。

“蘭波……”

“秋也在叫我蘭波嗎?”

“你聽錯了,是蘭堂,蘭堂,蘭波,蘭堂~。”

“噗——隨便秋也怎麼稱呼。”

蘭堂被他逗笑,臉色潮紅,微弓的眉形與深邃的眼眸流露出動人的神采。

長發青年有著冰涼又柔軟的指尖,撫摸他的臉頰。

“我是蘭波,也是蘭堂。”

帽子裡繡的是法國姓氏。

戀人口中說出的是他在日本的名字,讀音接近,本質上沒有區彆。

麻生秋也卻深知其中的區彆,憐惜地用舌頭,輕輕舔了一口蘭堂的指尖,猶如蛇纏繞上花枝,那般的纏綿,然而沒有冰冷的害人之意。

他對蘭堂疼愛到了骨子裡,選擇了對方,便絕不後悔。

“通靈者”純淨剔透的目光連接了他的靈魂。

此刻,天堂與地獄一般無二。

……

快一點想起來吧,不要再感到彷徨了。

慢一點想起來吧,我渴望與你有八年的時間朝夕相處。

請你相信我——

愛我不會是絕望的事情。

……

早上八點,手機的屏幕自動亮起。

在擾人清夢的鬨鐘響起來之前,一隻手從被窩裡伸出,關掉了它。

清晨的陽光已然照亮橫濱,臥室的窗簾外透出朦朧的光線,微風從未完全關上的縫隙裡吹動了白紗簾,像百合花少女揚起的裙擺。

有誰在對他微笑。

那是心中的愛情之花綻開後,羞赧明亮的笑容。

麻生秋也親了一口懷裡沒睡醒的蘭堂,給他撚好被子,輕手輕腳地下床離開。

頭發淩亂的黑發青年來到洗手池前,對著鏡子洗臉、刷牙,剃胡須,完成上班的準備工作。他隨便梳了幾下頭發,打著哈欠,如同大學時候懶散的學生,又在看見自己身上的吻痕後多付出一點時間打理了一下。

蛻變成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需要多久的時間?

談一場戀愛,做一次成人的事。

麻生秋也為自己係好領帶,西裝挺拔,把黑手黨的工作視為正經的職業,既不欺負弱小,也不諂媚上司,在心中說道:“這是我的第二場人生。”

他正了正臉色,下顎收斂,讓眼神不再那麼輕浮。

“我是一個有家室的人了。”

麻生秋也很快失笑,為自己莫名其妙的嚴肅,握拳咳嗽一聲。

他重新擺正自己的態度。

“我愛他。”

鏡子裡的黑發青年容貌出眾,嘴角翹起,眼中蘊含溫情,仿佛在向世人炫耀自己獲得的愛情,手上的情侶戒指能令女人心碎。

放下理性帶來的算計,麻生秋也做回了不再壓抑的自己。

“你好,麻生秋也。”

“你要照顧好蘭堂,不能讓他傷心,保護這個時候最脆弱的他。”

“愛與時間會證明一切。”

麻生秋也搞定洗漱,走出去,在上班前去把洗衣機裡的床單拿出去晾曬,再提起一袋子準備拿去乾洗店解決的臟衣服。

今天陽光很好,氣溫很舒服,就連賴床不起的蘭堂也那麼可愛。

被窩裡探出了一個法國美人的腦袋。

蘭堂睜著迷離的眸子,唇色如薔薇,露出小截纖長得一掐能折的脖頸,奶油色的肌膚扣人心弦,僅僅展露的部分美色就看得人眼睛發花。他卷著被子,縮成一團,聽見秋也要出門的動靜說道。

“秋也,中午回來吃飯嗎?”

“回來!”

麻生秋也的回答堅定。

港口黑手黨的食堂再豐盛和省錢,也阻攔不了打完三壘的戀人!

蘭堂似乎懂了,愉快地說道:“我要吃甜點。”

“中午下班路過甜點店,我會給你帶回來的。”麻生秋也比了一個OK的手勢,按耐住時刻不想分離的感情,穿好皮鞋就出門了。

蘭堂坐起身,去看窗戶外打開車門的身影。

對方隱約朝他飛了一個吻。

蘭堂在他去上班後的孤單之情消失,抱住膝蓋,身體酸軟,感受到朦朧真實的幸福感。

日本的溫度似乎也沒有那麼寒冷了……

四周皆是生活的氣息。

正月,十日,麻生秋也度過了自己二十一歲的生日。

家裡弄了一個進口的壁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