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八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二十八章

街邊的快餐店裡,麻生秋也十分注意養生,隻點了兩杯牛奶和三明治。

江戶川亂步吃著三明治,就著牛奶,嘴巴上一圈奶漬,像是小貓偷吃牛奶留下的白色胡須,襯托少年的臉稚氣可愛,全身皆是單純的氣息。

麻生秋也支著臉頰打量黑發綠眼的少年。

簡直是一朵溫室裡栽培的珍貴花種,未經風雨,長出的花骨朵嬌嫩欲滴。要是有最好的園藝師,自然能讓它順利成長,綻放出舉世無雙的光彩。可惜為江戶川亂步遮風擋雨的天才父母,來不及保護他到成年便意外離世了。

第一次見到亂步,他感覺渾身涼颼颼,一絲不/掛,秘密全曝光。

第二次再見到對方,他的心態沒那麼炸裂,但是濃濃的無奈感揮之不去。準確來說,他就像是被一隻貓抱住了腳,走不開,小爪子勾住褲子,明知道對方是把自己當飯票,還是違背了意願的請了一頓晚餐。

江戶川亂步舉手示意:“我沒吃飽,還要吃紅豆麻薯!好久沒吃過了!”

麻生秋也的手一滑,再次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瓜娃子!

江戶川亂步捧著牛奶杯,滿眼期待,仿佛麻生秋也會滿足他一樣。

事實上麻生秋也歎了口氣,招來服務員,付出小費,請快餐店的服務員幫顧客到對麵的日料店裡去買小吃,“買三碗紅豆麻薯就可以了。”

江戶川亂步嘴巴剛一張,麻生秋也的目光斜了過來。

“你吃了三明治,又喝了牛奶,彆想一口氣吃八、九碗紅豆麻薯。”

“……大叔又看穿了。”

江戶川亂步的興趣轉移,如同炫耀般地對成年人說道:“你應該說十碗的!我剛才想吃的是十碗!如果是我母親,肯定能更加精準!”

麻生秋也一針見血:“以你的胃口,再喜歡也吃不到十碗。”

江戶川亂步否認:“不可能!”

麻生秋也端起自己快要涼了的牛奶,喝了一口,“吃這麼多,你會膩的。”

他倍感滄桑,在亂步麵前不僅要偽裝“+200”的智商,還感覺老了十歲。

可惡,他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啊!

“我開動啦!”江戶川亂步等來了服務員買來的紅豆麻薯,開動後,發現吃三碗達到養生標準的七分飽,不禁嘟囔道:“似乎真的吃不了十碗呢。”

麻生秋也掃過挖掉了紅豆餡的麻薯,“吃飽喝足就走吧。”

江戶川亂步的興奮勁一滯。

對麵的少年,立刻抗議道:“就這樣?大叔看不出我無家可歸了嗎?總該有一點……那個什麼感情之類的?”

麻生秋也牙花疼,慢條斯理地反駁回去:“你算哪門子的無家可歸,隻要你臉皮厚,學校還是會讓你住宿舍的啊。”

江戶川亂步用筷子戳在碗裡的麻薯皮,“我不想回去。”

麻生秋也誠懇道:“孤兒院。”

江戶川亂步:“……”

麻生秋也看了看腕表上的時間,再不回去,蘭堂要給自己打電話了。

“我要回家了,而且我沒有收留你的理由。”

他有秘密要隱瞞。

帶亂步回家,是嫌家裡的法國貓不夠可愛嗎?黑貓還是留給福澤諭吉養吧。

“大叔……”

江戶川亂步的語調低了幾個分貝,有一點無措和孤獨。

麻生秋也已經離開幾步的腳步頓住,捏緊了手裡的麵包袋,印象中的名偵探永遠是自信飛揚的模樣,受到武偵社全體成員的愛戴和關心。

他轉過身去看對方,對方翠色的眸子滿是茫然,腦海裡原著的描述不期而然地出現——【在天才雙親身邊長大,不諳世事的獨生子。】

他與江戶川亂步的相遇,是跟後來的福澤諭吉不同的。

十三歲的亂步啊。

學校的第一關就讓亂步忍耐不了嗎?未來有各種的社會磨礪等著啊。

手機的電話出現,是蘭堂的電話,買麵包和陪亂步吃飯耽誤了麻生秋也不少時間,他歎氣地對手機另一頭的人說道:“親愛的,我稍後回去,不方便多聊,路上碰到了一隻求投喂的小貓咪。”

回到桌位上,麻生秋也把麵包袋塞進了江戶川亂步懷裡,“給你當明天的早餐吧,晚上彆貪嘴偷吃,小心消化不良,每次吃七分飽就可以了。”

江戶川亂步彆扭道:“我才不是貓咪!”

重點不是“求投喂”嗎?麻生秋也的槽點要被他全麵激發了。

“不想上學,你就想辦法養活自己。”麻生秋也站在那裡,沒有坐下,細長的雙眸裡蘊含華國人的思維,“以個人而言,我是建議你繼續讀書的,警察學校的舍監代表不了所有人,在學校畢業,能讓你進入警視廳,成為你父親那樣的人。”

江戶川亂步歪頭,“你不認識我父親,卻了解他嗎?”

麻生秋也為自己披上高智商的特效,淡然一笑:“你身上有著你父母留下的痕跡,很容易讓人想到那位退休隱居的刑警,被稱之為「千裡眼」的男人。”

江戶川亂步找到話題,抱怨起家裡是母親更厲害,父親沒那麼厲害。

“……我告訴你,父親總是被母親打敗哦。”

“嗯,令堂值得敬佩。”

麻生秋也對原著那位無名的家庭主婦以示敬意,若能見人,必然退避三尺。

江戶川亂步蔫了,發現大叔沒有回心轉意的想法。

“你都在外麵偷偷養孩子了,為什麼不再養一個我呢?”

“……”

此言一出,快餐店裡的服務員露出八卦之色。

麻生秋也深呼吸:“你忘記了約定嗎?”

江戶川亂步急忙回答:“我沒有忘記!剛才是在開玩笑啦,沒人會當真,我知道那個孩子和你沒有血緣關係——唔!不是私生子!”

“彆解釋了!”麻生秋也拒絕聽他越扯越亂的爆料,捂住這張破嘴,“我知道你想表達什麼,求你閉嘴啊!你還想不想知道你明天去哪裡生活?”

知道他為什麼不想收養亂步嗎?

就這?就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