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五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三十五章

“原來是玩笑啊。”中年女人微窘,不願承認剛才的吃驚和一絲絲當真。

不遠處,卡特琳也的心情像坐完過山車般緩過來,拍了拍胸口,呢喃地說道:“是玩笑啊……嚇死我了,還以為日本人這麼開放。”她的臉上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失落,不小心看見附近圍觀的女性,似乎表現得略微失望。

不,人群中感到遺憾的竟然還有男性?!

麻生秋也維持著僵硬的笑容,磨牙地說道:“不好意思,他才十三歲。”

禽獸啊!

想包養這麼小的男孩!

中年女人聽懂這位先生的意思,馬上羞愧不已。好在她是橫濱S·K商社的社長,道德感沒那麼高,花幾秒鐘調整好心態,她找到反擊的地方:“先生,為什麼你要對小孩子開這種玩笑?我剛才是愣住了而已,作為家長,你未免太不合格了吧。”

江戶川亂步抗議道:“我馬上十四歲了!”

麻生秋也捏住亂步的手腕,被迫頂上了“家長”的黑鍋:“我下次會注意的。”

中年女人被事情發展弄得尷尬,諷刺道:“你們家很窮嗎?教導小孩子不勞而獲?”說完,她才從氣頭上清醒過來,看到了麻生秋也俊美的容顏和看似尋常、實際上在日本很少見的純粹黑眸,不禁懷疑對方是一名男公關。

這份懷疑讓江戶川亂步特彆想要發言,卻被麻生秋也提前瞪了一眼。

閉嘴!你非要抖落我的老底才甘心嗎?

“我們的家庭並不貧窮,他的思想比任何人都富裕,單憑我和他的玩笑,他就能從人群中找到年齡在三十歲以上、家境良好、單身未婚、願意收留他的女性,這便是一種推理天賦。”麻生秋也的口中省略了亂步的真名,防止有人散播亂步的黑曆史。

他不允許有人汙蔑亂步,因為自己的玩笑,把對方視作賣身的小男孩。

江戶川亂步是文野世界的珍寶!

“白石社長,我已經向你道歉,解釋清楚原委了,你現在該做的是接受我的道歉,然後離開,不再談論這件事,這座城市裡在白天穿黑西裝的隻有兩類人。”

麻生秋也的臉上依舊是營業的表情,酷似會所的男公關。

可是他的氣息流露出危險。

兩名港黑成員穿著西裝,戴著黑墨鏡而來,攔開人群,擋在了麻生秋也的身邊。

“你得罪得起的,和你得罪不起的。”

“……”

被喊破了姓氏的中年女人瞬間氣勢削弱,咽下話語,匆匆離開。

她看出來對方是港口黑手黨的人了!

麻生秋也看向圍觀的人群,平淡地說道:“請繼續大家之前的活動吧,我向你們道歉,希望沒有影響到你們出行的心情,也請不要再談及此事了。”

橫濱市民們見怪不怪,港口黑手黨不會輕易傷害普通人,他們散開,不再胡亂討論,彼此之間有著類似於“緘默”的原則。

“哇。”卡特琳眼前一亮,為這份黑手黨青年和橫濱市民們的默契。

擺平麻煩,麻生秋也拉走了江戶川亂步,坐回了車上。

江戶川亂步一臉興奮,港口黑手黨的車!港口黑手黨的人!

黑發少年坐在車裡到處亂看,東摸西摸,還敢去觸碰黑手黨成員的槍,忽略了麻生秋也泛著冷意的臉和想要揍他的手。

你是故意的。

你百分百是故意的,亂步!

雖然江戶川亂步不是黑泥精屬性,但是以有心算計無心太容易了,麻生秋也在認識亂步之後,不相信任何與對方有關卻是“巧合”的事情!

對付劇本組的人,便是不要有僥幸心理,能降智就給他降智到底。

“亂步,你怎麼不在建築工地裡搬磚?”

“我逃了。”

江戶川亂步理直氣壯。

這番對話一下子令車內的黑手黨成員愕然,兩人到底是不是親戚啊。

麻生秋也把工作物品整理好,拒絕被亂步看見文字信息,而後說道:“司機,麻煩把我送到港口黑手黨附近停下,他不是我的親戚,是一個輟學的小孩,我稍後步行回本部,不勞煩你再來一趟接我了。”

他對自己的保鏢說道:“管穀,小林,稍後你們也回去。”

二人遲疑。

麻生秋也說道:“在本部附近,足夠安全。”

五分鐘的短途後,麻生秋也從車上下來,後麵是不情不願的江戶川亂步。

麻生秋也不怕港口黑手黨的人知道亂步,因為他去查過,亂步的家庭信息簡單,來自於城市附近的鄉下地區,對方父親的信息得到保密,偽裝成了一名提早退休養老的普通警察,母親是一名無工作的家庭主婦,不怕港口黑手黨調查。

因為亂步的學業和社會經曆爛得一塌糊塗,是個人看完他的情報,都會以為這個小鬼是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廢材!

通過父親的關係進入警察學校,兩個月不到,居然還能被踹出去!

跑去軍營混吃混喝,沒腦子舉報上級!

受到好心人推薦去建築工地當工人,兩周時間就忍耐不了,跑了!

麻生秋也回憶起亂步的豐功偉業,嘴角一抽,“這次失業又是什麼理由?”

江戶川亂步無辜道:“大叔明白的。”

我不明白!

麻生秋也心累,注意到亂步手腕上的紅痕,伸手為他揉了揉,劃開淤血。

“不小心拉疼你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