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七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二十七章

連續三個加班日的地獄後。

麻生秋也的皮外傷不再疼痛,臉上不明顯的淤青用遮瑕膏掩去,他精神抖擻的回到家中就看見了提前收到信息,坐在沙發上對著壁爐取暖的蘭堂。

火焰跳躍在壁爐裡,也跳躍在了蘭堂的灰綠色眸子裡,似輕盈的靈魂。

彼此對視。

說不儘的話到嘴邊簡短起來。

“蘭堂。”

“秋也,你的工作地方這麼壓榨人的嗎?”

“哈哈——”

麻生秋也撓了撓頭,天然呆裝得不夠成功,說道:“還好啦,我們比政府的公務人員要輕鬆一些,他們可是號稱不下班就不用上班了。”

這種加班精神是法國人無法理解的,然而又有誰真心是想加班的?

蘭堂不語,朝他伸出雙臂,一副你知道的模樣。

麻生秋也上前抱住他,低頭靠到他的頭發上,嗅著那溢滿心頭的發香,與同性戀人在一起的男人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永遠不願意邋遢。他們會保持最好的儀表,談吐文雅,把生活當作親密的社交場所,儘情展現自己的魅力。

在蘭堂的麵前,麻生秋也一個粗魯的臟字也沒說出來過。

黑手黨的壞影響降低到最低。

“我想你了,蘭堂。”

每時每刻,每分每秒,黑發青年親吻他,享受著這份刀尖起舞的愛情。

蘭堂回應他:“我也是。”

濕潤的不止是嘴唇,還有渴望被愛和信任的靈魂。

有了一段養傷的時間差,麻生秋也身上的痕跡與體術鍛煉的後遺症類似,按理來說不會被外行人看出破綻。蘭堂撫摸秋也皮膚上的青紫色,指腹不敢用力,心中自動浮現相關的答案,頭貼著戀人的下顎,親吻脖頸。

他的眼中有冰雪層層堆積,刮起風聲,浮現了一絲危險的戾氣。

【秋也身上的傷,是被人打出來的。】

麻生秋也似有所感,手掌按住了蘭堂的頭,讓他靠在自己懷裡,身體的溫暖覆蓋了法國美人的臉頰,氣息交織,依偎著的兩個人遠離了外麵的混亂。

麻生秋也知道沒有騙過去,苦惱地笑道。

“蘭堂,太聰明了會活得很辛苦。”

“太笨會被人騙的。”

蘭堂悶悶地說道,無心之言,戳到了麻生秋也心虛的軟肋上。

麻生秋也的呼吸有一點亂,抱著對方的動作未變,沒有讓他再去看傷痕。

臥室裡的燈光明明暗暗,不知何時蒙上絢爛的金色。

猶如神秘的開關被打開了。

又或者是上帝隨手灑下了麥穗般的陽光。

蘭堂對力量的渴望,在麻生秋也受傷的情況下再度加強,刺激到了異能力。這是世界上最高等的異能力之一,所有人夢寐以求的力量,隱藏在蘭堂的靈魂之中,擁有這份力量的人足以守護住想要的東西。

“閉上眼睛,彆抬起頭。”

麻生秋也用領帶蒙上了蘭堂的雙眼,蘭堂溫順地聽從了他的話。

外表純潔的羊羔。

內裡或許是某種不知名的危險物種。

麻生秋也在他耳邊說道:“親愛的,來吧,在這個我想和你瘋狂的世界裡。”

蘭堂的臉頰莫名地紅潤三分,失去視覺,其他感官敏銳起來。

他聽見了心跳聲。

混亂的。

渴求的。

傷痕是男人保護家的勳章,全心全意的愛則是情場上的榮耀。

他想到了這些,生氣與甜蜜的情緒混合,辛辣複雜,秋也是他的男朋友,其他人不能傷害,不然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

蘭堂胡思亂想了一會兒,很快無法集中注意力,習慣性地汲取溫度。

他的冷能被秋也濃烈的感情驅散。

在蘭堂看不清楚房間的過程裡,情緒開始激昂,堂堂前超越者墮落成了普通人,大腦迷糊起來,一心一意黏著分彆數日的麻生秋也。“彩畫集”變得虛幻起來,時隱時現,剝奪了現實的空間,又回歸了現實。

雙方達到高峰的一霎那,麻生秋也急忙閉眼,分明看見了刺眼的金芒乍現!

緊接著。

天花板上的燈被無意識扭曲的空間弄炸了!

嘶——不愧是空間係異能力。

這種清脆的破碎聲驚醒了蘭堂,像極了槍聲,蘭堂反射性地顛倒上下位置,壓到了秋也的身上。隨後,他慌張地坐起身,去扯眼部的領帶,臥室裡恢複了正常,玻璃窗無恙,除了黑掉的吸頂燈,好像沒有其他問題。

“秋也……我們家燈泡壞了?”

“不,是短路。”

麻生秋也躺平,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愛情偶爾也會短路,炸一炸,不出奇,隻要能細心修好就沒事。

蘭堂看到兩人的姿勢,眼睛亮了亮,一臉蠢蠢欲動。

漂亮的法國貓嬌矜地對飼養者試探。

“秋也,我要在上麵。”

“……”

心疼日本男友的遭遇的蘭堂,今天也覺得自己是一個合格的戀人呢。

畢竟,你躺著,我來動就行了。

多貼心啊。

“Boss,經過港口黑手黨內部的實驗,保健品的功效有限,我可以找他們要賠償嗎?”白天,麻生秋也腰酸地站在港黑首領麵前,往常冷靜克製的麵容上流露出一抹極深的失望,譴責那些印度佬們的虛假宣傳。

保健品或許可以大賣,符合市場需求,為港口黑手黨賺到很多錢,但是沒效果就是沒效果,並未給他的夜生活增加一夜七次的次數。

麻生秋也認命地總結:“我投資失敗了。”

港黑首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