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六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二十六章

大戰後到現在,失業率飆升。

明眼人看得出來日本政府真的著急了,報紙上時不時是鷹派政客被殺的消息,亦或者某某大型會社宣告破產,凍結資產,內憂外患不斷。日本社會局為了解決失業率的問題,動用財政撥款,緊急發放對失業者的救濟補貼。

在特殊的時代背景下,童工的問題不複存在,未成年也能去打工。

未成年犯罪的情況也在潛移默化的增長。

它成為新的重大課題。

日本異能特務科對港口黑手黨保護橫濱市市民,收保護費等等情況從反感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僅花了不到半年的時間,默許了港口黑手黨對橫濱夜晚的統治權,整個國家的人一起艱難求生,想要熬過困難的一年。

相對的,在這場戰後年代裡投資成功,屢次撈金的港口黑手黨成為了橫濱市最大的“靶子”,不止是國外軍閥會沒事找事,犯罪者也喜歡對他們黑吃黑。

買下了不少保健品專利的麻生秋也,商業談判結束的回程路上就被劫持了。

他坐在車裡沒有動,手腳冰冷,車窗外是對準他的槍械。

看得出來是常見的手/槍型號。

“自己走出來!”

麻生秋也先是下意識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保鏢,兩朵血花濺出,兩名武鬥派的成員就相繼被爆頭,緩緩地倒了下來,司機坐在前排滿臉驚恐。

緊接著,一抹紅點移到了麻生秋也的額頭上。

有遠程的狙擊手!

為了錢不惜一切代價的惡棍們,得到國外軍閥的資助,不留餘力地攻擊本地勢力,而非武鬥派、非異能力者的文職成員成為了最好的下手對象。

麻生秋也在組織裡的地位還算不錯,卻沒有資格得到異能力者保鏢。

“Shit!”他心裡罵了一聲,提心吊膽起來。

自己的行蹤應該是保密的啊!

麻生秋也頂著狙擊手的壓力,推開門,雙手舉起,示意不要輕易開槍。他刻意露出害怕膽怯之色,往那些敵人麵前走去,每一步在極力思考對策。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他的小命寶貴無比,不能硬碰硬,這種敵對的情況下不怕遇到神一樣的對手,就怕對手和豬一樣不動腦子。

“我是港口黑手黨的商業談判人員,不擅長武力,同行的人可以作證!”

這句話是有用的,免去了敵人緊張手抖就開一槍的可能性。

他身上的手機和配槍被搜出來,小型的防身物品也被找出來,手上鎖上了手銬。下一秒,麻布袋子就套在了他的頭上,視線一黑。

綁匪們大笑起來,對同伴說道:“成功了,是港黑的人,看著不像是低級成員,坐的車可是商務車。”

隨即,拿槍威脅他的人粗魯道:“走!”

麻生秋也被對方從後麵踢了一腳,踉蹌幾步,咬緊牙關,摸黑走路。

下車之前,他已經偷偷給皮帶上的定位器發出了求救警報,通知了港口黑手黨。等港口黑手黨的救兵到來之前,他要抗住刑罰,什麼也不能吐露,否則救兵來了第一個解決的就是他,自己為港口黑手黨賺再多的錢也沒有用!

叛徒,必須死!

麻生秋也試圖去記住路線,發現真的不熟悉,自暴自棄了。

他上了綁匪的車,被帶去了對方的據點。

車內坐著其他人,離他最近的一個男人體味很重,對方玩著他的手機,逼迫他解鎖。麻生秋也有每天清理手機的良好習慣,留下的全是不怕被檢查的內容,乾脆說出了密碼。高明的黑客可以找回刪除的消息記錄,而這種人也能破解密碼,麻生秋也不信這群臨時起意的人做得到。

男人似乎對港黑成員的事情比較好奇,迫不及待地看了起來,點開圖冊的時候,他看見了一些橫濱市的風景照和美食照。

看上去與普通人沒有區彆。

抵達目的地後,綁匪們各個放鬆下來,把麻生秋也丟在椅子上鎖起來。打開裝了商業洽談的文件袋,以為是什麼貴重物品的綁匪們看見內容後全部哈哈大笑。

“保健品?”

“港黑還經營這種東西嗎?要笑死人了!”

“居然是在買一些印度品牌的保健品專利……啥,專利費用這麼高?”

“黑手黨有錢啊,不知道他們會花多少錢把人贖回去,嘿嘿,在贖回去之前,你最好給我吐露一些更有用的情報。”

“大哥,那幾個外國人不是想知道港口黑手黨高層的情報嗎?我們問問他,不說就打一頓……喂!你有那些人的照片和身份信息嗎?”

隔著布袋子聽見這些話的麻生秋也一言不發,好似一個沉悶的雕像。除了在被發現戴了價值不菲的鑽石戒指,遭到強行剝奪的時候,身體微微顫了顫,哪怕是遭到毆打的時候也沒有半點需要痛哭求饒的反應。

他的眼神變得冷漠而陰鬱。

放空思維。

之後,是漫長的煎熬與等待,直到空氣裡的血腥氣泛濫開來。

“唰——!”

他儘量眨了眨眼,避開強光,視線模糊幾秒後,看清楚了摘下他頭套的人是一名長發的小女孩。十二歲的尾崎紅葉與他對視一眼,玫紅色的瞳孔流露出好奇,她的背後漂浮著和服女子外表的人形異能力“金色夜叉”。

“Boss派我來救你,你跟他們回去。”說完,她提著殺人的利器往另一邊走去,現場有還未死去,適合拷問的對象。

麻生秋也從椅子上站起身,疼痛反饋到了身上,自我催眠失敗了。

他抱住疼痛的肚子:“嘶,麻煩給我一下手機。”

尾崎紅葉的腳步一頓,“金色夜叉”飄到搶了麻生秋也手機的男人那裡,找到一個黑色手機,往麻生秋也的方向投擲而去。

麻生秋也手忙腳亂地接住,臉上有點破相,殘留著被揍的淤青。他顧不上自己的皮肉傷,撥通港黑首領的電話,等待片刻,公事公辦地彙報工作:“Boss,我與紅葉小姐彙合了,感謝組織的救援,我現在就把合同送回去,談妥的金額比預計的要低一些,配方在我的腦子裡,沒有泄露給任何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