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四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十四章

“蘭堂,你還記得自己的生日嗎?”

“不記得了。”

打了個哈欠的蘭堂神色一頓,在情/事之後歪頭看秋也。

談戀愛過程中秋也知道嗎?

麻生秋也同樣記不清蘭波的生日,略帶負罪感,奈何他上輩子並沒有把詩人蘭波當老婆看待,記不住生日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他換個方式說道。

“以後和我一起過生日?”

“好啊。”

蘭堂不在乎生日,聽見秋也的安排便知道對方的主意。

沒有,就重新締造。

蘭堂本身就是在空白之中蘇醒的人,他的家庭、他的情感、他的過去全部與如今的他斷開,連接著他過去的隻有麻生秋也一人。蘭堂在麻生秋也的懷抱裡困倦起來,把所有的信任交付給了對方,偷懶般地說道:“有秋也在,我很放心,秋也不會欺負我。”

麻生秋也咬著他的耳朵:“我已經欺負你啦。”

蘭堂綿軟地笑,宛如一抹純真的風,“這個不算,我挺喜歡的。”

麻生秋也的心化了。

有那麼一秒鐘,麻生秋也可恥的產生了與魔人費奧多爾的共鳴,感慨一聲:這個世界沒有異能力該多好?

可惜,那樣的話……他又如何在爆炸事件中遇見蘭堂呢。

真是煩惱而幸福的想法啊。

感情生活的美滿,使得麻生秋也在工作上變得從容不迫,冷靜下來,處理合同的時候越發仔細和專注。他真正的把港口黑手黨當作一份證明能力的工作,而不是擔心自己會成為一不小心丟掉小命的炮灰。

雖然黑發青年氣場的變化很細微,但是實打實地出現了。

氣定神閒,沉穩可靠。

這兩個詞烙印在誰身上,誰都能從人群中脫穎而出,受到上司的賞識。在這麼一片人心惶惶的戰爭年代裡,有一個人步履不慌不忙,每天按時上班和下班,身上沒有緊迫感,有一種無形的自信支撐著他,讓他能笑著應對各種麻煩瑣碎的事情,給人舒朗的溫和感。

“談戀愛有這麼大的效果?”同僚們的嘀咕聲沒有避開過他。

麻生秋也處理人際關係的手段較為普通,但是他懂得散財,也懂得活躍氣氛,在負責翻譯的成員裡不算拔尖,卻絕對不是被人遺忘的角色。

這個世界最安全的位置,不是前三名,是第四名。

麻生秋也有戀人,與女性同僚保持距離,減少了遭人嫉妒的可能性。這麼一來,長相好,口才過關,翻譯水平不錯、且身份背景與港口黑手黨一脈相連的他反而成為了升職加薪速度極快的人。

一名港口黑手黨內部的上級成員來到辦公室。

“麻生秋也,請跟我來。”

新的工作來了。

麻生秋也得到麵見港黑首領的機會,工作內容是跟隨首領前往秘密場所,與國外的軍火商人簽訂武器運輸協議。

他被搜身之後,上交了通訊設備,之後跟在十人長的廣津柳浪身邊,全程保持低存在感。廣津柳浪低聲指點道:“不要東張西望,跟在我後麵,見到首領要行禮。”

二十分鐘後,乘車又換乘快艇的一行人來到海上遊輪。

所有港黑成員見到首領,齊刷刷地行禮。

“Boss!”

麻生秋也甚至來不及多看一眼首領的模樣,便隨著廣津先生單膝跪下,垂下了頭,不敢用餘光去打量這些神經敏感至極的人。

不想跪?

這點在穿越最初就接受現實了。

遊輪上不僅有非異能力者,更有許多普通人日常難得一見的異能力者,每個人能輕鬆地捏死他,比捏死螞蟻還要簡單。

這是高級彆的合作,不是組織內部自己信任的翻譯家都不敢用。

待站起身後,麻生秋也總算目睹了這位幾乎沒機會見到的首領。對方一頭白發,年齡偏大,留有胡須,麵孔不笑的時候十分嚴肅,眼角儘是皺紋,硬是把剪裁得當的黑色大衣穿出了古板的修道服的感覺。

【這個人還有幾年就會病入膏肓。】

麻生秋也見到的是還算健康的首領,恍然在原主記憶裡記起對方是一個非常英明的人物,一手創建了如今的港口黑手黨。對方的脾氣出乎意料的還行,在會議的商談對象到來之前,對著廣津柳浪的方向笑了一下,“廣津,這就是你推薦的小鬼?父母都是港口黑手黨的人?”

“是的。”

廣津柳浪承認了是自己引薦了麻生秋也,令麻生秋也吃驚。

“稍後,由你負責查看文件,對方是英國人,今天船上的任何一個字也不允許泄露出去。”港黑首領給予他幾分視線,閱人無數的他自然能看出麻生秋也的表現還不錯,沒有像其他文職成員那樣緊張過度。

“是,Boss。”麻生秋也飛快地收回視線,眼觀鼻,鼻觀心。

遠離了戰鬥的一線,港口黑手黨的文職工作最大要求就是“保密”,嘴不牢,命不保,這條黑手黨規則銘刻在每個成員的心中。

在港口黑手黨的首領坐了一會兒,喝完半杯紅茶後,英國的軍火商人就來了。對方先生矜持地笑了笑,在保鏢的護送下走到談判桌的對麵坐下,在目光掃過港口黑手黨的人的過程中,神態有一種說不出的意味。

麻生秋也看著就感覺到不舒服,仔細一想,心臟跳了跳。

這不就是看待砧板上的魚嗎?!

港黑首領麵不改色,權當做沒看見,反倒是護衛們的神情略冷。

軍火商人說道:“港口組織的首領先生,這次簽訂的協議,較之往日,我要多加一個要求。”他豎起一根食指,提出了奇怪的理由,“港口黑手黨要為保護橫濱本地的英國人五年,為他們解決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麻煩。”

此言一出,所有港黑的成員露出詫異之色。

麻生秋也同樣迷糊。

橫濱市的租界被毀,外國人差不多嚇跑了大半,根本沒有多少英國人。

“閣下背後是……政府嗎?”外表顯得年邁的港黑首領突然詢問。

“不是。”軍火商人否認了。

隨即,軍火商人訂下了更離奇的要求:“沒有正當理由,死一個英國人,港口黑手黨要給予相應的賠償,具體的條款,我已經寫入了合同裡了。相應的,若是你們遵守了這個約定,這一次軍火價格下調少許。”

港黑首領沉吟,目光看向幾個自己帶來的高層,這些人都皺起眉頭,涉及到外國人的事情,他們都感覺到了一種風雨欲來的不安。

國際上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要做出這種不合理的交易?

以港口黑手黨在橫濱還要受到軍警和異能特務科約束的體量,他們還無法得知政府的動向,一頭霧水,遲遲無法做下決定。

來自英國的軍火商人不疾不徐,優雅地喝紅茶,不認為追逐利益的野狗會放棄。

隻要答應了,軍火商人此次的額外任務就完成了。

麻生秋也背後泛起冷汗。

他想起了。

今年自己二十一歲,森鷗外二十六歲,與謝野晶子十一歲,兩人要作為軍醫參加常暗島的異能力者大戰。

文野原著中早期的最後一場大戰!

等到明年,日本就會戰敗,橫濱徹底進入“無法之地”的混亂之中,各國的軍閥會安插進來,圈走土地,奪取資源,濫用外國人的特權。誰先占據了本地勢力幫助的優勢,誰就能成為這場利益爭奪中的贏家。

國外勢力這麼早就開始布局了嗎?

換一句話來說……這是何其的自信,自信英國必勝!

即使麻生秋也的靈魂不是日本人,也不由對明年的局麵產生了一絲不安。

戰爭啊。

戰敗的日本啊。

這個世界的國家強弱程度與三次元有所不同,英國的底蘊勝過美國,乃當今世界最強異能國,而日本是異能大國擠壓之下的小可憐。

他唯一能暗暗高興的是華國很厲害,按照收集的情報來看,日本沒有入侵過華國,二者保持和平的外交政策,而且華國整體實力不弱,位於抵擋歐洲勢力的第一線,應該也有超越者的存在。

輪到麻生秋也上前合同的時候,麻生秋也本能的想逃,逃得越遠越好,最好是今天沒有上過遊輪,沒有被廣津先生舉薦過!

合同是個坑!

萬一港口黑手黨無法對英國人出氣,找自己秋後算賬怎麼辦?

看港黑首領未來殘暴的德行就知道了,對方的心胸稱不上寬廣,說眥睚必報都沒有問題,怎麼可能會認為簽訂合同全是自己判斷失誤?

五年之內,港口黑手黨要付出極大代價,卷入多**閥謀取利益的混戰!

保護英國人?

嗬嗬,港口黑手黨自顧不暇!

麻生秋也放緩語氣念合同,大腦瘋狂地找尋生路和合同上的破綻,可惜太難了,對方就是抱著坑港口黑手黨的心態來的。除非港口黑手黨與日本政府有密切的聯係,以及能預測到常暗島戰爭的結果,港口黑手黨很可能要栽進去。

人老成精的港黑首領的眼睛微微眯起,從麻生秋也的語氣中品出了遲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