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一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三十一章

中原中也被迫聽了一個小時的思想教育課程。

重點在於打架解決不了問題,腦子能做到的事情更多,要學會保持心態的平和,正確看待這個世界,又提到社會的組成結構,道德修養有多麼重要巴拉巴拉的。麻生秋也的三觀是兩個世界、兩個國家的融合品,很多觀念不拘於正邪,十分新穎,比起普通人更接近於自我強烈、追求理想境界的異能力者。

隻不過對於年幼的荒神來說,過早了。

中原中也聽不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一開始的乖巧,到鬱悶,再到雙眼放空,目光渙散,整個發展過程迅速,像極了一個傻掉的小羊羔。他的大腦生硬地記下了對方說過的話,等到長大了一些後才會品味出裡麵的道理。

“羊”組織的人見死不救,打著哈欠,勾肩搭背地走開,覺得旁聽這種課程比讓他們去和成年人打架還難,提高個人修養的事情,便交給中也啦。

結束教育後,麻生秋也頭疼地發現中也滿臉懵逼,甚至有一點瑟瑟發抖。

“中也,我沒有強迫你不去動用能力的意思。”

麻生秋也坐在簡陋的凳子上,把橘發男孩乾脆拉到了身邊,從口袋裡掏出兩顆糖果,放到了橘發男孩的麵前,儘量放下教書育人的老師光環。

“你看,這裡有兩顆糖,一般人會選擇自己吃一顆,給朋友一顆,擂缽街的孩子則通常會兩顆塞進自己的口袋裡。在物資匱乏的地方,生存是第一任務,精神上的修養會相應的降低下來,可是你不一樣,你的目標應該是更優秀的那些人。”

中原中也緊張,又來了隨堂考驗,選擇道:“我,一顆也不吃?”

麻生秋也搖頭,而是從口袋裡拿出全部的糖果,放到了桌子上,五顏六色的糖果紙包裹著水果硬糖,空氣中都彌漫開酸甜可口的味道,“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吃膩這種廉價的糖果,買來更多的糖,不必多高檔,不必多美味,把這些糖果分享出去的時候可以會心一笑。”

“你的精神,應該與你的力量一樣強而有力,帶給被保護者安全感,既超出社會的範疇,又融入於社會之中,不去做無法被人理解的獨行者。”

麻生秋也在沒有彆人旁觀的情況下,溫柔地為中也的思想做建設。

羊,暫時不會成為中也的負擔。

“中也,拋開力量不提,你在我眼中是一個好孩子。”

“麻生先生……”

中原中也被誇獎得麵紅耳赤,笨手笨腳地捏住衣袖。

他在外麵有跟人打架,麻生先生不知道,當然,他也不會暴露出來。

“我認識過一個與你相似,同為社會異類的孩子。”麻生秋也點到為止,不再去用成人的思想折磨他的耳朵,進入循循誘導階段,“你想知道他的父母是怎麼教育的嗎?”

中原中也豎起耳朵,同為社會異類?

麻生秋也說道:“他們告訴他,你是普通的,你不是特殊的,你隻是這個世界芸芸眾生的一員,憑什麼認為你知道的、掌握的、精通的是其他人不會的?”

這個“你”放在現在的語境下,令中原中也感覺像是在被說自己,臉上羞赧,卻對另一個孩子的發展感到了好奇,最終會變成什麼模樣的人?

麻生秋也用亂步舉例,絕不是安慰中也,而是想打破中也與社會的隔閡。

“他以為自己是普通人,生活在普通的世界裡,在身邊人的影響下,他沒有半點超出常人的優越感,通過父母的言傳身教,他知道善惡,明辨了是非。他會為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出頭,會為了善良的人對付作惡的人,他不畏懼強權,不膽怯壓迫,他會受到無數人尊敬,成為像他父母那樣的好人。”

“他,是這個世界上即將升起的一顆燦星。”

中原中也聽得入神,見麻生先生要停止訴說,急忙問道:“這個人是誰?”

麻生秋也狡猾地說道:“他的名字是暫時保密哦,等以後你就知道了。”

江戶川亂步。

無數犯罪者的克星,橫濱市“正義”立場上最大的頂梁柱。

也是……敢單挑中也的智者。

“在此之前,他會吃很多苦頭,不經曆就無法感同身受,不對這個世界抱有期待,就不會去深入了解這個世界……”麻生秋也凝視著中也,“中也,去體會吧,不要輕易動用你得天獨厚的力量,用你的雙眼去看清楚這個世界的光明與黑暗……最後……”他的手輕輕蓋在了男孩明亮的藍眸上,“選擇最令你感到熱血澎湃的方向。”

中原中也看到遮擋光線後的黑暗,也看到了指縫中的微光。

這一秒,他似乎看清楚了內心的渴望。

比起漆黑一片的封印空間,人類的社會複雜至極,混沌的規則外仍有光明。

他喜歡這份象征自由的光。

“好。”

我答應您,麻生先生,今後不再輕易動用雙手的力量。

中原中也在心底稚氣直白地想道。

【我想做一個人……】

橫濱市的海防駐軍軍營裡,義務勞動的江戶川亂步連連打噴嚏,記起母親說過的,被人說壞話是會有感應的,他叉腰站了起來,灰頭土臉,“是有人在說我壞話嗎?或者是有壞人躲在裡麵,企圖讓我打噴嚏得感冒?”

他環視一周,翠色的眼眸銳利地掃過一個個人。

幾秒後。

江戶川亂步孩子氣指向前方,說道:“找到了!”

被他沒禮貌指著的營長腳步僵住,暗罵一句這個新來的小鬼是神經病。

營長繼續視察軍營,威風八麵,臉色一派正氣,絲毫看不出中飽私囊的行為,然而他全身上下,包括今天穿了什麼底褲也全部暴露在江戶川亂步的眼皮底下。

正巧,江戶川亂步厭煩了枯燥的訓練和體力勞動。

處處受到排擠的黑發少年不開心了就去找開心,三觀相當“正”,打算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分享給其他人,讓大人們出麵解決掉軍營裡的蛀蟲。

他宣揚起了營長占據國家的利益,把軍營裡的公有財產挪走的消息。

營長:“……”

天降噩耗。

這麼積極主動搞事的下場,便是加入軍營不到十天的江戶川亂步被關了禁閉。

出來後,他餓著肚子,遭到了軍營無情的驅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