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七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十七章

一連數天,麻生秋也下班的時間更晚了,經常不能準時回家。蘭堂在家裡感覺到了秋也的不對勁,對方似乎陷入莫名的壓抑。

蘭堂在飯後走進廚房,麻生秋也正打開洗碗機,把碗筷放進去,說來很奇妙,人類在一八五零年就發明了洗碗機,把偷懶進行到底。蘭堂不喜歡做家務,心虛地移開視線,想到晚餐是自己做的,他又底氣十足起來。

“秋也,你不開心嗎?”蘭堂從身後環住戀人的腰,頭靠在頸窩處。

“被你發現了。”麻生秋也無奈道,“太受到上司的器重,導致壓力很大呢。”

“可以放棄。”蘭堂提出不負責的建議。

“為了我們的未來,想努力一把。”麻生秋也扭開水龍頭,清洗雙手,想把那些不愉快的情緒衝洗掉,變回過去沒心沒肺的自己。

“可是我想秋也開心。”蘭堂目光繾綣地問他,“我該怎麼做?”

麻生秋也回過頭,自然而然有了笑意。

“老婆~。”

“……”

他的法國“老婆”被詞照常噎住數秒後,微妙又羞恥地應道:“嗯。”

麻生秋也瞬間心花怒放。

明知道是蘭堂為了安慰自己承認的,依舊興奮至極。

“我愛你!親愛的!”

“我也是。”

蘭堂摘下自己毛茸茸的白色耳罩,放到秋也的頭上,對方發鬢處的碎發翹起,耳朵被耳罩覆蓋,整個人也變得青春可愛起來。

“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希望你不再煩惱,永遠當我的太陽。”

蘭堂的指尖按在麻生秋也的眉心。

“願上帝保佑你。”

被蘭堂這麼對待的黑發青年傻笑起來,完美印證了初戀的幸福。

蘭堂見他如此,放下心。

秋也不說,估計是不重要的小事,沒必要深究。

果不其然到了第二天,麻生秋也就恢複了精神,提前醒來,大清早與蘭堂黏糊起來。蘭堂沒有睡飽,自己挪動了一下腰部,擁抱溫暖自己的人,任由他迷戀自己的身體,完成戀人之間該做的那些事情。

蘭堂有一個家。

放在麻生秋也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記得清理身體。”麻生秋也叮囑道,從蝕骨的溫柔鄉裡爬出來。

“嗯。”蘭堂扯著被子,隻露出半個腦袋。

法式“萌”感。

……

臟了雙手,留下案底,港口黑手黨就為麻生秋也打開了方便之門。

工資和福利大大的提高了。

醫療部門為他敞開大門,再也不用特意打招呼。

每次訓練,不僅有本組織的高手指導和陪練,還會有相應的出外勤的機會,幫助麻生秋也積累不同任務的經驗。

港黑首領至今沒有想好把麻生秋也安排到哪個部門,麻生秋也暫時不適合打打殺殺的事情,放在後勤部是浪費,放到情報部又有一點雞肋,擁有外交技能的麻生秋也明顯可以往更全麵的方向發展。

“不想殺人,野心不夠,最後動了手,倒不算是一個心慈手軟的家夥……問題是體術和槍術半吊子,出外勤需要人保護……”

逐漸年紀大的港黑首領說不上滿意還是不滿意,近幾年,他確實不太希望看見鋒芒過盛的年輕人,那會令他產生危機感。

麻生秋也的“鋒芒”主要是在頭腦上,威脅度不大,戰五渣一個。

港黑首領淡淡地說道:“繼續照常培養吧。”

對麵站立的男人彎下腰行禮:“是。”

此人是體術訓練的教官。

“對了,小紅葉最近怎麼樣?”港黑首領忽而問道,得到了一個不錯的回答,“紅葉大人已經參與暗殺任務,異能力發揮得很不錯,剛剛回來。”

十一歲的尾崎紅葉打小被港口黑手黨收養,異能力“金色夜叉”,不易失控的類型。她是港黑首領培養出來的暗殺兵器,精通上流社會的交際規則,詩書禮樂樣樣精通,就等著小女孩長大成人,送出去完成各種各樣的任務。

港黑首領滿意道:“慢慢來,仔細打磨,小紅葉的異能潛力很大。”

他有信心掌握住尾崎紅葉,哪怕對方不樂意。

自己是組織的主宰者!

比之中原中也,發色偏向於橘紅的小女孩低著頭,發釵搖晃,清脆作響。她雙手交叉,放在腹部,行走之間的姿勢好似邁著小碎步的年幼花魁,與港口黑手黨裡人均黑西裝的成員們有著極大的不同之處。

撞見尾崎紅葉回到組織,悶頭走路,渾身籠罩著冰冷的氣息。

那是剛殺過人才有的氣息。

在此之前,麻生秋也沒有親眼見過尾崎紅葉,聽都沒聽說過,以為對方還未被港口黑手黨挖掘出來。回想一下,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多麼不切實際,八成是港黑內部封鎖異能力者的信息,保密度不高的成員們便不得而知。

麻生秋也收回打量的視線,尾崎紅葉是在黑暗中生長的花,豔麗帶毒,能看到她小時候的模樣已然滿足了動漫迷的好奇心。

再多的想法,暫時沒有了,他可不想惹怒掌控欲強烈的首領。

誰能來救尾崎紅葉?

沒有人。

站在上帝視角看待人物經曆的麻生秋也聽見“嘀”地一聲,被拉回了社畜的現實。他深吸一口氣,看見手機上接到的任務,對方要自己帶好紙筆,立刻前往本部的某個地方,跟隨審訊部的人處理間諜。

在同情尾崎紅葉之前,他決定先同情一下自己。

【為什麼文職人員不坐辦公室,要去處理間諜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