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二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二十二章

等等,不能跑,冷靜,冷靜!跑了就等著身敗名裂了!

穩住呼吸!

不就是一隻野生的亂步嗎?

麻生秋也的心裡驚濤駭浪,假如世界給他一次時光倒流的機會,他今天一定選擇加班!哪怕喊住他的是黑泥精太宰治,他都不會這麼慌,因為年幼的太宰治涉世未深,聰明歸聰明,尚未達到一眼看穿自己的洞察級彆。

江戶川亂步,開局滿級啊!

隻需要一眼,對方就能用孩子氣的目光看穿他整個人,扒光隱藏的秘密,文野世界觀裡智力的巔峰存在。用《彈丸論破》的話來形容,這個人能看穿一件事前因的前因,牢牢地掌握住推理的真相。

剝離對劇情人物的濾鏡,麻生秋也的理智告訴他:我已經穿越了多年,沒有人能做到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看穿他是一個穿越者的能力。

最後一層秘密尚在。

他要麵臨的是江戶川亂步會不會把他騙了法國人的事情宣揚出去。

唯有這個,唯有這個!不能被說出來的秘密!

江戶川亂步無所顧忌,什麼都敢說出口,武力值又弱得一塌糊塗,要不是麻生秋也有自己的做人底線,他真的想當場乾掉對方。

這一刻,他與版裡的福澤諭吉崩潰的心態重疊。

把這個家夥丟進大海裡算了!

麻生秋也用最快速度壓下驚恐,雙眼鎖定對麵跑來的江戶川亂步。

對方看上去是十三、十四歲的少年,四肢纖細,頭發淩亂,有兩天沒洗過頭的樣子。少年的身上穿著還算乾淨得體的舊衣服,非偵探服,褲子保留長時間坐車留下的褶皺,鞋頭沾著不明顯的灰塵,背上的包塞了個八分滿,應該是放置了一些柔軟的衣物或者是生活用品。

以中也的年齡,推算原著的時間線——

當前階段的江戶川亂步未滿十四歲,沒有遇到過拯救自己的福澤諭吉!

在此期間,江戶川亂步的經曆可以再進行細分:一無所有,剛來橫濱市的第一階段;加入警察學校,接觸複雜人心的第二階段;被警察學校趕出去,無家可歸,可憐兮兮的第三階段;為了養活自己,開始迷茫打工的第四階段;打工屢屢失敗,被辭退後,討厭這個“莫名其妙的世間”的第五階段。

麻生秋也回憶附近的公交車,自己乘坐的那一趟符合要求,前麵會途徑過一個中轉站,那邊有很多大巴的起始站是鄉下的城鎮。公交車後麵的路線裡有一站是橫濱警察學校,距離這裡有一點遠,應該是亂步的目的地了。

他心中的冷意散去,根據文野版的內容,拚湊出第一階段的劇情:十三歲的江戶川亂步父母雙亡,舉目無親,忽然記起父親說要是出了什麼事,就讓自己去投奔在橫濱警察學校擔任校長的熟人。

所以,這隻懵懵懂懂的江戶川亂步就跑來了橫濱市,不小心坐車下錯站,恰巧看見與自己乘坐過同一線路公交車的人。

十三歲的亂步√。

剛來橫濱市,生活自理能力極低√

啥也不懂,啥也不會,就知道瞎逼逼的幼崽√

沒遭遇社會毒打√。

好忽悠√。

麻生秋也得出以上結論,結束頭腦風暴,對睜著一雙純淨翠瞳,看上去比自己還柔弱可憐一萬倍的少年笑著說道:“是去學校嗎?我帶你過去吧。”

江戶川亂步聽見他沒頭沒尾的話,歡快起來:“對,謝謝大叔!”

麻生秋也又說道:“作為報酬,我給你省去坐車和走路的時間,你不能在其他人麵前談論我的事情。”

江戶川亂步舉起雙手讚同,滿不在乎道:“雖然大叔看上去很有趣,隱藏了什麼,但是我才沒興趣八卦你的感情生活。”

麻生秋也的笑容消失。

千防萬防,防不住路過的亂步,果然不能抱有僥幸心理!

麻生秋也忍住拎起他丟進垃圾桶裡的衝動,對路邊招手,打來一輛的士車,對司機說道:“你好,我們要去橫濱警察學校。”

司機聽見地址是警察學校,放心地說道:“好的,十分鐘能到。”

乘車途中,江戶川亂步的嘴皮子就沒停過,還老是指著窗戶外麵的地方,勉強遵守了在其他人麵前不說對方的事情的約定,“我想吃這個!”“這麼多人排隊,不愧是橫濱市的老店!”“大叔,城市比鄉下熱鬨好多呀!”

他隻顧著說話,麻生秋也保持安靜,偶爾接幾句,能跟上對方毫無邏輯的跳躍性思維,直到中間蹦出少年一句快樂的話:“司機大叔,你老婆出軌啦!”

一陣急刹車的聲音響起。

麻生秋也與江戶川亂步被趕下來,司機怒不可遏地拒載了。

麻生秋也悲哀:“……”

十分鐘不到!

你就能得罪一個陌生人!

在內心抹了把臉,麻生秋也拉了一把愣住的亂步,“走吧,距離也不遠,我帶你走過去好了。”

江戶川亂步收回去看的士車的視線,茫然地問道:“司機大叔怎麼了?”

麻生秋也隨口道:“他太開心了。”

觸及到知識盲區,江戶川亂步一臉貓貓困惑.jpg

路過小吃店,麻生秋也順手給亂步買了一包紫薯麻薯,邊走邊說道:“不是每個人都會對一件事有相同的反應,有的人有被NTR的快樂。”

江戶川亂步口出驚人:“比如你喜歡NTR?”

麻生秋也的臉色黑了一秒,皮笑肉不笑道:“不想吃了就給我。”

江戶川亂步護食,塞進嘴巴裡,抱怨道:“我想吃紅豆麻薯,不想吃麻薯。”

麻生秋也淡然道:“沒有賣。”

有也不給。

你這個隻吃紅豆餡,不吃麻薯,偏偏喜歡紅豆麻薯的浪費狂。

江戶川亂步仿佛能看穿他的腹誹,癟起嘴,“麻薯不甜。”

麻生秋也一路上買零食進行投喂,親自把吃飽的年幼少年送到了警察學校的門口,臉避開監控攝像頭,沒有進去,作為黑手黨要有自覺,離條子們遠一點。

“我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記得啦。”

江戶川亂步對這種類型的話,很容易就產生了不耐煩的情緒。

麻生秋也為了自己的小命不敢輕信對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