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三十章

近期,暗市上有人以匿名懸賞抓捕“不明身份者”。

那些人,其實是異能力者。

掌控著這座城市的陰影麵,宛如“黑夜”般的港口黑手黨嗅到不詳的氣味,篩選掉乾擾的信息後,這份情報經過兩次轉交後,來到了麻生秋也的手中。

麻生秋也聯想到上次綁架自己的事件,一陣恍然,有人想了解港口黑手黨的異能力者。他沒有江戶川亂步一眼看穿真相的能力,卻不是什麼粗神經的傻子,土鱉們綁架自己得不到什麼真實的利益,文職成員最大的價值就是“情報”。

同時,策劃這起不入流的綁架事件的組織,並不想徹底得罪港口黑手黨,稍作試探,確定情報的嚴密程度後,讓他活了下來。用冰冷客觀的話語來說,他能安全被救出,是綁匪背後的組織與港黑組織之間的勢力博弈,對方隨手饒了他。

他屈起手指,敲了敲堅硬的木質桌麵,打磨光滑的表麵倒映出他不滿的目光。

誰會感到開心啊?

比任人操控的棋子還要羞辱的是——懶得殺你這種炮灰。

“這樣的僥幸不能有第二次,我沒有異能力,既是安全的,又是極度危險的,他們不會來特意針對我,最多是台風來臨,我在邊緣被卷入進去。”

麻生秋也諷刺一笑,目光死死地釘在了匿名懸賞者的代號上。

【V。】

這個破組織在原著中似乎沒被滅掉,勢力紮根在日本,是一個藏在黑暗之下不敢露麵、典型的異能力組織。他們懷抱著在麻生秋也看來和腦殘沒區彆的大義和理想——消除腐蝕國家的寄生蟲,驅逐國內的異能力者。

不,也許是與日本政府內部的人勾結吧,自相矛盾的目標。

“驅逐”這個詞,可是非常微妙的。

殺死、囚/禁、買賣、非法實驗、同流合汙等等,隻要該名異能力者不再出現在日常社會之中,身份消失,行動受到控製,不也能稱得上“驅逐”了嗎?

他放下情報,若有所思:“如果利用得好……拿V的名義去坑異能力者……”

比如說,他在港黑內部的仇人。

自從碰到過亂步,巨大信息差的優勢讓麻生秋也有點沉迷,要是沒有名為“蘭堂”的戀人藏在心中,鎮住了浮躁的念頭,他恐怕會做出什麼得不償失的事情。

麻生秋也扶額:“劃不來,劃不來,一,異能力者未必會死,也可以加入V;二,我利用V去發布懸賞,V也可以反過來抓冒名頂替的我。我最大的優勢是信息差,最大的劣勢是缺乏給布局收尾的掌控力,沒人教我,我也承擔不起失敗的後果。”

心操師這個職業,真心需要師傅領進門啊。

原著中,V組織的原則是不弄臟自己的手,利用外部人員做壞事,他們的人甚至抓過江戶川亂步,最後是被福澤諭吉聯手織田作之助救下來的。

這件事還牽扯到了夏目漱石。

“連金牌殺手織田作之助都不想招惹的大義人士,我還是算了吧,感覺會涼涼。”

“這麼久都等下來了。”

“不缺……未來的幾年時間……”

說到底,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他這輩子僅乾過一件瘋狂的行動,不確定性極大,失敗概率極大,可是成功後——老婆孩子熱炕頭。

港黑內部漸漸有“分析師”頭銜的黑發青年,捧起臉,浮想聯翩。

老婆真棒,兒子真可愛!

貓貓……呃,那是路上不小心碰到的,不算入計劃範圍。

港口黑手黨首領室,聽見下屬的回報,港黑首領問道:“秋也君看完情報後,毫無反應,繼續在西田乾部名下的助理辦公室裡工作?”

港黑內部負責充當首領“眼睛”的監視者低頭,對“分析師”不以為然,凡是敏感一些的人,肯定能從情報上看出厲害之處,找首領來邀功。他謹慎地回答:“是的,電腦監控也沒有異樣,他並沒有去查相關的情報,看上去沒有放在心上。”

港黑首領沙啞地說道:“這就是他的聰明之處。”

那雙鷹隼般的眼睛紮在了監視者的身上,令人遍體生寒。

“你當他看不出來嗎?不,像秋也君這樣的人,看到的東西隻多不少,我不信他猜不到自己被人綁架的真相,秋也君沒有去查,不是不查,他應該是靠一己之力感覺到了V背後的水深之處,不想引火燒身,也不想……引起我的懷疑!”

一般人的想法,港黑首領看得清清楚楚,有一個專門清繳異能力者的組織,想要獲取利益的人就不介意去利用。可是這麼一來,組織內部有什麼異能力者遇害,港黑首領第一時間就會懷疑知道V的內部成員身上。

無論麻生秋也有沒有買/凶殺人,他有動機和能力,就得受到懷疑!

不言不語不動,是在表達忠誠。

港黑首領如此高估麻生秋也的本事,間接把他捧到了“劇本組”的高度,看到了真相,也是麻生秋也自己沒想到的發展。

……

終究是動過殺念的人。

麻生秋也在本部活動的過程裡,經常碰到組織內的異能力者。

彼此不在一個交際圈,麻生秋也未曾去和廣津柳浪喝過酒就知道了,他不是黑蜥蜴的人,不是異能力者,平時黑蜥蜴的武鬥派們願意給他麵子,全是看在港黑首領的份上,畢竟麻生秋也有經營自己的名聲,不讓自己染上過多的汙名。

沒壞名聲就沒威望,麻生秋也無所謂,給自己發工資的是乾部和首領,又不是那些成員,他隻需要保鏢給力,讓自己能正常發揮頭腦就行。

不期而遇,他在再一次偶然碰到了黑蜥蜴的高層,那位名叫“木村瀨明”的異能力者走在廣津柳浪的身邊,雙手比劃,仿佛在笑著聊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