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六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三十六章

麻生秋也返回港口黑手黨就被召見了。

這便是被“關注”的壞處。

好在麻生秋也打好了草稿,又不怕被人查,說出自己是不忍看見少年餓死。

港黑首領對此不可置否,想到了麻生秋也非工作狀態下的“爛好人”屬性,對方在兩年來孜孜不倦地幫助擂缽街的孤兒,碰到一個走投無路的少年,順手一幫也在情理之中。不過這樣的性格放在港口黑手黨裡,簡直是一個把柄,令港黑首領皺起眉頭,冷酷地審視著麻生秋也,漸漸打消了對方接觸警察兒子的懷疑。

麻生秋也在白發老者多疑的目光下,心底一絲波瀾也沒有。

他已經是老油條了。

彆說是預訂了“死亡療養套餐”的首領,他騙的人一個比一個厲害,連番刷完經驗值後,他成功從會羞恥的年輕人變成了麵不改色的忽悠犯。

港黑首領陰沉地笑道:“這名少年沒有工作,你為何不介紹他來港口黑手黨?”

麻生秋也立刻單膝跪下,表達效忠之情!

“Boss,港口黑手黨是一個大組織,我認為入門的門檻沒有這麼低。”

“哦?”

“我們真的要招收一個被白條學校踹出去,被軍營關過禁閉,最後被建築工地的工人們聯手欺負逃走的十三歲小屁孩嗎?我怕白條都會笑我們什麼人都收……”

“……”

連續幾個社會描述過於深入人心,港黑首領微妙地噎住了。

這不是差勁了,完全是廢物。

今天迫害了麻生秋也的江戶川亂步,反過來遭到了對方的迫害,在港黑丟失名聲。

港黑首領咳嗽幾聲,適當地敲打他:“港黑招收的是人才,這件事就算了,下次不要做出這種衝動的事情,你代表的是港口黑手黨的顏麵。”

麻生秋也一瞬間死魚眼,自己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麵子?

港口黑手黨的顏麵難道不是瘋子首領、蘿莉控首領、自殺狂首領嗎?

“是。”

人在港黑屋簷下,對發工資的老大低頭。

回到辦公室,麻生秋也雙手交叉,擺出沉思狀態,暫時不去理會頭疼的賺錢工作。

他的腦海裡飄滿了如同彈幕般的想法。

【兩個月的時間。】

【給亂步找什麼工作呢?快遞員?外賣員?送信員?賣蕎麥麵的小攤販?】

【三次元的亂步先生好像在冬天賣過一個月的蕎麥麵,挺受歡迎的。】

【現在是夏天,吃蕎麥麵的人多嗎?】

【突然想吃涼拌口味。】

【下次和蘭堂去吃蕎麥麵,我們還沒慶祝過新屋的喬遷之喜,補上好了。】

麻生秋也抹去嘴角的口水,華國人的種族天賦是“吃”。

民以食為天。

他按耐住讓亂步去賣蕎麥麵的衝動。

【雖然我挺喜歡黑貓,但是我更愛家裡的法國長毛貓,亂步跟在我身邊容易學壞,我不適合和他長期相處,他需要一個嚴肅的正經人教導三觀……】

【日本紙幣上的男人!大教育家——福澤諭吉!】

【保鏢保鏢保鏢保父保父保父在哪裡?】

他抽出幾張日本的紙幣,看著上麵的天皇頭像,思考福澤先生的下落。

按照原著,十四歲的江戶川亂步前去S·K商社麵試,碰到了調查女社長死亡的福澤諭吉,隨後,身手高超的福澤諭吉就被缺飯票的江戶川亂步給賴上了。如今株式會社S·K商社的白石會長還活著,出門沒帶保鏢,危險意識不強,說明她身處的環境暫時安全,尚未花高價請福澤諭吉充當一次性警衛。

“監視S·K商社的女社長,就能找到福澤諭吉的下落。”麻生秋也推導劇情,“福澤諭吉前期在政府部門工作,中期脫離暗殺者‘銀狼’的身份,隻接受熟人之間委托的保鏢任務,對雇主極力避免工作以外的來往,後期他為了亂步珍貴的推理才能,找到傳說中的異能力者夏目漱石,成立了武裝偵探社。”

“這意味著……缺乏人手監視的我,可以通過白石社長直接聯絡福澤諭吉?”

“白石社長對我的印象估計不太好。”

麻生秋也摸了摸下巴,很光潔,早上剃乾淨了胡須,保證自己帥氣逼人。

色/誘是不可能的。

他對蘭堂忠貞無比,其心可鑒,不會留下任何會被抓到的把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