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五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十五章

“蘭堂,說起來我第一次近距離見到了我們組織的老大!”

“那個人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沒有戴紅圍巾!”

麻生秋也無厘頭了一次。

對此,蘭堂低頭去看自己的紅圍巾,嗅了嗅,有火鍋香氣,顏色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看見他的動作,麻生秋也扶額:“蘭堂,吃火鍋把圍巾摘掉啊!”

蘭堂溫吞地說道:“你沒開空調。”

麻生秋也:“……”

日本五月份的天氣,請問在包廂開暖氣還是冷氣?

嘶,你繼續戴圍巾吧。

火鍋店,包廂裡是熱騰騰的霧氣,麻生秋也解開了西裝外套,搭在椅背上,上衣穿著了一件白襯衫和鬆開的領帶。他用公筷夾起一塊涮好的牛肚,一掃在港黑的凝重心情,歡快地給蘭堂喂食物,“蘭堂,張嘴!”

蘭堂下意識張嘴,等牛肚的味道靠近後,唰的一下閉上嘴。

“!!!”他不吃這個!

“這個可好吃了!”麻生秋也安利。

蘭堂移開臉,推遠秋也的筷子,展現出法國小仙女的一麵:“我不吃內臟……”

麻生秋也把牛肚放入自己嘴裡,嚼了嚼,脆脆的,“我查過資料,法國人喜歡吃鵝肝和雞胗鴨胗,牛肚和牛百葉也喜歡吃。”

蘭堂被他弄得心情起伏不定,回到日常生活的節奏。

“好惡心……”

“蘭堂,你都是吃過焗蝸牛的人了。”

“蝸牛不一樣。”

“好吧,要喝牛奶解辣嗎?”

“要。”

蘭堂總是被辣出汗,氣喘籲籲,眼眸含著水汽。在頭頂的暖光照射下,他的瞳孔顏色發生一定的變化,從悒鬱的灰綠變成波光粼粼的淺金色。

這一幕堪稱活色生香。

難為一個愛吃甜食的法國人了。

麻生秋也與他吃完川味火鍋,蘭堂已經廢了,在不停地用紙巾擦嘴唇,還用冰塊貼到唇部,消除那份火辣辣的痛感。麻生秋也為他的空杯子滿上牛奶,在蘭堂連灌數杯之後,屈起指間,輕輕彈了一下蘭堂的腦門:“去上廁所吧。”

蘭堂有點不好意思,耳根與臉頰辣的發紅,“我馬上回來。”

麻生秋也調戲道:“對我介意什麼呢?”

蘭堂很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

“要,優,雅。”

這樣的咬文嚼字與貴族般的動作,儘顯過去的性格,令麻生秋也莫名其妙想到了蘭堂在動漫裡對中也頗為鬼畜的表情,所以……你打兒子就那麼興奮?

不提這件事,蘭堂還是優雅的美男子。

蘭堂回來了。

麻生秋也結完賬,提著外套與蘭堂一起出去,路上碰到了商店,便帶蘭堂又買了一條嶄新的羊毛針織圍巾,親手戴到了那細白的脖頸上。

上個月買的舊圍巾就被蘭堂順手丟進了垃圾桶。

它的單品價格……

麻生秋也在沉默中微笑,笑容中透出一丟丟的辛酸和貧窮。

什麼?在港口黑手黨工作太危險了?不存在的,為了老婆的生活質量和私生活的幸福,升職加薪的這一步,走得太對了。

“蘭堂,走這邊。”麻生秋也牽著蘭堂拐了個彎,繞去了書店。

書店裡的冷門區域放著詩歌集。

蘭堂俯下身,在書架上取了一本自己寫作的詩歌集:《通靈者的書信》。

蘭堂的臉上多出喜悅之色。

成就感上升。

麻生秋也看著他,自己也隨手抽出一本售賣的書籍,想著補充家裡的精神糧食,結果定睛一看,“欸?夏目漱石的《明暗》上卷?”

左右四顧,麻生秋也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是在角落裡抽出來的。

夏目老師!

你的銷量也不怎麼樣啊!

沉浸在出版印刷的滿足感裡的蘭堂,突然發現身邊的人在走來走去,對著書店裡的書籍進行探照燈般的掃視,不像是在找自己的暢銷書。

蘭堂問道:“秋也在找什麼?”

麻生秋也揚起手裡的書籍,“我在找它的下卷!”扭過頭,他去問坐在門口的書店老板,“老板,這本書的下卷有賣嗎?我想要湊一套。”

老眼發花的老板戴上桌子上的眼鏡,瞅了瞅書名。

“哦,是這本啊,我這裡沒有它的下冊。”

“其他地方有嗎?”

“估計沒有。”

老板是一個耿直的人,不會跟客人玩花花腸子,“我也挺喜歡這本的,一直看不見後續,可能是這本書的下卷印量特彆少。”

麻生秋也遺憾:“我就買上卷吧。”

回家的路上,麻生秋也提著左手提著一袋子新買的書籍,右手牽著活在“冬天”季節裡的蘭堂,行走在夜幕的繁星之下。蘭堂已經拆開了一本書籍的包裝,去翻《明暗》,已經看出秋也今天最大的收獲是這本內容不明的。

“這本書很好看嗎?”

“我不知道,隻是聽說它有改變彆人一段人生的魔力。”

麻生秋也神秘兮兮地告訴他。

聽到效果這麼神奇,蘭堂覺得是傳說中的魔法書了,連忙關上,緊張兮兮地說道:“我剛才看見了幾個字,看完會改變我嗎?我不要忘記秋也……”

麻生秋也忍笑:“不能。”

他把兩人的手高高甩起,無拘無束的玩鬨,回過頭燦爛一笑。

“能改變你的……隻有我。”

他們的背後無紛爭,無信仰,遠離戰場,靈魂飛揚。

黑發青年在眉梢眼角洋溢對戀人的愛意,乍現的自信,來自於他攜帶的高維信息量。這樣的他,放下了謹小慎微的疲憊,有著不可思議的反差。

虛假的劇本組。

真實的穿越者。

蘭堂與秋也一起放下心中的負擔,輕快的腳步好似鋼琴的節拍。

“其他幾本書是什麼類型?”

“我們回去看,是一些很棒的呢。”

頗有重量的袋子裡,另一本暢銷的推理《暗夜男爵》夾雜在詩集與其他裡,顯得不起眼,卻凝聚著另一個故事主人翁父親的才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