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二十章

這篇《法國文豪成長記》發表後,榮登蘭堂最喜愛的榜首。

原因很簡單,秋也臉不紅心不跳地在裡開車。

雖然是不露骨的類型,但是刺激啊!

蘭堂把自己代入男主角,把女主角腦補成秋也,想到故事裡兩人的結局是全世界到處跑著冒險,他喜滋滋地說道:“秋也變成女孩子很可愛呢。”

此言一出,蘭堂沒有注意到自己暴露了一個“破綻”。

——這家夥是個雙性戀。

因為和蘭堂在一起,麻生秋也不知道多少次吐槽過法國人了,不止浪漫多情,還在感情生活方麵隻要看對眼,管他是男是女,先睡了再說。為了減少蘭堂精神和身體上出軌的雙重可能性,麻生秋也在養他的時候操碎了心。

性與愛是美妙之物,他希望蘭堂能意識到愛比性更重要。

“蘭堂,平時看見了漂亮的小姐,也必須保持距離,要想到我。”

“秋也會吃醋嗎?”

“超級吃醋,隻想蘭堂喜歡我一個人!”

“我儘量吧。”

蘭堂是遵從內心的人,不會輕易答應無法承諾的事情。

法國美人捧著出版社的樣書,上麵有著麻生秋也的親筆簽名,他親了作者一口:“我現在最喜歡的就是秋也了。”

麻生秋也滿懷柔情,腦海裡自動蹦出雙方好感度上升的提示音。

他要用愛編織出撈住蘭堂的網。

纏緊了!

打上結!

決不能讓在感情上不愛負責的法國人跑掉!

仿佛是人類共同的錯覺,下半年的時光總是過得比上半年快,沒有做什麼事,便等來了年底的日子。這一年,麻生秋也的生命從單線變成了多線模式,他努力工作,賺錢養老婆和在外的孩子,與擂缽街的中原中也保持著半個老師的關係。

之所以是“半個”,是麻生秋也選擇單方麵的付出,並沒有打算因此收取回報,他隻是希望中也不要變成文盲。以他上輩子千軍萬馬過高考獨木橋、在正規大學畢業的水平,教一個日本的孤兒綽綽有餘。

中原中也的孤兒生涯,不知不覺變成了咬著筆頭,苦著臉看書為開端。

整個“羊”組織裡願意讀書的人幾乎沒有。

大家望著厚厚的書本就逃了。

麻生秋也樂於如此,每周抽空一次,專心教導不好意思拒絕他的中也,順便布下課後作業,等待下周的時候過來查看。

蘭堂倒是知道秋也時常會去擂缽街,受到孤兒們的歡迎,鑒於他自己不太喜歡小孩子,又對擂缽街有心理陰影,他便不打算陪同過去。每次秋也說自己是有目的性地資助這些孤兒,蘭堂都是笑了笑,暗道:秋也是善良的人。

工作歸工作,工作之外的空閒時間裡,麻生秋也確實是一個難得的好人。

遇到老奶奶有勇氣扶一下,碰到問路的也好聲告知。

這點祖國教育下的責任和義務,麻生秋也選擇保留,正如他心底的底線,他不會要求人人如他一般不恃強淩弱,卻能保證自己活得問心無愧。

這一點,麻生秋也是向原著中的中原中也學習。

“中也,冬天快到了,要穿多一點。”

不再一味地捐贈大量的物資,麻生秋也把家裡多餘的保暖物品帶給了小羊們,其中蘭堂拋棄的“舊物”找人改了大小尺寸,全部送給了中原中也,把帶著嬰兒肥的橘發男孩給包裹成了一隻毛茸茸的團子。

媽媽不想用的東西,留給兒子,天經地義。

其他人則沒有這個待遇了。

“羊”組織裡,所有人都發現了麻生先生對中也日漸濃厚的疼愛之意。唯一慶幸的是,麻生先生沒有打算收養中也,使得他們還時常能接到救濟。

中原中也的臉蛋紅紅,藏在溫暖的圍巾下,一雙藍眼睛不含雜質,純粹地望著對他好的麻生秋也。他的人生很幸運,一開始就遇到了收留他的互救組織,再後來碰到了對他投緣的麻生秋也,學習到了外界上學才能掌握的知識。

中原中也很聰明。

聰明到他明白自己的價值,隱藏來曆,在麻生秋也麵前十分乖巧懂事。

這樣不像未來“羊之王”的小羊,是八歲的限時限定版本。

特!彆!可!愛!

麻生秋也內心飄起小花花,照常放下一遝課後題目,便看見了笨拙賣可愛的中原中也皺起了包子臉,眼睛也變得水汪汪起來。

【不想做題。】

【駁回,我們家沒有低文化的人,不能被人瞧不起啊!尤其是你那個大約上過家庭教育、十四歲跑來橫濱市自殺的搭檔。】

這段對話發生在兩人的心裡。

中原中也人小鬼大地歎了口氣,承諾道:“麻生先生,我會做完的。”

麻生秋也揉了一把男孩的橘發,按耐住給對方訂牛奶的衝動。

“中也加油啊。”

隨後,麻生秋也就提起公文包回家去了。

麻生秋也一離開,小羊們立刻圍上了保受知識填塞的中原中也。

粉發的柚杏以小女孩的優勢,撲倒在中也的背上,嬉笑道:“中也,你沒看見麻生先生的目光嗎?那根本是在對待自己的兒子啊。”

中原中也站穩雙腳,沒讓同伴把自己壓趴下,呐呐地說不出話。

其他人七嘴八舌道:“中也,要不然你下次就喊他爸爸吧。”“對啊,即使沒有正規的收養程序,喊一句爸爸也不吃虧。”“麻生先生不像是富豪,但是反而安全一些,我相信他不是壞人。”“應該就是普通的上班族吧,比那些口口聲聲憐憫我們的記者要好多了,每次來看我們都會帶糖果。”

中原中也低著頭整理課本和草稿紙,找理由說道:“我有自己的父母。”

柚杏戳破他的借口:“你不記得了。”

中原中也扭過頭。

那根脖子上的項鏈如謎題一般地牽掛著他的心,他想知道讓自己變成人類的家夥是誰,給他戴上長命鎖,祝福他長命百歲的家夥又是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