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二十九章

蘭堂最近外出的次數頻繁。

麻生秋也回家,瞧見對方掛在衣帽架上的帽子和外套,再去看穿居家服的蘭堂。

文野世界最出名的一頂黑色帽子就在他們家。

“蘭堂今天又去了哪裡?”麻生秋也空手回來,今晚沒帶公文包,走到衣帽架前,取下蘭堂的帽子,笑嘻嘻地戴到了自己頭上,對著旁邊的落地鏡照了照。但凡工作量沒大到晚上要加班,他就不希望把工作上的事情帶回家。

蘭堂窩在沙發裡,捧著保溫杯,小小地喝了口味道古怪的枸杞當歸湯。

這麼多天下來,早就喝適應了。

還真有點效果。

蘭堂見到戴帽子的秋也,情不自禁說道:“去看了一個法國人舉辦的畫展。”

麻生秋也調整帽子的位置,黑色很配他的西裝,管理好表情後,他還特意掏出了外套下的槍/支,頂了頂帽簷,擺出冷酷帥氣的殺手姿態。

可惜沒有打卷的鬢毛,也沒有裡包恩意大利人的五官和高挑矯健的身材。

Cos了個五成像。

麻生秋也隨即破功,戲謔地說道:“蘭堂,帥嗎?”

蘭堂懶洋洋道:“秋也沒有殺氣啊,一看就是剛入行級彆的殺手。”

麻生秋也:“……”

你一不留神說出了什麼不符合“人設”的話。

蘭堂慢半拍地捂住嘴,眼睛迷蒙地眨了眨,裝傻充愣:“秋也,我最近在看殺手題材的電影,裡麵的殺手好像都很魁梧。”

麻生秋也找出尺子,測量身高,可悲地說道:“喝了兩年牛奶,長高一厘米。”

二十歲到二十二歲的最後補營養的階段,效果有限。

他隻有一米八三。

距離法國人身份的蘭堂還差兩厘米。

蘭堂笑個不停,肚子突然咕嚕一聲,他抱住靠枕,蜷縮起來,“秋也,餓。”

麻生秋也摘掉帽子,脫掉外套,卷起衣袖走進廚房,嘴裡沒忘記叮囑苗條的蘭堂:“在外麵不要老是吃咖啡、點心一類的下午茶,主食才能填飽肚子。”

家裡的廚房是開放式的類型,兩人依舊能隔著推拉門聊天。

“今天給你煎牛排,昨天剛買的,我先拿出來解凍,配菜放花椰菜。”

“秋也~,我還想吃空心麵。”

“好。”

“明天我給秋也做新的法式料理,我跟著電視學了不少。”

得到戀人的包容的蘭堂對麻生秋也邀功,兩人是輪流下廚,隻是蘭堂偷懶的概率高一些,麻生秋也為了讓兩人三餐時間正常,經常主動進廚房。

聞到廚房裡的香氣,蘭堂到書房裡拿出自己買的紅酒,當作兩人的飲品。

這是蘭堂用自己的詩集稿費購買的酒。

麻生秋也給餐桌擺盤,瞧見蘭堂替兩人倒好的酒杯,有理由懷疑中原中也的不少習慣是從蘭堂那裡繼承下來的,不然一個三觀正的擂缽街貧窮少年,怎麼在加入了港口黑手黨之後就突然性格大變,奢侈**起來。

“乾杯。”蘭堂執起酒杯的手脫下了手套,相當漂亮。他的優雅不是吸血鬼類型的優雅,即使憂鬱,也是帶著亮光,有追求生命之人的生動氣息。

麻生秋也笑著反問他:“為什麼而乾杯呢?”

蘭堂找了一個理由,愉快地說道:“為受貓咪喜歡的秋也。”他的灰綠色眸子裡閃爍著智慧的光芒,“那是和擂缽街的孩子們一樣,很可愛的小貓咪吧。”

麻生秋也乾咳幾聲,默念道:我不是幼崽控,我隻是一個單純的貓控。

“乾杯。”麻生秋也不敢逗他,與他喝酒,忘記煩惱。

美食,美酒,美人。

不大不小的日式圓桌上不用燭光,隻需要花瓶裡的一枝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