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一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二十一章

次年,四月份。

“叮當——”清脆的鈴鐺聲與門扉打開的聲音出現。

從街邊散發香甜氣息的麵包店裡,走出來了一個上班族模樣的黑發青年。

比起一般勞碌命的上班族,他的容顏過於俊美出挑,衣服貼服身材,沒有標簽,是私人訂製的西服。若不是他身上有著氣定神閒的精英氣質,手上戴的不是炫富的昂貴腕表,而是低調的商務表,估計該被人懷疑職業是牛郎了。

麻生秋也懷裡抱著紙袋子,裝有新鮮出爐的可頌和法棍,很注意不讓麵包沾到身上的高檔西裝,又因為心情的愉快而眯起了黑瑪瑙般的雙眼。

他剛訂了一個蛋糕,是橘子味的貓咪水果蛋糕,在他心中,每一個可愛的孩子都是貓咪,而不是狗狗,尤其是小中也是典型的橘發。

過幾天,中原中也就要過九歲的生日了。

“正好中午有空,買一點麵包回去給蘭堂吃,法棍咬不動,但是泡湯吃還不錯。”午休期間,準備中午回去見戀人的麻生秋也絲毫不覺得辛苦。

他乘坐同事的順風車前來橫濱市口碑極好的麵包店,準備步行回家。

途徑數個關門大吉的店鋪,他稍稍側目,嘴角掛著溫和的笑容,實則掩去了那份即將見到戀人和為兒子慶祝生日的喜悅。

日本戰敗,橫濱市成為了多**閥入駐的城市,真正的“法外之地”。

失業率飆升。

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也不算少數。

城市的混亂指數居高不下,無數罪犯潛伏進來,掀起無數罪惡和血腥。明明已經結束了常暗島大戰,日本交付了賠款,橫濱市卻和戰時狀態一般無二。

軍警和沿岸警備隊等等失去作用,焦頭爛額,還不如橫濱市的市警和黑手黨有用。好吧,他又不小心說了大實話,港口黑手黨真是一個維護和平穩定的“好”組織,與某個動漫裡拯救世界的意大利黑手黨有得一拚。

“生活在這樣的年代。”麻生秋也默默地想道,“真是不幸啊。”

好在他不再是去年的自己了。

由於他成功“預測”到了戰爭與橫濱的亂局,提前為港口黑手黨謀劃了相當多的利益,極其重視人才的港黑首領直接把他當心腹培養,暴力是黑手黨獲取利益的一種手段,要是有人的智力能做到同樣的事情,不亞於一名優秀的異能力者。

經過組織不留餘力的訓練,麻生秋也的體術勉強達到了組織的中下水平,槍術過關,自保有餘,總算不會被敵人輕易乾掉了。

當然,這個中下水平與太宰治的肯定不一樣。

麻生秋也不著痕跡地避開人群,眼神望向角落裡,發現了一個跟蹤自己的外國人,盤算著是哪個國家的人,有無背景,值不值得乾掉。

自港黑的地位提升後,最近盯上他的人也不少。

敵對組織的人?

犯罪者?

亦或者是被他破壞“合作”機會,遲來一年報複他的英國佬?

他往僻靜的巷子裡,而橫濱市陰暗的小巷子不愧是出事率最高的地方,承載著大半的罪惡。五分鐘後,他一臉無事發生過的表情重新走出來,西裝下外套下的槍口發熱,皮鞋上沾到的血漬被擦乾淨,紙巾丟去了垃圾桶裡。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在黑手黨裡較為軟弱可欺的信條,卻沒人再敢小覷。

經常跟在港黑首領的身邊,麻生秋也的成長肉眼可見,手段也越發乾淨利落。他在組織兢兢業業工作,對同僚溫潤無害,從不急紅臉,對外麵的敵人則毫不留情,導致他在組織內的口碑意外的還不錯。

——十足的兩麵派。

麻生秋也卸下在外的表現,回家換鞋,把麵包放到餐桌上,洗乾淨手,確定身上沒有多餘的氣味和痕跡,走向書房的方向。

他敲了敲書房的門,沒等他打開門,蘭堂就拋下靈感跑出來了。

“你怎麼回家了?最近不是很忙嗎?”

“忙不是借口。”

麻生秋也否認了大部分家庭裡出現的台詞,以歐洲的禮儀親吻了蘭堂的左右臉頰,表達了自己一個上午見不到對方的思念之情。

他把自己的戀人藏在安全的後方,保護對方的每分每秒,充滿快樂。

“我想你,怎麼也會想辦法見到你的。”

“秋也……”

蘭堂立刻嘴角上揚。

麻生秋也靠在門口,擺出帥氣的姿勢,說出的是標準家庭煮夫的話:“蘭堂,中午吃意麵還是牛排?羅宋湯還是玉米濃湯?”

蘭堂一口答道:“隨便,秋也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仿佛他有多好養活一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