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六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十六章

麻生秋也獲得港黑高層的賞識,於組織內部已經不是新消息了。

他的工作範圍不再局限於簡單的翻譯,開始接觸陌生的情報分析工作,要求寫出自己的讀後感。不難想象,他在港口黑手黨首領心中立了一個“有大局觀”的精英人設,而能不能撐住人設,便要看他後續的真實能力了。

“接下來一年,最適合港口黑手黨發展的領域?”麻生秋也看著首領交代的新課題,要不是他看過文野原著,又知道上輩子幾十年來的世界發展史,恐怕的兩眼抓瞎,交出一個乾巴巴的發展經濟的答案。

戰爭時期,最賺錢的是軍火,可是港口黑手黨不具備條件,沒有自己的軍工廠,沒有參與戰爭的底蘊。既然不能急於求進,那麼反過來,求穩為好,為難熬的戰後時代打下堅定的基礎,不至於成為各國手撕的對象。

原著裡,港口黑手黨履行的職責是什麼?

答:代替軍警保護城市。

麻生秋也沉思半個小時,寫下了簡單粗暴的內容。

“一,組建安保隊伍,收保護費。”

這本來就是黑手黨最擅長的經營內容,隻是在他開了“劇透掛”的情況下,這個收保護費的範圍和人數可以擴大。

港口黑手黨需要提前組建一支安保的隊伍,維護治安,保護庇佑在組織名下的公司企業以及某些富豪。等到了明年,戰敗的陰影籠罩在國家的頭頂上,各**閥和罪犯來襲,越有錢的人就越怕死,恨不得花錢找人天天保護自己。

“二,創造出更多的可就業崗位,為失業人群提供再就業機會。”明年失業的人相當多,管他什麼危險性質的工作,多的是人為了活命就去乾。

“三,投資外國餐廳。”吃飯很重要,外國人總想念本國口味的餐廳吧。

“四,加大港黑醫院的規模。”未來永遠人滿為患的醫院。

“五,若是無信仰問題,可以幫助西方傳教士在橫濱市建設教堂,地點放在港口黑手黨名下的白色產業附近,沒有人敢輕易攻擊教堂。”

“六,與政府交好,合理納稅,黑白通吃。”場麵話,說一聲。

“七,若有錢,承包建設第二個橫濱租界。”外國人年年有,需要地方住。

“八,爭取橫濱市的近海權……”

“九,招聘優質人才……”

以上,全部按照戰爭的情況來辦。

洋洋灑灑一堆,能用的不多,不必超出麻生秋也的人生閱曆範圍,隻要最受重視的“大局觀”在線即可。他已經能想象看到這張紙的首領大人會如何嗤笑,評價一句:“毛頭小鬼,看得遠,懂得卻不多。”

待麻生秋也通過了幾場來自首領的“小考”,給出合格分的答案後,對於一般中底層文職成員不必要的體術訓練和槍術訓練再次提上課程。

這是港口黑手黨準備重點培養他的趨勢!

真正的港黑高層,可以不是異能力者,但是不能弱得離譜!

麻生秋也的時間安排表塞滿,每天自動多加班一個小時,白天要完成各種訓練,四肢酸痛,晚上回家倒頭就睡,無法與蘭堂發生親密交流。蘭堂理解他的難處,摸了摸戀人胳膊上鍛煉出來的肌肉,笑道:“努力訓練呀。”

麻生秋也抱著善解人意的法國美人睡在被窩,空調的溫度控製在28度,比剛同居的時候要下降兩度,蘭堂的畏寒程度有所減弱。

他困倦地保證道:“最多兩周……我會適應過來的。”

蘭堂不在意,臉頰貼著這個暖爐,散發卷曲地落在秋也的胸膛處。

“看秋也這麼努力,我都想鍛煉身體了。”

“……嗯……”

麻生秋也很快沉睡。

某一天早上,麻生秋也就實現了蘭堂隨口一說的願望,訂購了一批健身器材運入家中,正好自家二樓有空地,保證足不出戶,輕鬆鍛煉身體。

轉職成為詩人後,有那麼一點懶散的蘭堂:“……”

好吧。

為了自己快要消失的腹肌。

“我們一起鍛煉身體,一起養生。”麻生秋也去上班前,整理好二樓的健身房,雙眼認真地看著蘭堂說道,“然後,長命百歲。”世界上最動聽的告白,不外乎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也是麻生秋也的願望。

“好。”蘭堂彎起了嘴角。

這樣熱愛生活、描繪未來的秋也……自己一點也不會厭倦啊。

泡到漂亮強大的老婆,又升職加薪,一躍成為翻譯組的老大和半個死馬當活馬醫的情報人員後,麻生秋也仿佛把幾年來攢積的幸運值用光了。

他忘記了黑手黨的某種規則。

越高位,越不可能清白,留下的犯罪案底隻會觸目心驚。

在一群黑西裝的港黑成員麵前,年輕時候手段頗為鐵血,中年後稍稍收斂幾分的廣津柳浪站在最前麵,眼中是黑手黨的淡漠,無視了被扣押在旁邊的叛徒。他對麻生秋也不輕不重地說道:“現在離開,我當作你今天沒有來過。”

麻生秋也臉色發白,苦笑連連:“廣津先生,您在和我開玩笑嗎?”

這麼多人在場充當見證!

走掉的下場是什麼,他不敢想!

“你明白就好,畢竟你是一個聰明人。”廣津柳浪把玩著打火機,避開了這位後輩驚慌地目光,“恭喜你通過第一個考驗。”

廣津柳浪又問道:“首領欣賞你,你知道你還缺什麼嗎?”

麻生秋也如同被人揍了一拳,胸口發悶,再無意氣風發。他控製不住地去看那個不認識的叛徒一眼,敢背叛港口黑手黨的男人,此刻跪在地上,滿臉恐懼。

廣津柳浪上前幾步,伸出手,立刻就有部下遞來了一把槍。

他卻把槍放到了麻生秋也麵前。

手掌托起,穩穩當當。

“因為你是靠長輩關係進來的,背景可靠,所以少了一道程序。”

“投名狀。”

“秋也君,請你替港口黑手黨處理這名叛徒。”

在超過十名港黑成員的見證下,殺死一個人,杜絕置身事外的機會。

一刹那,麻生秋也感覺被包圍的人不是叛徒,是自己。

難怪劇情中的織田作之助不肯晉升,寧願在底層打雜,因為一旦成為港口黑手黨的潛力股,便難免被逼著做不想做的殺人之事。

廣津柳浪緩緩地說道:“秋也君,還記得處理叛徒的流程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