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十九章

法語詩歌集的筆名遲遲未能敲定下來。

一來,擔心真名引起魏姓人士的找茬,二來,蘭堂出現選擇恐懼症,不肯睡覺,半夜拉著他聊天,特彆想要取一個完美的法語筆名。

麻生秋也乾脆與蘭堂劃拳,“你贏了,選其他筆名,我贏了,選讓·尼古拉。”

——讓·尼古拉。

翠花,你的姓氏是王大妞。

這個名字組合的土氣鎮住了蘭堂,出拳速度慢了一拍,呆呆地看著秋也的“拳頭”,再看自己的“剪刀”,心態崩了。麻生秋也摸了摸戀人的腦袋,嘿嘿笑道:“這是命運石之門的選擇,彆想那麼多了,筆名帶來反差萌嘛。”

蘭堂卑微地縮成一團,可憐兮兮道:“會被人認為是亂取名的外國人。”

麻生秋也篤定道:“不會的。”

蘭堂困惑:“為什麼?”

麻生秋也位他化解這個問題:“在宣傳語上,會寫明你熱愛十九世紀的法國文化,再說蘭堂的詩歌風格就略帶複古的氣息。”潛台詞是:不是詩人隨便取筆名,是詩人在表達對那個革命時代的尊敬。

蘭堂的眼神亮了亮,接受這個答案,但還是嫌棄秋也的取名水平。

“好吧,我劃拳輸了,隻能聽你的。”

“老婆真棒!”

說話的某人,也是一個能把筆名取成“讀者”的取名廢。

麻生秋也關掉客廳的燈,蘭堂在沙發上爬起來,卻對秋也的新舉動感到趣味。麻生秋也蹲在他的麵前,蘭堂趴到了他的背上,撥開了耳邊的長卷發。

“秋也,當初是這麼背我離開橫濱租界的嗎?”

“嗯。”

“那個時候你在想什麼?”

詩人蘭堂的思維總是活躍的,聯想力豐富,交織著奇幻的感性。

麻生秋也帶蘭堂回房間休息,背後的身軀溫熱,貼著他,惹人憐愛。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想著會對你一輩子好,不讓你再受到這樣的傷害。”

撿到你,是他的幸運,縱然世界再危險,也能與美麗的人談一場美麗的戀愛。

黑發青年把自己憧憬過的戀人小心地放到床上。

法國人在甜蜜地笑著。

異能力沒有覺醒,然而那份最高等的空間之力藏在他的眼中,金光閃閃,令人心醉,仿佛能窺探到《彩畫集》的詩歌世界。三次元的超現實主義詩歌的鼻祖,二次元的法國超越者,二者組成了獨一無二的蘭堂。

麻生秋也低聲道:“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明天會變得更好的。

比如你,比如我,比如這個終究會走向和平和繁榮的世界。

……

數個月後。

有了法國巴黎的出版社大力支持,詩集《通靈者的書信》在法國紮根。

文風新穎的詩集在法國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詩人讓·尼古拉出名了。

說來有一些很有趣的小道消息,異能力者們普遍具備高文化修養,喜歡讀書的人居多。根據各國政府的一項調查發現,異能力者們越強大,越懂得欣賞文學,偶爾還會自娛自樂地寫一寫,藏著掖著,不愛給彆人看。

尤其是國際文壇凋零,可看的讀物太少,異能力者們也文荒了。

一有好的作品,注定會流入法國異能力界的圈子。

誰都知道這些人各個浪♂漫。

法國政府還在緊張地派遣異能力者參加大戰,與各國打得死去活來,不知道自家大本營的異能力者們私底下還在捧著詩集放鬆心情。

英國的當代超越者太多,打不過,全靠結盟頂住壓力,偶爾喊一喊法蘭西必勝的口號。德國超越者數量不多,讓大佬頂上去就好了,什麼德國的歌德啊、席勒啊之類的人,那不是普通異能力者該去思考的問題。

活著,不好嗎?

常暗島大戰,曾經祖上闊過的法國肯定不會是戰敗的國家。

法國沒參戰的異能力者們私底下交流起來。

“這本詩集挺不錯的,給我一本,是我沒見過的風格。”

“十九世紀的作品?”

“不是,新人寫的詩歌,貌似是去了海外的法國人寄回國的作品。”

“上帝啊!一點也不像是新人,詩歌的格律掌握得真好。”

“那首《元音》寫得好古怪的……”

“是你沒看懂!”

“難道你看懂了?謝謝,不要裝你好像有多厲害。”

“《奧菲利婭》?這首詩歌和我看過的歌劇有關嗎?嘶……居然寫到了《哈姆雷特》裡的人,那位《哈姆雷特》的劇作家可是英國赫赫有名的超越者莎士比亞!我把他創作的歌劇看了不下二十遍了!”

“噓,小一點聲,彆隨便討論英國的超越者,還在打仗呢。”

“法國人不會遜於那些卑鄙的英國佬!”

“我們才是異能大國!”

一不留神,幾位在交流的異能力者們就共同敵視起了英國,使得提出喜歡看歌劇的一位異能力者滿臉尷尬地躲起來。

異能力者通常占據社會的高位,有了他們帶頭的風氣,上行下效,超現實主義詩歌的大熱出乎了法國文壇的預料。某種程度上蘭堂實現了自己的心願,他的詩歌傳入了法國,傳入了夏爾維勒,傳入了那些過去的熟人的視線之中。

失去了異能者的身份後,蘭堂的才華受到了祖國人民的認可。

荒蕪的法國文壇被注入了一股新生力量。

這是一位天才!

出版國外的詩歌獲得成功,間接帶動了日本的銷量,法國的稿費三個月一結,蘭堂收到祖國寄來的法郎時措手不及,亮晶晶地看著自己的成果。

法郎上印著法國國王的頭像,手持利劍,莊重威嚴。

麻生秋也趁著他喜不勝收,把對方的耳罩一摘,換成了新款貓咪耳罩。

戴著貓耳朵的長卷發美人還對他眨眼,電他。

“秋也,我成功了!”

麻生秋也用新買的錢夾,為蘭堂裝好紙幣,交到了蘭堂的手裡,蘭堂緊緊抓住,如同抱住了自己的一個夢想。

“你的名聲將會傳遍法國,成為新生代的天才詩人。”

“無人阻礙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